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他最终跟人家能不能成,现在下决论还早得很。

闲话少说。2004年7月8日早上10时许,我正式抵达浮城。先是在下栅检查站进关,然后在香洲总站下车。

(昨天离开南京时,我上的是火车,今天凌晨到达广州后便不换成了大巴,因为广州到浮城并无铁路。)

肚子有些饿了,于是我在路边随便找了个餐馆,放下背包和行装,先饱餐一顿再说。

不论走到天涯海角,饭是一定得吃的,就算还没找到工作也不例外。

吃饱了,一边轻拍肚皮,一边举目四顾。却见前方50米处,居然有一家物业代理公司。正好,我得先租房去,这是关键。

别的地方我不知道,但南方这边我知道物业代理公司就是卖二手楼的,还负责帮过往的男女租屋。

现在社会就是好,什么活都有人帮你做,只要你有钱。

结果,一个女职员给我介绍了一个好所在:小套间,一房一厅,月租900块;地处香洲香炉湾边边上的碧涛花园,面向大海,10楼,简直是“无敌海景”。

我很痛快地交了钱。来浮城之前我和胡侃就在网上了解过了,这里得这个价。可不,成交后,那位女职员一个劲地朝我惊呼,说你真是超级好运啊,这样的海景房起码得1200块以上才能租下来,可这房东马上要出国,没时间拖下去,今天匆匆过来托盘给我们,叫我们马上低价租出去,没想我们刚接下盘便给我撞到了!

听得这话我心里蛮有些甜的。不管真假,反正我喜欢好听的话。听说多听好听的话有利于消化和睡眠,还有利于人体性功能的健康发展,所以有时我喜欢听听好话。

下午,我上街买回了一些生活必须品,有毛巾、牙刷、拖鞋、脸盆以及卫生纸等。房东的屋子里面提供了家私的,还有一台电视机,否则我快要破产了。

看来,接下去赶紧找份工作还是很有必要的,否则浮城再美也不是我的浮城。

但第二天我并没有去找工作,而是一觉睡到了快晌午才睁开朦胧睡眼。

一者因为昨天旅途有些劳累,得补回个懒觉恢复元气;二者因为本人一向秉行这样的一条法则:一个人活着的每一天,都应该当作是一种生**验,而不应该当作是一种精神负担。可惜,芸芸众生就是想不开,总要将活着的每一天当作一种苦难历程:小时觉得长大才够劲,结果小时没活好;长大了又觉得小时的日子才美好,结果长大后也没活好;读书时觉得只有走向社会才会享受真正的自由,结果读书也没活好;走向社会后,又觉得只有校园才存在纯洁和真诚,结果在社会中也没能混好。后来,人便老了,一生便完了,却一天也没能好好活过。

所以我说,不管在校读书也罢,毕业后找工作也罢,不如当作是一种珍贵无比的生**验,没必要动不动感觉世界末日已到,整天神经高度紧张,随时要绷断一样。

其实,绝大多数情况下随意些,放松些,未必是坏事。就算找工作想必也同此理。听说某女找工作跟上战场一样,超级拼命,面试时人家每问她一个问题,她便像打机关枪一样滔滔不绝地说个没完,连毫不相关的国际问题都说到了,恨不得人家马上定了她。但结果人家当然不要她,不敢要,怕她神经质,怕她哪天会突然来个精神崩溃。又听说曾有两男士本是好友,后来因同时竞争同一个蛮好的工作岗位,两人开始了你死我活的明争暗斗,甚至不惜大编特编对方的劣迹,恨不得踩着对方往上爬。结果,人家怕了这两位能人,干脆谁也不理了。

所以说付出努力是有必要的,但付出所有的美好,却是没必要的。找工作不仅是一门学问,也是一种人生。

闲话少说。晌午时分,我终于起了床。下午1点多,悠哉悠哉地离开自己的住处,先到报刊亭上买一份本市地图,然后随便踏上某路公交车。我说随便就是不管它将我拉到何方,只要它最终将我拉回来就行了。因为我也不知道自己想到哪,我只想坐在车里随便看看外面的世界。

