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星点点,仿若夜空。

楚鱼见谢羲差不多都要翻看完了,一阵心绞痛,再次劈手去夺,这次谢羲却没有躲,反而伸手一把抓住楚鱼的手腕,轻轻一带,便将他拉入了自己怀中。

楚鱼望天:没办法,实力差距太大……

谢羲挑起他的下颔,面上似笑非笑:“师兄竟然自个儿偷偷看这种书,不和师弟探讨,实在是该罚。”

楚鱼心中一群草泥马奔腾而过,呼啸着冲向系统,嘴角抽了抽:“……怎么罚?”

谢羲将楚鱼困在怀里,随意翻了翻手里的春宫,眼前一亮,往楚鱼眼前凑了凑:“便按这一页画的来惩罚师兄如何……唔,这个姿势,师兄身段柔韧,应该能驾驭。”

楚鱼看了一眼,痛苦扭头:“……”

尼玛这谁画的春宫,图中受的身子都要被叠起来了,还能活人吗!

“师兄不喜欢?”谢羲挑了挑眉,伸手又随意翻了一页,顿了顿,笑容愈深,“那便这个姿势吧,刚巧场合适合。”

楚鱼心中生出不好的预感,咽了口唾沫,凑过去一看,一口血差点就喷出来,忍了忍,道:“……师弟,这书有毒,咱还是把它扔了吧。”

……日了狗了,谢羲是故意把他引到空中来的吧?为什么会有空中play这种东西?!

“唔,等师兄配合师弟把这本书研究透了再扔吧。”谢羲从容地将春宫往戒指里一收,忽地就环住了楚鱼的腰,将他往寻笙上一压。

御剑飞行时,佩剑都会变换,但也长不了几尺宽不了几寸。楚鱼猝不及防被压到寻笙上,只觉背后空空荡荡,只差一点便要坠落下去。

这种感觉实在说不上好,他的脸色苍白了一瞬,为了自己的老腰垂死挣扎了一把:“师弟,这几日你去哪儿了?”

谢羲见他脸色有些白,安抚似的顺着他的额头一点点吻下去,直落到他的唇边,才低声道:“一点小事。”

楚鱼捂住衣襟:“不说?那今夜就不做。”

谢羲的动作一顿,叹了口气:“去了金河一趟。”

“金河?”

“魅音谷迁到了金河,我去找了魏慈音,给他借了当年还剩的几只噬灵虫。”

楚鱼越听越觉得不对味:“你借噬灵虫做什么?”

谢羲低下头继续吻下去,舔了舔他的喉结,蓦地张口轻轻一咬,含糊不清道:“进陵墟去杀了点不长眼的东西。”

敏感的地方突然被咬,楚鱼抑制不住地叫出声来。身子习惯了谢羲的亲吻爱抚,很容易便会起反应,细细的呻吟已经染上了**的沙哑,没等他再多问点什么,衣襟便被谢羲拉开。

他此前才沐浴过,只松松垮垮穿着件雪白的里衣,谢羲只单手轻轻一扯,大半个胸膛便露了出来。谢羲低头望着眼前的好风光,忽然笑道:“那个店小二说得也没错,虽然师兄和师弟并没有置气,但是离开几日,想必师兄也有些怨气,这时候只需要狠狠地……做一晚上就好了。”

……敢情谢羲都听到了。

他的长相斯文俊美,红唇一开一合间说出这样的话,听得楚鱼两耳发热,干脆闭上了眼,微微侧头当没听见。但是越不想听见,耳边越是不断循环店小二和谢羲的话。

他心里忍不住轻啐:小二哥眼光不错,可惜本文设定有问题,否则就是他在上了……

【谢羲酱酱酿酿了楚鱼,然后获得了生命的大和谐~】结束时楚鱼已经没有丝毫力气了,天光破晓,隐约能听到下方城镇里传来的鸡鸣声。

谢羲抱着楚鱼回到客栈,怜惜地吻了吻他的眼角和唇,刚巧这时传来了敲门声:“客官,需要热水吗?”

谢羲用被子裹紧了楚鱼,放下床帘,拢了拢里衣,神清气爽地去开了门:“搬进来吧。”

见开门的不是楚鱼,店小二倒是愣了愣:“咦,怎么是您……您回来了啊,那位客官呢?”

谢羲往里看了一眼,微微一笑:“一点力气都没了。”

话罢直接关了门,折回去安抚楚鱼了。

店小二再次愣住:这话……怎么听着有点耳熟?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