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容与听的忍俊不禁,“殿下又在说笑了。”

“本宫并没有说笑。”梵镜言看着顾容与的眼睛,“本宫认为镇国公已经完全阻碍了本宫的计划。”

“殿下莫要生气了,臣保证这种事情以后不会再发生。”顾容与没有别的办法,只能以劝慰为主。

梵镜言本来就不是个脾气好的人,看着顾容与别扭的坐姿,她从桌上拿了一本书盖在脸上,眼不见心不烦。

顾容与并没有生气,他知道这是梵镜言别扭的关心方式。

顾容与想了想,问道:“殿下擅长什么兵器吗?”

梵镜言知道他在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没好气的说:“我什么都兵器都擅长,怎么了?”

顾容与微笑道:“那可真是太好了,前段时间臣打造了一副武器,本来想过段时间交给殿下,现在看来正合适,殿下看看喜不喜欢。”

说完,他转身从书房的架子上拿下了一只木盒子亲手打开,里面是一整排薄如蝉翼的小刀。

梵镜言最喜欢武器,本来打定主意不再搭理顾容与,可是看到那一整排精巧的,薄如蝉翼的小刀,梵镜言的目光不自觉的被吸引了过去。

小刀只有一根食指的长度,两根手指的宽度。梵镜言探过身去拿起其中一把小刀放在手中仔细观察,发现小刀打造的非常精巧,几乎没有什么重量可言。

她心中微动,从胸前拈起一根头发放在了小刀的刀刃上,发丝毫无停滞地断成了两截,可以说是吹毛断发,锋利无比。

梵镜言不自觉地流露出欣喜的表情。

顾容与打造武器的时候,就想到她会很喜欢,真见她爱不释手的模样,也不自觉的露出微笑,“臣观察殿下一直带着短刀,但是没有什么防身的兵器,真的遇到危险的时候,这些小刀还能当做暗器为殿下防身。”

梵镜言郑重的将武器匣子收起来,“谢谢,我很喜欢。”

顾容与悄悄松了一口气,知道自己挨打这件事算是过去了。

梵镜言虽然消了气,但还是没忘记镇国公的糊涂。她屈指敲了敲桌子,“下次镇国公再打你,我可就不是今天这个态度了。”

“殿下是在维护臣吗?”顾容与的心情极好,心里觉得自己这顿打挨的也值了。

多亏梵镜言不知道他心里想的是什么,否则可能不用镇国公,她自己就能上手再打顾容与一顿。

“顾夫人是怎么回事?我看她似乎对镇国公有所忌惮。”梵镜言的思虑片刻,斟酌着词句,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臣的外祖家家世不如顾家显赫,当年盛氏篡位,外祖家不愿与盛氏同流合污,自然地位上就不如顾家。为了保证家族的繁荣,我的外祖才决定将母亲嫁到顾家来。”顾容与委婉的说,“外祖家现在还要仰仗顾家,所以母亲不敢与父亲闹得太僵。”

梵镜言没想到其中还有这种弯弯绕绕,奇道:“你外祖家不愿意和盛氏同流合污,还没有被盛氏清算,也是一大奇事。”

“盛氏不可能杀了所有不同意他登基的人,他还是要采取怀柔的政策,所以我的外祖家才能幸存,只是过得没有那么好,我舅舅在朝中也只是当一个小官儿,以显示盛氏的仁慈。”

梵镜言没说话。这倒是天正帝一家爱用的手段。123文学网 123wx

她看顾容与已经不自觉露出了疲态,便和他道别,准备离开了,“你好好养伤,我先回去了。”

“臣送殿下。”顾容与还要挣扎着站起来。

梵镜言上前一步按住他的肩膀,幸好顾容与现在是坐着的,梵镜言阻止他不太费力气,“你好好歇着吧,这么两步路用不着你送。”

她拿着顾容与送给她的武器起身离开了书房。

待离得远了,簇水才问道:“姑娘有没有和世子说,您和大姑娘起冲突,打了大姑娘的事情?”

若是顾夫人知道了,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梵镜言不在意,“一点小事不要让世子操心,顾夫人那边顶多也就是罚一罚我,不会做的太过分,我毕竟不是顾家人,你不用担心。”

也不知道她和簇水谁的嘴开了光,还没走到芙蓉榭的院门口,远远的就看到芷卉站在那边。

簇水立刻紧张起来,梵镜言还有心思和她开玩笑,“没想到被你说中了,顾夫人这么快就找过来了。”

簇水不知道梵镜言哪里来的自信,怎么一点也不知道害怕。她现在恨不得立刻转身去找世子爷。

梵镜言知道她的想法。打定主意不想让顾容与帮忙。她快走了两步迎上芷卉。

芷卉原本在芙蓉榭门口已经等了很久。心里正是左右为难的时候。现在回去复命,夫人肯定不高兴。可是她又等不到梵镜言。

真的去锡晋斋请,就会把世子爷请过来,到时候吃挂落的还得是自己。

顾夫人的愿意是,让她安静的把梵镜言请过来。

眼见着梵镜言回来了,芷卉的喜悦之情简直要溢于言表了。她向前迎了两步对着梵镜言恭恭敬敬的行了个礼,“梵姑娘,我们夫人有请。”

梵镜言点点头,“走吧。”

芷卉一边走一边偷偷拿眼角余光去看梵镜言,心里还是想不明白这个姑娘到底是从哪儿来的胆子,竟然敢打大姑娘。

梵镜言还没到兰雪堂,就听到里面隐隐传来的哭诉声,是顾南絮的。

“娘,你一定要给我做主啊,你看看我脸上的伤,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人打过我,我到底犯了什么错?我哪里得罪了她?只要平白无故挨她一顿打!往日里咱们顾家好吃好喝的对待她,难道还对待出仇恨了吗?”顾南絮又哭又闹,恨得快把手里的帕子绞烂了。

梵镜言耳力好,吧顾南絮的哭哭声听了个一清二楚,她的嘴角微微勾起一个弧度,显然心情很好。

芷卉瞧了个正着,心里立刻打了个突。

顾夫人也心疼自己的女儿,她从小千娇万宠的女儿,连一句重话都不对顾南絮说,结果竟然在别人那里挨了巴掌,心里是又气又疼。只想现在就把梵镜言赶出府去。但是在赶她出去之前,顾夫人必须得给她一个教训。

看到梵镜言不紧不慢,完全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的悠哉模样走进来,顾夫人气的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冷声道:“梵姑娘,你就是这么对待恩人一家的吗?”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