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正常!

场中,寒江等人眉头皆是紧皱!

对方竟然主动朝着他们冲来!

寒江看向叶玄,叶玄沉默片刻后,道:“必是有外援!”

说到这,他看向寒江,“我们现在有多少星脉?”

寒江犹豫了下,然后道:“十三条!”

叶玄沉默片刻后,摇头,“来不及了!现在找外援,已经来不及!”

寒江脸色有些难看,“那慕虚应该是动用了白昼城所有的星脉寻求外援!”

叶玄轻声道:“若是成功灭了永夜城,那十几条星脉也是值得的,不是吗?”

寒江看向叶玄,“叶小友,依你看,我们现在该如何?”

叶玄笑道:“还能如何?当然是战!”

寒江楞了楞,然后大笑,“那就战!”

战!

声如雷鸣,震荡天际!

城中,无数永夜城强者齐齐怒吼。

而这时,永夜城外上空,一道道强大的气息碾压而至!

慕虚等人到了!

城墙上,寒江看向远处为首的慕虚,笑道:“慕虚城主,我倒是没有想到,你们先来了!”

慕虚淡声道:“迟早一战,不如今日做个了结吧!”

寒江点头,“你说的对!”

慕虚右手竖起,然后朝前一压,“杀!”

杀!

声音落下,他身后的一众白昼城强者直接朝着永夜城冲了过去!

战场选择在永夜城!

寒江眼中闪过一抹戾气,“杀!”

声音落下,城中,无数永夜城强者纷纷冲天而起,直奔那慕虚等人而去。

城中,叶玄看向逆行者,逆行者则看向远处天际,那里,天尘正在看着他。

逆行者沉默片刻后,道:“叶兄,接下来靠你了!”

说完,他直接冲天而起,直奔那天尘而去!

城墙上,叶玄看向那远处的慕虚,后者此刻也在看着他!

叶玄笑了笑,然后直接转身消失在天际尽头。

走了?

见到这一幕,慕虚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沉默片刻后,慕虚直接看向那寒江,“寒江,这些年来,你我虽然交手过,但却一直未曾分出胜负,不如就今日分个胜负吧!”

寒江笑道:“如你所愿!”

声音落下,两人同时消失在原地。

另一边,叶玄直接隐匿了起来!

直觉告诉他不对劲!

这白昼城必是寻了外援,而他隐匿起来,就是想找出那外援!

暗中,叶玄看了一眼四周,什么也没有发现。

就在这时,叶玄眼瞳骤然一缩,他猛地转身,这一转身,一道拳印闪至。

叶玄拇指轻轻一顶,青玄剑飞斩而出!

轰!

一片剑光突然自叶玄面前爆发开来,一瞬间,一道残影直接被震飞至数千丈外,当这道残影停下来时,是一名青年男子,男子穿着一件黑色紧身长袍,双手手臂之上,带着一对黑金色的护臂。

叶玄看着男子,心中沉声道:“小塔,有人靠近,你怎么也不提个醒?”

小塔沉声道:“你也没问我啊!”

叶玄表情僵住。 就在这时,远处那黑袍男子打量了一眼叶玄,然后冷笑,“你就是那剑修!”

叶玄眉头微皱,“你认识我?”

黑袍男子看着叶玄,“听说白衣等人没有联手杀掉你!”

叶玄正要说话,黑袍男子嘴角泛起一抹讥讽,“那白衣等人未免也太差劲了些!连你这种货色都解决不了,亏他们还是排名第三的佣兵!”

而就在这时,叶玄拇指轻轻一顶。

嗤!

青玄剑突然出鞘,一道血色剑光自场中撕裂而过,速度极快,眨眼间便是斩至那黑袍男子面前。

黑袍男子双眼微眯,右臂抬起横档。

轰!

随着一道炸响声响彻,那黑袍男子右手手臂上的护腕直接炸裂开来,而其本人更是瞬间暴退万丈之远,而当他停下来时,他右臂直接碎裂!

叶玄看了一眼已经有些懵的黑袍男子,眉头微皱,“这么弱?你怎么这么弱?你......你能不能强一点?你这么弱,我连出剑的兴致都没有啊!”

体内,小塔低声一叹,这男的也是,居然敢语言攻击小主,妈的,若论言语攻击,怕是三剑都不是小主的对手!

没有人能够语言攻击打败一个不要脸的人!

听到叶玄的话,远处那黑袍男子脸色顿时气的铁青,他死死盯着叶玄,“你敢辱我!”

叶玄嘴角泛起一抹不屑,“辱你?你也配?你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你值得我辱你吗?”

黑袍男子双眼猩红,“叶玄!”

叶玄冷笑,“你是狗吗?你只会吠?来,求你弄死我!”

