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结婚再还我;看我有点吃惊,布丁手忙脚乱地赶快解释说哥你可别误会,我不是说你没能耐,你一直拿我当亲弟我心里明白,这不是你有急用我不帮我心里过不去。听了这话其实我心里是有苦说不出,为妹妹凑的这份银子,我要收了布丁一份那算什么啊,再怎么说布丁跟这事也有那么一出说不清的联系,要以后事漏了我的大哥面子岂不是玩完,我只好咬牙说兄弟你的好意哥哥我心领了,不过银子刚好凑够了,真不用了,布丁说你这么说那先算了,反正我现在也不乱花了,到时候不够的时候可千万算上我这一份。看着布丁被肉丸妹榨干的瘦弱身体,我的嗓子眼被一种莫名的感动堵住了,半天才说了句tmd你小子保重身体,别把肾给亏没了。

下了班我拎上凑到的所有银子直奔妹妹落脚的小屋,还带上了另一个兄弟捐赠的淘汰手机,匆匆忙忙在楼下小店给妹妹买了一个神州行的卡,敲开了门却看到开门的是妹妹的老爸,看我站在门口进退两难的傻鸟样子,老人家笑笑说进来吧。我坐在屋里唯一的椅子上,小腿因为紧张而不争气地发着抖,死抱着手里的一堆东西,眼睛却看着地板,默默计算着地上共有几块地板砖。

老人家突然问我小伙子你有烟吗,我赶紧殷勤地摸出烟恭敬地点上火,半支烟的工夫后老人家叹了一口气说你小子可没少给我们这个家添麻烦,我鼓起勇气说我觉着我才配做你们家女婿,我就是小可喜欢的那种人,再说了,我也不是一般喜欢小可,这您能看出来。老人家看着窗户外头,像自言自语似的说是我跟不上了,不过结婚不是小孩过家家,搭伙的不合眼就随便能换,哪方面动弹动弹都得受损失啊,我问你一句,你就真不在乎我们家姑娘结过婚。这问题我连想都不想就冲口而出说不在乎,让她结了婚是我不对,我该和她先结婚就不会给您老添这么多麻烦了。老人家又拿了一根烟接上火,眯缝着眼睛问我你和小可认识多久了,我装模做样想了想说大概有三年了吧,老人家点点头说虽然你给我们家惹了一堆大乱子,说实话我倒真没认为你小子是什么坏人,最起码看得出来,你为了我们家姑娘豁得出来,你们的事我也管不了,看自己造化吧,哎,都是眼下这世道给闹的。

强做镇定地出了妹妹的屋,我的小腿还有点不听话,背后有点凉,好像是出了不少冷汗,想起我把东西放在桌上托老人家转交给妹妹的时候,老人家连问都没问那是什么,估计要妹妹真自由了,这道关卡算是提前打通了,想到这,我哆嗦着想给自己点根烟,一摸口袋才想起来烟已经让我留在桌子上讨好未来老丈人了。站在楼门洞口,我深呼吸了几口,转身走向楼下小烟摊,突然听背后有人叫我,都不用回头我直觉就是汉奸,我回过头,看到汉奸一日未见,居然憔悴不少,手里还提着昨天我看见的那包东西,汉奸尽量用一种毫无敌意的口气说我好不容易等到你下来,我说怎么,我上去你看到了?汉奸点点头,说现在有空吗,咱们聊聊,我还有事要拜托你。

到外经贸大学附近找了个茶馆坐下后,汉奸要了一壶茶,我们面对面半天没说一句话,我一根接一根抽着烟,汉奸一杯接一杯喝着茶,直到窗外渐渐转黑的天色提醒我不能这么干熬下去,我才先开了口问汉奸有什么事情需要拜托我。汉奸长叹了一口气说我们离了你该知道了吧,我寻思着没必要在这种小事上撒谎便点了点头,汉奸接着说不管怎么样我现在是谁也不抱怨,不该是我的再怎么强留也留不住,下个月我就走了;我面无表情看着汉奸,汉奸看我没有接他话的意思,苦笑地摇摇头说你就这么不愿意和我说几句么,我说那倒不是,我还能说什么,说你放心去吧我会好好照顾她?咱们又不是朋友,现在不是以后估计也不会是,你还是把你想托我做的事告诉我吧。汉奸给茶壶里续上水,喃喃地说从我结婚那天看到你就不喜欢你,人对人有时候就有种直觉,很灵的,其实你以为你在拯救一个没有爱情的女人,我可以凭良心说我绝对爱她,一点也不比你少。我看着窗外冷笑说你爱她?拿她当你的高级宠物,你以为给她吃好穿好,再让她有点社会优越感,她的理想你有能力帮她实现就叫爱了么?汉奸说那你说说你怎么爱她的,把她的生活搞得一团糟,陪她拍个婚纱照给她留点幻想就是你爱她?女人是很实际的,不说她吧,中国这么多女人,你的生活标准能满足什么样的女人,人,应该有点自知,如果浪漫能拿来当饭吃,首饰店和卖衣服的早全破产了。

