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青萝清了清嗓子道:“此一时彼一时么。师门之中总要有一个能撑起门面的全才。为师当年对你严格,也是为了你好啊。”

慕容复道:“我也是为了师妹好。否则师妹将来不学无术,以七十堕了师门的名声。”

星海听了气的在一旁直跺脚,嚷嚷着:“我才不是不学无术呢!”

李青萝也道:“嗯嗯,星海聪明机灵的很,昨日练凌波微步也很有成效。”

慕容复拆台道:“连只鸡都追不上,也算有成效?”

李青萝惊讶道:“你干嘛追只鸡啊?还没追上,这也太丢脸了吧?”

慕容星海道:“后厨院子里的鸡跑出去了,兰婶他们抓不住,所以我才去帮忙的,可我也不知道那鸡居然还会飞。师傅,我还被鸡啄了呢,好痛......你看......“

李青萝看着她又伸出那藕节似的手臂,雪白幼嫩的,实在是看不出伤着哪里的。

“额......”

星海瘪了瘪嘴,一副委屈急了的样子。

李青萝便为她强行挽尊,道:“额......星海那么小的年纪,能主动去帮人,便足见她心地善良了。虽然没抓到,但这份善心还是值得鼓励的么。”

慕容复对着星海道:“你自己说还是我说?”

慕容星海‘哇’的一声哭出来,喊着:”你别说,别说......”

慕容复皱了皱眉,道:“哭不能解决问题,所谓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不以弱小而欺之,不以强权而畏之。

你怎么不告诉师傅,昨日是你故意去厨房捣乱,砸了一地的锅碗瓢盆,弄得后厨鸡飞蛋打,兰婶几个人还被你捉弄的都大大小小受了些伤?

大家答应你不告诉师傅,是因为你答应了会向众人一一认错,接受惩罚。如今你一早躲到师傅这里来,是想出尔反尔?”

李青萝听到这里,扶着星海面向自己,蹲下问她:“师兄说的是真的?”

“我不是故意的......”

“做了没做?”

“师傅......”

李青萝冷了神色,松开她,站起身来。

慕容星海瞬间慌了,拉着李青萝的裙角哭道:“师傅,我知道错了,我去道歉。我接受惩罚。师傅,你别生气......”

李青萝心里有些难受。她本以为那个阿紫是因为在丁春秋手下长大,从小被教导的为恶,不作恶就活不下去,所以才成了那样恶毒的模样。如今的星海,在无量山长大,不论是她、慕容复还是那些侍从,无一不对她关心爱护。

便是李青萝自己前几世的儿子,她都没有这么宠过。

她在想,是不是过犹不及,自己把这个孩子宠坏了?她如今做些小恶,如现世那些人说的熊孩子一样。对很多人而言,这也许不是什么大事。可古人言,三岁看长。

无缘无故的去做恶,比形势所迫的作恶要可怕的多。

如今山上的这些人,都是看着她长大的,说都是她的长辈也不为过。可她却能无故去祸害人家,还企图逃避责任。这在李青萝看来,不是一件小事。

李青萝冷冷道:“你是真的知道错了,还是想当着我的面先敷衍过去?”

星海自记事起就从来没有见过李青萝对她露出这样冷淡无情的样子过。吓得浑身一抖,眼泪像泉涌般喷涌而出,打着嗝边哭边说:“我.....我.....知道错了......”

李青萝依旧冷眼看着。

倒是慕容复有些不忍:“师傅,师妹还小,她......”

李青萝一眼撇去,慕容复将没说完的话咽了回去。

李青萝对慕容星海道:“以前是我太纵着你了,我也有错。如今你年幼无知行事不周,是为师之过,为师陪你一同去道歉,受罚。”

李青萝拉着慕容星海去和兰婶他们道歉。

又和她徒步上下山,将被她弄坏的用具一趟趟的亲自买了带回来。要她动手一点点将被她毁坏的房舍修缮好。

做完一切,李青萝对慕容星海说:“从今日起,师傅自罚面壁剑湖底,什么时候你将该罚抄的经文典籍抄完了,记到了心里,什么时候来接师傅出去,知道吗?”

星海抽泣了两下,李青萝替她擦了眼泪,说:“好了,别哭了。星海那么聪明,师傅很快就能出来了。”

星海道:“师傅,关我吧......不要关师傅。”

李青萝抱了抱她,道:“星海要做个好孩子啊。君子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做君子不易,但师傅希望你至少是个好孩子,要有底线。以前是师傅没有好好教你。以后我们一起学,一起成长。好不好?”

星海将头挨着李青萝的肩膀,狠狠的点了点头。

李青萝对慕容复道:“好好照顾小师妹,好好教导她。也照顾好你自己。”

慕容复点了点头。

李青萝这一面壁就是大半年。剑湖底的洞穴里常年不见日月。因地理原因还十分潮湿阴冷。这地方当初无崖子和李秋水情浓之时,常下来双双舞剑。后来便有人传说能在剑湖看见神仙剑法。

于当初的他们而言,或许是情趣。但对李青萝来说,却着实不是什么好去处。

当初听李秋水说起他们的这段浪漫往事,李青萝因好奇而下来看了一眼。当时便觉得这可真是个武侠小说里门派中面壁思过的好去处。

却没想到,第一个过来面壁的居然会是自己。那洞口旁的低洼处时常一下雨,湖里的水便会倒灌些进来。

李青萝也没有想到,在面壁的这段时间里,时常来陪着她的,居然会是被她当作食物的明月刀鱼。

那鱼也不知是不是被她投喂的多了,看起来颇具灵性,时常在李青萝觉得四周安静的让人快要发疯的时候,跃出水面,制造出些声响和涟漪。

李青萝有时候还会和他说说话。

“像你这样有灵性的生灵,我以前倒是也见过几次......可惜你不是他。你说他会在什么地方呢?总不会轮回成了我的孙辈吧?你说,世事怎么会这样呢?以前我不知道的时候,他总是会很快出现在我的生命里。如今我要找他,却求而不得了。”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