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总,这是你今天的行程,一会儿九点半有个商业会议,需要出席吗?”

顾南沧扫了一眼,“不用了,司厉霆是会长。”

“那个……司先生和锦儿小姐去度蜜月了。”

顾南沧皱眉,“他们已经结婚三个月。”

“这我就不清楚了,昨天和林总那边沟通了一下,司先生似乎还没打算回来。”

顾南沧叹了口气,“让穆尘去吧,他最近应该在国内。”

助理一脸为难,“顾总,穆先生给七小姐办画展去了,最近也没有时间。”

“那唐茗呢?”顾南沧无奈。

“安楠小姐让他去非洲了。”

“去非洲干什么?”

“据说是去挖钻石。”

“……”

他这个妹妹又在折腾人家了,几个妹妹之中顾安楠是最调皮的。

“也罢,还是我去吧,备车。”

“好的顾总。”

还没到达目的地,顾柒给他发了视频邀请。

见到是顾柒的头像在闪烁,顾南沧一个头两个大,他最不敢招惹的就是顾柒。

自从顾锦的婚礼以后,她就一直缠着要给他介绍女人相亲,顾南沧躲都躲不了。

“妈。”

“小兔崽子,你就这么不想看到我?一看到我就是满脸愁容?”

“妈,我要去开会。”

“你放心,我不会逼你去相亲了。”

顾南沧显然有些疑问,“真的?”

“那当然了,我呢给你打视频主要是为了让你看个东西。”

“什么?”顾南沧对这个老妈始终都有些不放心。

镜头晃了晃,最后对准了紧扣的双手。

“看到了吗?你爸和我有多恩爱?”

“妈……”

“你小子要是再不找个媳妇,就打一辈子的光棍吧。”

“妈,你不是说不逼我了吗?”

顾柒睁着一双大眼,“我逼你了吗?小子,我就让你看看,这是你爸二十多年前给我买的岛,建造了二十几年,漂亮吧?”

“嗯,漂亮。”

“这是什么?这是爱,你这种单身狗是不会明白的。”

顾南沧叹了口气,“我也没打算明白,你不用刺激我。”

顾柒见还是无法打动他,扯了扯身边的人,“南枢,你儿子你管不管?”

穆南枢没打算管,她都说了这样的话,他也只得管了。

镜头对准了那仙人一般的男人,精致的容貌入眼,穆南枢淡淡看向镜头。

不管再看多少遍,顾南沧始终有种梦幻感,他的父亲太神奇了。

家里大小,除了顾柒,其他人无不对他敬畏。

“三个月后我和你妈回来,我要见到你女朋友。”

霸道的声音传来,不是商量,而是命令。

“听到了吧,你要是不从命,你爸收拾你!”顾柒小人得志的脸出现。

“妈,你们就别逼我了。”

“要是再不逼,你比你爸都老了。”顾柒爪子抚摸着穆南枢的脸,“瞧瞧你爸保养得多好,这皮肤水灵灵的比小姑娘还要好。”

这个炫夫狂魔又开始了,顾南沧赶紧找了个借口挂断电话。

他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三个月,他只能上婚庆公司租一个了。

便在这时,司机一个急刹,他的身体前倾。

“怎么回事?”

“顾总,前面有辆小黄车倒了。”

说时迟那时快,小黄车上面的一个小姑娘飞快窜了上来。

顾南沧看着挤进来的小姑娘,手里抱着一副画,精致的小脸上写满了慌张。

“救,救命,有人要抢我的画。”

红绸盖着的画看不清楚,顾南沧纹丝未动。

那小姑娘似乎挺着急,“先生,我这幅画是我爷爷的爷爷的爷爷传下来的,有坏人想要抢走它,求求你救救我。”

顾南沧扫了一眼红绸没盖住露出的一角,车外多了几个黑衣人。

他淡淡开口:“开车。”

小姑娘见那几个黑衣人离自己越来越远,趴在窗上做了个鬼脸。

“追我啊,你们来追我啊!”

那嚣张的模样和刚刚的楚楚可怜显然不是同一个。

车子开到了商会楼下,顾南沧扫了一旁的小女人。

“你到哪?”

“先生,多谢你救我一命,大恩大德我无以为报,你公司缺人不,你看我怎么样?”

顾南沧无语,这跳脱的思维怎么和他妈有些像。

“不缺。”

“先生,要是你们公司不缺人,那你身边缺吗?你看我当你助理怎么样?”

她的眼睛干净明亮,并不像是那些轻浮的女人。

“不缺。”顾南沧无情拒绝,“我身边都是男助理。”

“助理不行,保镖总可以了吧?我从小练武,一个打十个没问题的。”

顾南沧打量了一下她那瘦小的胳膊和腿,显然不相信。

在他那淡淡的眼神逼问下,她只得说出实情。

“先生,我远走他乡很多年了,我曾经发誓,我一定要出人头地才回家,可是现在我连温饱都难以解决。

我一看你就是个好人,你可不可以收留我,我真的什么都可以做,我是双学位硕士毕业,擅长绘画、跳舞、唱歌、散打、跆拳道,不管是你保镖还是助理,我都能胜任的。”

顾南沧上下打量了她一眼,“既然你条件这么优越,想找份工作很简单。”

“我……这不是和先生投缘嘛。”

小丫头眨巴着眼睛,“好不好,先生?”

看到她顾南沧想到了那几个妹妹,“好。”

“谢谢先生,这幅画就送给你吧。”

顾南沧挑眉,“这不是你爷爷·的爷爷祖传下来的珍贵作品?”

“其实也没有那么珍贵,就是我自己画的,不过我老师都说我很有绘画天赋呢。”

“是么。”

顾南沧接过画,心想就算不是名师作品,至少也是一副赏心悦目的画吧。

哪知红绸一打开,只能用不知所谓来形容。

“你画的是小鸡啄米?”

“啊?不对呀,是浴火凤凰。”

顾南沧挑眉,有这样的凤凰?

“对了先生,我叫凉一一,你呢?”

“顾南沧。”

小丫头低头喃喃道:“诶,好像在哪里听过一样。”

“下车,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保镖了。”顾南沧已经离开。

凉一一比了一个耶,“妈咪,想抓我回去相亲,哼,想的美。”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