“哟,我们的大忙人终于赶来了!”

张启凡看着林怀仁,却是面上露出得意之色,不知道为什么,看着林怀仁生气的样子,他的心里却是特别的高兴。

林怀仁沉声道:“我已经来了,还不快把如烟给放了!”

张启凡却是摇了摇头:“不急,不急,还记得我说过什么吗,我要你把炼仙真诀拿来与我交换,只要你做到了,我也会把你心爱的女人还给你” 说着,张启凡突然面上一狠,一只手掐在了白如烟的玉颈之上,白如烟顿时露出了痛苦之色。

“还有,你最好不要上前乱来,更不要玩什么花招,要不然的话这个大美人就要在你的面前香消玉殒了!”

林怀仁连忙上前一步,沉声道:“张启凡,你是天师道的嫡系传人,名门之后,竟然做出这种卑鄙下作之事,你对得起你的祖宗吗?”

“你何必行这等下作之事,不如像个男人一样和我单挑,赢了我的话,炼仙真诀就是你的!”

张启凡却是冷笑道:“我行事自有我的风格,不必你多管,需知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再说你小子修有炼仙真诀在身,这么多前辈都不是你的对手,我又怎么可能傻到中计和你单挑呢?”

“别跟我用激将法,这招对我不管用,快按我说的去做,速速把炼仙真诀交出来,只有这样才能保她一命,你如果不配合的话,我也不知道我接下来会做什么,你可不要后悔!”

林怀仁叹了一口气,手中金光一闪,只见事先被他融入体内的炼仙真诀金页再度出现在他的手中。

看着那片闪光的金页,张启凡顿时眼前一亮:“就是这个,快点把它交给我!”

林怀仁却并没有立即交给他,却是淡淡道:“知道吗,我不仅是一个修士,同时我也是一个医者,就在今天,卫生部的洪部长还特别邀请我加入部中,希望我的医术能为国效力。”

张启凡一愣:“你什么意思,你是想说你有了官家的身份,我就不敢动你了是吗?”

林怀仁摇了摇头:“非也!还记得当初你们集结六大派向我发难,逼讨炼仙真诀,其中的借口就是担心我拥有这门威力强大的仙术之后,会堕入邪道,为害天下。”

“但是我现在告诉你,我不但不会害人,反而我会借助仙诀的力量和我的医术相配合,拯救世间更多的病患,为国为民,这才是医者的本份。”

“所以炼仙真诀在我的手上是最好不过,也能发挥出最大的作用,反而你这种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其心不正!你如果得到炼仙真诀后只怕会做出更多祸害人间的事情,因此我并不愿意交给你,我劝你还是收手吧。”

张启凡却是大手一挥,吼道:“少在这里和我扯这么多,现在可由不得你,如果你不想看着她死的话,速度把东西交给我!”

“执迷不悟,这是你自找的!”

林怀仁双目一眯,突然道:“张启凡,你可要注意了!”

说着,林怀仁手中金页一扔,那金页化为金光朝着张启凡飞了过去。

张启凡身为天师道传人,法力自然不弱,大手一抓,立即抓住了这片金页。

此时此刻,他的心中无比激动,传说中的炼仙真诀,终于到我的手上了。

张启凡正想要仔细观察一番,突然手中金页在他的面前金光一闪,射得他双目顿时一黑。

“啊!”

趁着张启凡在这一闪,一闭眼之际,林怀仁迅速出手,闪电一般飞到了张启凡的面前,迅速的把白如烟抓到手中,同时一脚朝他飞去 咚的一下,张启凡当场被林怀仁踢飞、 与此同时,林怀仁已经抓紧机会解去了白如烟身上被封的穴窍。

“你这个臭小子,敢暗算我!”

张启凡心中虽然大怒,不过他的目的已经达到,炼仙真诀成功的拿到了手,当下他也不想纠缠,想欲现在就离开这里。

但林怀仁哪里会放过他,炼仙真诀本来就已经和他融于一体,归他所有,现在只不过是暂时放出来让他看一眼而已。

只见林怀仁抬手一招,张启凡手里的金页再度化光,从他的手里冲了出来,直接冲入了林怀仁的身体里。

“啊,你这个臭小子!”