沉默了一会,汉奸把旁边的包推到我面前,说就当帮我个忙,把这个代我交给她,在我走以后。我说这是你和她的事情,你自己不能交给她么,汉奸说这包里有一些是我和她这几年所有的照片,也包括我们的婚纱照,说到这里,汉奸的嘴角挂出一丝悲凉,看我不再推托,汉奸接着说我昨天要交给她,她叫我烧了,我还狠不了这个心,如果要烧,她就自己烧吧,另外,她给了我一些钱说是要还我这几年的一些情,我不缺钱,你也帮我交给她吧,因为要我直接还给她她一定不收,我看着汉奸递过来的纸包正是昨天妹妹出门前带走的那个,心想居然还在我面前玩这些花样,当我真是纯情少年么?又想打击我对妹妹的信心,又想让妹妹一辈子对他内疚,还想把这些扯上我,但这些要求又不是特别过分,并且看起来还像是人之将死做点善事,让人还真难拒绝,幸亏我不是第一天出来混了,今天无论如何也要顶住汉奸这最后一击。我抬起头说,不好意思,这些事情我没法帮你,这纯粹是你和她两个人的事,你最好自己和她去交代。汉奸听我这么说也不强求,失望地把所有东西又收回自己那边,我说我还有事要先走了,汉奸说慢我想问你最后一个问题,你和她到底上过床么,我心想狐狸尾巴到底是露出来了吧,汉奸平静地说不管怎么样,离婚协议我都已经签好字了,就希望你告诉我一句实话,我转身,看着汉奸,一个字一个字地说,你真不该这么不相信她的,我告诉你,没有。

一夜情不够,我们多夜情吧

作者:hotkiss

第二十七章

今天是我二十岁以后谎话说得最多的一天,而且我从来没有哪天在说了这么多谎话以后还心安理得,对我来说,只要保护了重要的人,做任何事情都是正确的,对于汉奸这个人,我从没抱过任何希望,我认为他才是非常实际的动物,他心目中合适的妻子就是有姿色,有学历,有素质,还特别好养活,不乱花他的银子的那种女人,和他身上的高价西装一样,伴侣也不过是人生show的一件道具而已,尽管他在这方面不会一点感情都不投入,但毕竟只是一件道具,失去了值得拥有的理由后他一点也不会感到惋惜。正要伸手拦一辆车,手机响了,我一接是妹妹打过来的,妹妹说我带过来的东西她都看到了,我说那些银子你别不接受,现在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妹妹咯咯笑着说我接受了,你的人都是我的了银子就更是我的了,为什么不接受,我说没问题吧,妹妹说一切看明天,希望再没有什么意外,我说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警惕,今晚分分工,你念经我去烧香,希望明天万事大吉,一了百了。

等待的过程比结果更让人难忘,整个上午我在惶恐不安和度秒如年中度过,今天是发饷日,往常我会在上午十点就开始积极到楼下建行atm上查账,今天居然要靠布丁提醒才记得起来,直到下午四点才等到妹妹电话,那头妹妹的声音都有点高兴得变形了,连声说成了成了,自由了,我问一点意外都没出吗,妹妹说我还有其他事不和你多说了,晚上见。一切都over,我宛如大病初愈,瘫软在办公桌后,发了一会呆后给妹妹发了条短信息问晚上要不要庆祝,妹妹回话问怎么庆祝,我想都不想就打上“做饭,**”发了过去。过了一会妹妹回信过来说不行,已经答应了汉奸晚上陪他吃最后一顿晚餐,我想了想也很释然,毕竟一日夫妻百日恩么。多日以来积压的阴霾蒸发得一点影子都不见了,我给冰山打了个电话,告诉她从此我要在光天化日下正经谈恋爱了,冰山说是啊是啊,说起来你以前还没正经恋爱过,对你这个混混可是个大考验呢,日子久了谁知道你熬不熬得住;我狂笑着回话说哪里,欲海无边回头是岸,我现在要放下屠刀立地结婚了。