黑袍男子突然一声怒吼,下一刻,他直接纵身一跃,朝着叶玄冲了过去,这一冲,一股强大力量宛如一股洪流朝着叶玄席卷而去,一瞬间,整个星空直接沸腾起来。

远处,叶玄拇指轻轻一顶。

嗡!

一道剑鸣声自场中响彻,下一刻,一柄剑自场中一闪而过!

轰!

远处,随着一道震耳欲聋的炸响声响彻,那黑袍男子瞬间暴退数万丈之远,而这一次,当他停下来后,他已经只剩灵魂!

这一刻,黑袍男子直接懵了!

叶玄突然痛苦道:“天啊!你怎么这么弱?你......你为什么这么弱?”

黑袍男子;“......”

叶玄突然摇头一叹,然后转身离去。

黑袍男子有些懵,对方不出手?

就在这时,叶玄突然停下脚步,“你......太弱太弱了!这么弱的你,不配死在我的剑下,如果我是你,我就选择去买块豆腐撞死,这么弱,我都不怕活在世上!”

说完,他朝着远处走去!

身后,那黑袍男子突然宛如野兽般怒吼,“该死的剑修,你竟敢辱我,你......”

叶玄突然停下脚步,他转身看向黑袍男子,“过来打我啊!我求你过来打死我,我真的太想死了!”

黑袍男子像看魔鬼一样看着叶玄,灵魂都在颤抖,“你......”

叶玄微微摇头,“现在起,我不与你说话了!你这么弱,没有资格与我说话!我不与废物说话,谢谢!”

说完,他转身离去!

小塔;“......”

远处,那黑袍男子已经快疯了!

不带这么侮辱人的,这谁能忍?稍微有一点血性的人都忍不了啊!

黑袍男子直接朝着叶玄冲了过去,他现在只想干死叶玄,甚至是与叶玄同归于尽!

而就在这时,一名女子突然出现在黑袍男子面前,她拂袖一挥,黑袍男子直接被一股神秘力量挡住。

女子穿着一件简单的布裙,长发披在身后,容颜秀丽,身上散发着一股淡淡的清香,在她腰间,挂着一个白色小荷包,上面有一个小小的‘宁’字。

黑袍男子怒视着女子,“南宁,你别阻挡我!”

名叫南宁的女子右手突然轻轻一扇。

啪!

黑袍男子直接被这一巴掌扇飞,当他停下来时,他灵魂已经彻底虚幻,接近透明!

这一刻,黑袍男子清醒了!当然,也慌了!

刚才是失去了理智,已忘却生死,而现在,脑袋清醒后,又开始畏惧死亡了!

南宁冷冷看了一眼黑袍男子,然后转身看向远处停下脚步的叶玄,“剑修!”

叶玄打量了一眼南宁,然后笑道:“你们是排名第一的佣兵团,还是那江畔?”

南宁看着叶玄,“江畔!”

叶玄微微点头,“我们也别废话,很显然,你们是受白昼城之拖来杀我,既然是杀我,那你们是选择单挑还是我们选择群殴?若是单挑,我们就一对一,若是群殴,那我现在就叫人!”

南宁盯着叶玄,没有说话。

叶玄眉头微皱,“怎么?很难选择吗?”

南宁突然道;“你是谁?”

叶玄楞了楞,然后大笑起来。

南宁黛眉微微蹙了起来,“你笑个什么?”

叶玄看向南宁,嘴角泛起一抹讥讽,“连我是谁都不知道,就敢来杀我,你们江畔佣兵团都是些脑残吗?”

南宁双眼微眯,拂袖一挥,一瞬间,她面前的时空直接荡漾起来,一股强大力量透过这无数时空朝着叶玄狠斩而去!

极其恐怖的力量!

远处,叶玄拇指轻轻一顶。

青玄剑飞出!

嗤!

这一剑出,叶玄面前的时空直接被撕裂开来,被撕裂的,还有那南宁的力量!

见到这一幕,南宁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叶玄看向南宁,讥讽道:“知道白衣为何会弃单吗?”

南宁看着叶玄,“确实有点好奇!”

叶玄掌心摊开,青玄剑突然飞到南宁面前,“女人,你给老子好好看这剑,然后你再想想,你们那低等的六界世界有没有这种级别的神物!”

低等的六界世界?

南宁眉头微皱,她冷冷看了一眼叶玄,然后看向叶玄面前的青玄剑,她犹豫了下,然后握住青玄剑,当握住青玄剑的那一瞬间,她脸色瞬间大变,她下意识地连忙松开了手,而此刻,她眼中已满是惊骇之色。

她在剑宗感受到了一股极其可怕的未知存在!

南宁抬头看向远处叶玄,“你到底是谁!”

叶玄讥讽道:“我是谁?”

小塔突然道:“你是最强二代!没有之一!”

叶玄:“......”

....

ps:求票!!!!!我大前天爆发了!!我有底气求票!!!!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