第二天,我还是做同样的事,随便坐上另一路公交车,然后静静地看着车外的世界。

或者你以为我闲得无聊,其实不是。两天下来,我几乎走遍了整个浮城的东西南北,每个方向大概有什么样的公司、商场、小区及学校等,我差不多心中有数了。

这叫“知己知彼,百战不贻”。先把这城市的状况摸清楚再做动作不迟,反正找工作也不在乎迟一天还是早一天。如果连人家是怎样的一个城市都不熟悉,便四处乱窜,我想就算能侥幸找到一份破烂工作也是不值得称道的。

不过,这两天我碰到一件怪事得在这里提一下:这两天乘车游城的时候,有个长发飘飘身材修长的白衣女子曾两次从我身边飘然而过,虽然我看不到她的面容,更不知道人家是谁,但我居然猛地“格登”一下,触电一样。当然,这也许是我的神经出了点小问题,不多说也罢。

第三天,我不再搭公交车,却以步行四处胡乱地走,看到商场便进,看到街巷便钻,同样没有特别的目的,只想看看这里的人过着怎样的生活,如此而已。结果得出一个结论:这里的人果然很悠然自得,根本没有某些大都市那种风风火火你死我活的紧张气氛。

我说过,来浮城之前,我看中的正是这样的一生活方式,看来我没白来。

第四天,我对这城市感受得差不多了,于是准备开始正式找工作去。没想还没出门,胡侃居然兀然出现在我跟前了,而且是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

这家伙,又闹出什么名堂来了?

第4章 爱情的感觉

胡侃是7月12日上午到达浮城的。来之前,他居然没给我打电话,直到他在香洲总站下了车,不知到哪里找我,才打了我的手机。

接到他的电话时,我已经穿好衣服打扮完毕,正准备到人力资源中心仔细了解一下浮城的招聘和求职形势,并顺便登个记什么的。昨天“闲逛”时,我已经找到人力资源中心的具体位置了,就在一个叫“柠溪”的地方,可惜我刚到那里已经是下午5点多了,刚刚关了门。

既然胡侃已到,去人力资源中心的事就搁一边去了,还是接人要紧。但胡侃坚决不让我接他,让我在电话里指示他如何走路便可。我还想坚持到车站接他,没想这时门铃丁丁咚咚地响了,打开门一看,他已经拖着一个皮箱站在门口看着我了,幽灵一样。

“这么快就找到这里了?”我惊讶地看着他。

“有吃的没?饿死了!”进门后,他一边喘气,一边左顾右盼。

“走,请你到外面吃。”我帮他放好皮箱,然后带他下楼吃早餐去。

碧涛花园附近有几个大排挡,我们随便走进一家坐下。胡侃让我帮他叫东西吃,自己却埋头喝起闷茶来,看也不看我一眼。我连忙点了两碗皮蛋瘦肉粥(我和他都喜欢吃这东东),然后迫不及待地问他究竟出了何事。

“我和赵清们刚到西安,就给她老妈一个电话叫回学校去了。”

“她家出事了么?”

“没。”

“那是为什么?”

“可能她妈怕她吃亏吧。”

“还管什么吃亏?前些天你们不是早生米煮成熟饭了!”

“可她老妈不知道。”

“那你们真从西安折了回去?”

“人家是大孝女,我有什么办法。”

“我看八成是她妈不认可你,想让你知难而退。”“放屁!在你眼里我胡侃就那么不值钱么?实话告诉你吧,她老人家一直对我大有好感,恨不得让我立马娶了她女儿!”

“你快说,究竟是怎以回事?”

“回到学校后,赵清带我到她家去了,算是正式拜见她老妈。当然,还有她老爸,不过她老爸是个软壳,从来不会发表自己的意见,人家说什么,他就听什么。”

“她家住的是教授楼吧。”

“没错。”

“然后呢?”

“这位做妈的居然开门见山跟我谈起我和赵清的事,说什么现在时兴自由恋爱,她没啥反对意见,叫我不要有什么心理压力,不要把她当作狼外婆一样看待。”

“很不错的丈母娘。”

“不错个屁!她给我提了一条要求!”

