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猫蹲在女子高校门外。

张英豪蹲在黑猫旁。

“我的小宝贝,那柄剑藏在这所学校的什么地方?”

他一边问,一边从摸出怀表。

怀表打开。

表盘上,分针秒针飞快的走着,发出急促的“咔嚓咔嚓”声响。

一道提醒声从怀表上响起:

“二十分钟后,一只身怀厄运的飞鸟即将来临,它将争夺那柄剑。”

“——你需要加快速度了!”

张英豪将怀表一收,声音顿时消失。

他朝黑猫望去。

只见黑猫摇晃着尾巴,一动不动的凝视着校园,目光中流露出些许疑惑之色。

张英豪顿时有些了然。

黑猫的能力并不是万能的——

它能把人带到所寻之物的附近,但是绝对无法让人直接找到那件被寻找的东西。

这是神秘侧的一种规则。

张英豪取出一个密封的铁盒,将之打开。

鱼肉的香味顿时吸引了黑猫的注意力。

张英豪将鱼罐头轻轻摆在黑猫身边。

黑猫轻轻叫了一声,低下头去,轻轻的舔咬着今日份的美味。

张英豪一笑,轻声道:

“不用再找了,你已经干的很漂亮了,宝贝儿,你先吃着,我找到那柄剑马上就回来。”

他站起身,大步走进女子高校。

黑猫一边吃着罐头,一边抬眼望向张英豪的背影。

不知为何,它的瞳孔里依然流露出些许疑惑的神情。

——直到张英豪的背影消失,黑猫才放弃了思索那个问题,转而全心全意的对付面前的美食。

张英豪在校园内独自走着。

这时正是上课的时间,除了体育课的一个班外,其他学生都还在教学楼里。

校园内很安静。

张英豪在操场前驻足。

只见大操场上,一名身穿紧身运动服的女教师正在作出各种优美的舞蹈动作。

她的身姿丰满而妖娆,每个动作却透着一股端庄,又夹杂着些许俏皮。

在女教师身后,那些充满青春活力的少女们随她一起迈动舞步。

张英豪的脚步顿住了。

好一会儿,只听那怀表在他口袋里发出声响:

“注意!你还有十分钟。”

张英豪这才惊觉。

情不自禁的,自己就挪不动脚步了。

恐怕这些女子放在外面任何一个世界,都会引起整个世界的关注。

——这里果然是货真价实的美人国度。

他叹了口气。

现在要抓紧时间了!

张英豪取下墨镜,开始观察整个校园的布局。

“教学楼……图书馆……喷泉……不,这些地方并不是那柄剑藏身的第一选择之地。”

他自言自语道。

地剑——

既然地剑选择了这么一个隐藏世界,又特别挑选了女子高校,那么按照它的秉性……

张英豪心思转动,很快离开了操场,朝着校园内的其他地方走去。

很快。

他便站在了校园后面的一座山上,从山顶上朝下望去。

从这里俯瞰那一栋栋女生宿舍,简直是一目了然,能将一切看得清清楚楚。

这里乃是女子高校,并没有什么男性,所以也就没有着那些遮帘一类的东西挡住视线。

“这么好的视野……那柄剑应该就在附近吧。”

张英豪不确定的想着。

他忽然看见一栋宿舍的窗户打开。

一名美丽的女生探出身子来,手中举着刚洗干净的内衣,将之挂在衣架上。

女生晾好衣服,目光忽然跟张英豪对上。

“不要脸!”

女生红着脸叱骂了一声,抓着衣架缩回房间里,嘭的一声关上了窗户。

张英豪尴尬的别过头。

——话说,那柄剑还真会挑地方。

不过它真的在这里么?

正想着,他转头一望,突然愣住。

只见自己身侧,一个剑柄模样的东西插在一块凸起的岩石上。

从视野上来讲,剑柄所处的位置比自己还好。

它果然在这里!

张英豪松了口气,伸出手,握住那剑柄——

霎时间,一道厚重如山的声音瞬间在他心中响起:“刚才那一幕好看吗?”

地剑!

“当然不错——但我要说,我是来带你走的。”张英豪振奋的说道。

“带我走?可我已经退休了。”地剑道。

“顾青山在血海之中,我担心有人要对他不利——你带我去找他。”张英豪解释道。

“他可是最厉害的序列,谁能对付他?”地剑不信。

“问题不在于厉害与否,而是他的一切都被众生所知——在诸界之中,最忌讳的便是被别人知道底细,他正处于这样的局面。”张英豪道。

“但众生无法战胜他。”地剑道。

“你还不明白?他只能呆在血海之中,面对任何攻击都无法逃避,这会成为他的弱点。”张英豪道。

“原来如此,好吧,我带你去找他,现在先把我从这块石头上拔出来。”地剑道。

张英豪大喜过望,连忙用力一拔。

哗啦!