眼见到手的仙诀又被林怀仁给抢走了,这下张启凡再也忍不住了,气得大吼一声,手里化出一口长剑,举手便朝林怀仁杀了过来。

林怀仁现在的修为,他哪里会怕这个小子,当即破法神鞭一出,恍铛一声,将张启凡的长剑连同法力全部打破。

张启凡惨叫一声,最后被林怀仁一脚踩在地上,痛苦不已。

“好,算你厉害,有本事你杀了我吧!”

林怀仁却是摇头:“我说过,我本是一名医者,又怎么会杀了你呢,但你的罪行天理不容,我会把你交给道协的钟会长,同时也会让白仙子一起作证,你绑架人质,持械伤人,按律法来算,最起码十年起步,你就好好在牢里反省自已吧,这一次就算是天师道也保不了你!”

“啊,你敢” “闭嘴!”

说完,林怀仁一脚,把这张启凡痛得生生昏死过去。

“如烟,你没什么事吧?”

“嗯,这个坏蛋不敢伤害我,你真的要这么便宜的放过他吗?”

“呵呵,让这种人去坐个十多年的牢,比杀了他还要更痛苦十倍,这一次有你和极道宗的人一起作证,天师道也救不了他。”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在林怀仁的操作之下,张启凡很快就被收监关押起来,接下来就只等法院的判决了。

当然关于这件事,天师道不可能不管,林怀仁和白如烟一起如实报给了天师道那边,道协的钟会长也觉得这事张启凡做的太过份了,因此也没有帮张启凡说话,天师道知道了真相后,也是出奇的沉默了起来。

对于天师道这样的名门大派来说,这实在是太丢人了,他们甚至都不想管这个小子。

而且因为张启凡这件案子的公开,同时也让修真界很多人都知道了天师道等六大派曾经对林怀仁逼宫的事情,后来反而被林怀仁大破六派,搞得现在正一道门下各派都有些抬不起头来。

也因为这些事,让更多的人知道了林怀仁的实力,修真界再也没有任何人敢去打扰林怀仁了,有了这样的前车之鉴,谁还敢去打炼仙真诀的主意。

没有了外人的打扰,林怀仁便能更专注于自已所要前往的人生之道。

终于,按洪部长他们的约定,上任的日子如期举行。

因为林怀仁在医学界的名气,他的就任仪式变成了医学界的一件大事,不少国内的医学者都赶了过来,很多人大老远坐飞机赶来首都就是为了见一见这位年轻的部长,林怀仁。

就职仪式上,林怀仁走向了台前,这一次他的亲朋好友们也都到来了,除了林家的人之外,其中还有很多从灵秀市赶到这里的那些红颜知己们,众女汇聚一起。

苏舫、程静宜、秦桑、诸葛青、夏紫宣、阿夕、王若琳、单小、钟舒敏、连原本身在国外的艾米丽也赶了过来,她们和林家的人一起看着台上的那个男人,眼中露出了崇敬的神色,曾经这个男人,她们也曾经拥有过。

林怀仁看着台下,感慨万千,恍惚有一种做梦般的感觉。

曾几何时,自已还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学生而已,受尽世人的冷眼,要不师傅对自已的恩情,自已现在的生活还不知道有多么的糟糕。

当初在师父的教导之下,勤学苦练方能有今日的成绩。

而那些曾经欺负过自已的人,自已经历的种种不平之事,在现在看来却也变成了种种过眼云烟般随风飘散了。

在入职仪式上,他发表着演讲,脑中不自觉响起了师傅曾经说过的话。

人世间有多少不平之事,若我们一一去计较那应该是有多累啊,有时候应该学会放下,专注于自已的成长,当有一日自已成才的时候,便是那些人仰望你的时候! 全完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