“什么要求?”

“她要我现在就留在南京不要走了,在那里找一份工作,还说如果我找不到的话,她可以发动她的熟人帮忙。”

“不准你离开南京?为什么?”

“她坦白得很,说她这样考虑只为了一个原因:她离不开她女儿。”

“那你留在南京得了,反正你是江苏人。再说赵四小姐已留校做了教员,你们要是分地分居,情况可不妙。”

“你说得倒容易。我一个大男人,凭什么从小到大窝在原地不动?”

“如果你爱人家赵四小姐,做这点牺牲算不得什么。”

“反正我没法答应。我老爸老妈生我养我这么大,他们尚且没想过要绑住我不放,这位老人家倒好,想拾现成儿子来了!”

“你当面拒绝了人家?”

“我没说拒绝,但我将饭碗一放,说我还有事,饭也没吃完就走了。”

“你啊你,这就不对了!”

“没什么对不对的。我这么大的人,还要别人给我安排怎么活法么?”

“那赵清的意见呢?”

“她永远是个大孝女,哪敢说什么。”

“这么说你们分手了?”

“也不算正式分,不过她同意我们先分开一段时间,说这样我可以冷静地考虑考虑问题。”

“看来也只有如此了。”

“算了,别说她,烦。”

就这样我跟胡侃在浮城住了下来。

7月20日,到这里才不足十天的他,居然找到了一份工作,而且待遇不错,在一个生产电池的日资企业里面做职员,第一年的月薪差不多三千。

也许有人要说,三千的月薪怎算是好待遇,你浮城可是沿海城市哟!但我只能根据事实说话,因为经这些天的了解,浮城就是这么个现状,城市虽然美如图画,但薪金水平并不高,很多本科生毕业后在这里只能找到一千多块钱的工作,甚至不少是一千二三的。能拿到两三千的也有,但决不会多。当然,万事开头难,本人感觉没什么了不得的,只要你有心,便会不停地进步,多少暴发户还不是这样起家的。

我一边为胡侃高兴,一拿他开玩笑,说臭小子你好没骨气,竟然在小日本面前做起汉奸来了。但胡侃却嘿嘿一笑,说我这是打入敌人的心脏,到时不仅要挣小日本的钱,还要泡小日本的妞,坚决为国争光!

说得我哈哈大笑。

而我还没找到工作,虽然试过。我自以为自己有些才华的,没想到真正找起工作来并不是那么简单容易。或者,是要找工作的人太多太多了,到处都是黑压压的一片,如此淹没汪洋人海中,你这点才华算得什么?谁能看见你?认能注意到你?

不过没关系,咱慢慢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一口气吃不下一个胖子,反正目前咱还能扛得住,昨天老爸又给我的帐上打进了一千块钱,叫我别慌,说面包总会有的。

说实在,我比那些穷出身手上没一点准备金的人强多了,听说有的大学生找不到工作后夜里睡大街,还有的干脆干起抢劫甚至杀的勾当,女的则沦落风尘,能卖就卖,不管是身体哪一部分。唉,都是逼急了的。

人哪,一定要多一点点耐心,不管境况有多艰难,否则还真的危险,说不定在你一念之间,一生便要毁了。

就在我工作的事情还没着落的时候,一个叫柳儿的女孩却笑盈盈地来到了我跟前。我以为我还能像大学四年那样,不管面对怎样的异性都能做到“色即是空”,却哪里想到,这一回我根本做不到。

她踩着轻盈的脚步姗姗而来,闪烁着一双美丽的眼睛静静地注视着我,如天上闪烁的星星。

正是这颗星星,让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相信了这样的一条真理:世界上真的存在一种叫“爱情”的物质,这种物质可以让你痴,让你狂,可以让你魂不守舍,甚至可以让你甘愿为它而抛弃所有的理想。

真正爱过的人,一定会相信这个真理的;没真正爱的人,也许会心存怀疑。

不管如何,她真的来了,就在前方不远处,站在风中微微含笑……

炎热的夏季。

在炎热的夏季里,每一天都可看到烈日当空,只见它张着血盆的大口,对准着地球上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