石头裂开。

一个光秃秃的剑柄被他握在手中。

张英豪脸色一变,忍不住叫道:“这是怎么回事,你可是虚空之中的永恒深渊兵器、无尽深渊底端的镇魔之兵、灭绝的庇护者、诸界门匙、传说中的天与地——怎么只剩下剑柄了!!!”

“淡定一点,你可是跟老顾混的人。”地剑平静的道。

“那你——”

“我碎成了许多块,遍布在这个校园内,你必须将它们找齐,才可以彻底唤醒我。”地剑道。

“那我们立刻去找你的碎片。”张英豪慌忙道。

“等一等!”

地剑的声音忽然充满了凝重之意:

“这所学校乃是国立第一大学,汇聚了整个隐藏世界的高手——张英豪,你想要在这里找到我的其他碎片,首先要有战死的觉悟。”

“战死?为什么?”张英豪不解道。

“第二块碎片在女子更衣室。”地剑肃然道。

“……第三块呢?”

“你先活下来再说。”

忽然,张英豪的口袋里再次响起了怀表的声音:

“注意!”

“你的争夺者已经来临!”

张英豪似有所觉,猛然回头一望。

天空上。

一只飞鸟落下来,凌空化作一道人影,落在他对面。

这是一名男人——

他——

太美丽。

他的姿色,简直丝毫不逊色于这座女子高校的女生们。

张英豪握着剑柄,警惕的后退几步。

“放松一点,张英豪,我是鸦,不是顾青山的那些女人。”

男人抱着双臂道。

“所以你不是来争夺地剑的?”张英豪问。

“我跟你一样,要借助地剑的力量,前往血海去帮助顾青山。”鸦道。

“没问题,我可以带你们一起去。”地剑出声道。

张英豪终于松了口气。

也是。

那些女人一旦得到顾青山的剑,势必不会把剑再给其他女子。

但我们都是纯爷们儿,是可以共用此剑,一起去帮顾青山。

“好吧,趁着这时还没有其他女人来夺剑,我们先把地剑的碎片都找齐吧。”张英豪道。

“没问题,下一个碎片在哪里?”鸦打了个响指。

张英豪沉声道:“更衣室——这里高手太多,恐怕我们很难瞒过她们——要进入那里,必须要经过一场恶战。”

鸦扭动腰肢,挑眉道:“……这个倒不必,我可以扮成女人,进去取剑。”

张英豪看看鸦。

只见鸦已经取出一根口红,拿着小镜子,开始打扮自己。

……好吧。

这个男人似乎也精通扮演类的技能。

从扮演这件事上来说,他跟顾青山又有些相似,难怪可以成为顾青山称兄道弟的朋友。

正想着,只见鸦忽然怔了怔。

“怎么了?”张英豪问。

鸦的表情有几分迷离,以梦游般的语气道:“你这个色狼,刚才偷看别人晾衣服,已经惊动了这个校园的高手,她们似乎正在赶来。”

“什么!”张英豪吃惊道。

他还来不及详细问下去,心有所感,猛然抬起头。

只见天空中,忽然出现了七八道女子的身影,伴随着无比强大的气息。

俱是无比美丽的女老师。

女子高校的高手们!

她们看了看张英豪,目光挪向鸦,又聚集在鸦手上的那一支口红上。

为首的美丽女子怒喝道:“原来是两个变态……杀了他们!”

“别!听我解释!”张英豪高声道。

来不及了。

下一瞬,数十道凶厉的术法迎着他狠狠砸了下来!

……

另一边。

血海。

顾青山手拿钓竿,突然打个了哆嗦。

在他身边,那个颇为酷帅的男子正写着什么,头也不抬的道:

“你这样乱动,会钓不到鱼的。”

“我知道——”

顾青山眉头皱了起来,小声喃喃道:

“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妙的事情正在发生……”

男子一笑,正要说什么,忽然神情一变。

他站起来,沉声道:

“不好,我察觉到一些事情,要立刻离开了。”

“你要去哪儿?现实世界?”顾青山意外的问。

“不是。”

男子盯着血海,目光似乎穿透了海面,抵达了虚空——甚至连虚空也不在他的注视之中。

“竟然有这种事……”

男子仿佛看到了什么,小声说道。

“什么?”顾青山问。

“你暂时不用知道,总之,我要去观察一些事——你先在这里呆着,我马上得走了。”男子道。

“喂,每次我陷入危险,你都要跑?”顾青山不爽道。

男子拍拍他肩膀,笑道:“你可是顾青山。”

话音落下,男子从他眼前消失了。

血海上恢复了平静。

顾青山又钓了一会儿鱼,只觉得越来越不自在。

他将鱼竿一收。

“说的也是,不管是什么危险……难道我会坐以待毙?”

他伸出手——

一个充满毁灭气息的符文出现在他手上。

这一刻。

历史记载者已经离去。

没有人知道顾青山要干什么。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