冰山问我要怎么谢她,我说以身相许是没可能了,要不就一起3p反正你也没尝试过,冰山在电话那头啐了一口说我就知道本性难移,看看好日子还没真正开始就吃着碗里捞锅里了,正说着我看一个小弟在门口找我好像有事 ,我赶快嚷嚷着不和你废话了,明天一起吃团圆饭,你这个做小的也该和正房夫人正式认识认识了。

那天晚上,我,妹妹,冰山,妹妹的丑妞同学在沸腾鱼乡一起吃饭,冰山的智商高我数倍,应付这种场合滴水不漏,十分纯熟,妹妹和丑妞只知道她和我亲如兄弟,什么都没多问,冰山问我和妹妹以后怎么打算,妹妹幸福地挽着我的手说还能怎么样,该怎么就怎么,我说就是就是,我们准备到京郊找块地种种,养几头猪,与世无争地当一对时尚的农民去,妹妹敲了一下我的脑袋说就知道胡说,然后正色和冰山说她回来后一直在应聘,现在已经在一家还算不错的公司找了一个职位,以后就认认真真上班,冰山冲我努了努嘴说那你和他怎么办,妹妹抚摸着我的头微笑着说那要看这头衣冠禽兽能不能进化成真正的好人了,冰山说这个你放心我可以担保啊,你看现在羽毛都进化没了,变人是迟早的事,半天不说话光顾着吃的丑妞突然扬起头说,衣冠禽兽嘛,本来就没羽毛的,要不然还要衣服干嘛,我恶狠狠瞪了她一眼说今天吃饭的规矩知道不,谁说错话谁结帐,吓得丑妞赶紧挥舞双手,闭上了嘴继续埋头苦吃。

散伙后,妹妹和我走在街上,妹妹突然问我说你和你的好兄弟上过床没有,平时遇到这种状况我是说实话毫不心软,说谎话绝不打嗝,这回却期期艾艾说不上来,憋了半天才含含糊糊回答说我和她老公关系也很不错呢,妹妹一口咬在我肩膀上说你这个坏蛋,以前的事情大家就都既往不咎,以后你要对不住我了,那可就哼哼。。。我赶快把话题岔开问妹妹要去的公司是哪家,妹妹低头踢着地上的小石子说对了我还有一件事情没和你商量呢,我们所有的新人都要分到外地去培训,可能要有一段时间不能和你在一起了;我一怔,酸溜溜地说没问题,到时候回来了小别胜新婚咱俩感情更浓,妹妹搂着我说你怪我了啊,别生气了又不是不回来,我说哪会怪你就是不知道你走了怎么熬,妹妹用眼睫毛摩挲着我的脸,在我耳朵边轻轻地说,我现在比从前更爱你了,不是你我永远都不会自己依靠自己,如果哪天你死了,我一样能好好活下去,不过,你可千万别死,更不能惹上爱滋死哦,因为,我真的很爱你很爱你;我盯着妹妹在黑暗里熠熠生光的大眼睛,妹妹一把堵上我的嘴,说不许说话,送我回家,我老爸还在家等我回去呢。

汉奸走了,接下来的日子紧张而又忙碌,公司接的新活让我忙得快没时间和妹妹约会了,送走妹妹的老爸,妹妹坚持现在不同居,说过一阵大家稳定稳定再说。终于等到了妹妹要出发的日子,前一天我们呆在我的小窝腻了整一个晚上,早上我抱着妹妹亲了又亲直到妹妹喊着要迟到了为止。在机场,我想起前不久在这里送妹妹走,那时的心情截然不同,也许,人生的意义就在未来的不确定性吧,欢乐如此,悲伤也一样如此。

入关的时间到了,妹妹站起身来轻松地说我走了,我张开双臂,对妹妹说,来, show一个,妹妹毫不羞涩地转身抱住我,和我在刚睡醒的机场热烈拥吻,脖子上微微一疼,我知道妹妹又趁机在我身上留记号了,慌乱中看了看周围,发现没什么人投来异样的眼光便大为放心随妹妹作弄了。松开了紧拉着我的手,妹妹在我耳朵边小声说我在外面绝对不会查你的岗,自己好自为知别再玩一夜情,要被我发现了,哼哼,发现你一次我就报复你十次;我一把拉住妹妹松开的手,贴着她的耳朵轻声说,尽管来查吧我什么都不怕,玩一夜情可不够,我要和你玩多夜情,一直玩下去,玩到底为止。

完。

本书来自免费txt小说下载站

更多更新免费电子书请关注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