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应速度不慢,却也无济于事。狼群来得太快了,几乎是顷刻之间就绕过狩猎队两侧,将所有退路彻底封死。

三位族长只能带着卫队边杀边撤。

“冲出去,一定要冲出去!”

“杀啊!干掉这些该死的畜生!”

“神灵在上,我从未亏欠过你,每年都按时祭祀,祭品也很丰厚,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临时集结起来的几十个人结成圆阵,仿佛一只受伤的刺猬,努力蜷缩着身体,挺起身上的每一根硬刺,与想要吃掉自己的野兽正面对峙。

他们的存在是一个希望,给了那些挣扎反抗的人一丝期盼。惨叫、哀嚎,夹杂着痛苦呻吟与绝命呼救,没人愿意成为狼口下的食物,他们拼命挥动武器,朝着这边跌跌撞撞跑过来。就算失去双腿,伤势极重,也要拼尽最后的力气往这边爬。

很多人看见鹿丰国倒下。

这种时候大家的身份都一样,无论贵族还是平民,族长还是卫兵,谁也不愿意落在后面。

北方蛮族骨子里流淌着战斗基因,他们有着丰富的战斗经验。不用三位族长安排,残存的士兵们很快形成防御,身强力壮的手持兵器站在外面,与虎视眈眈黑嚎狼对峙。他们用盾牌挡住扑过来的野兽,挥舞佩刀和战斧一次次反击。站在内圈的人用弓箭给予支援,恐惧是最大的力量来源,箭矢划破空气的刺耳呼啸一次次响起,看着中箭倒地发出凶狠嚎叫的野兽,人们心底的惶恐和混乱也逐渐散去。

“用不着害怕它们,这是一群狼。”

“是啊,没什么大不了,我们有足够的箭,只要稳住外围防线,哪怕它们数量再多也不是问题。”

“听我指挥,所有人分成两队,外面的杀累了就换进来休息。不要慌,一个一个来。”

“把马鞍解下来,赶快点火,野兽就怕这个。”

最初的惊惶已经过去,三位族长口中有条不紊发出一道道命令。虽然他们神情紧张,语音颤抖,却能指引卫兵们迅速明白各自的位置。

不到三分钟,数十头黑嚎狼被羽箭射中,它们惨叫着摔在地上扭曲翻滚,更多的同类从它们身上越过,以更加凶猛的姿势扑向目标。

防御阵列内部点起了火。兽皮制成的马鞍燃烧,散发出一股刺鼻的焦糊气味。玄鹿族长双手举起一块燃烧的兽皮,在防御圈内部快步助跑,将这块割裂的马鞍从防御者头顶用力掷出,扔在数十米外的空地上。

密集如潮水的狼群立刻以火焰为中心,出现了一块空白。

它们对火焰有着显而易见的畏惧,却不像其它野兽那样远远避开。十米、五米,甚至三米,狼群绕过火焰,继续向防御者发起进攻。

“见鬼,我敢用神灵的脑袋发誓,它们绝对不是普通的黑嚎狼!”炎鹿族长绷紧长弓射出一箭,又惊又怒连声狂吼:“我从没见过不怕火的野兽。”

玄鹿族长挥舞长刀砍翻一头巨狼,他用手背迅速擦抹着溅在脸上的血,气喘吁吁,不太确定地说:“也许它们以前见过火?”

青鹿族长从箭筒里拿出一支羽箭搭上弓弦,他思维慎密,布满血丝的眼睛里透出疑惑:“我觉得今天这事不太对劲儿……不管了,总之先杀出去再说。各位,一定要坚持下去,这里距离雄鹿城不远,援兵会来的。”

话音刚落,他忽然听到一阵尖厉的哨音。

随即,正前方密林深处蹿出一群可怕的怪物。

它们体型高达八米,即便是最雄壮的骏马也远远不及。粗大且强劲有力的双腿交替前行,膝弯如禽类般向后弯折,看上去有种诡异的敏捷。它的上肢非常短,像是一种无用的摆设,前端却生长着锐利的勾爪。细长的脖子非常灵活,能支撑头部全角度旋转,观察到周边每一个地方,没有死角。

无论黑嚎狼还是迅猛龙都喜欢这种遍地血肉的环境。为了这次任务,饲养者从四天前就不再对它们喂食。作为特殊骑兵载体培养的迅猛龙数量稀少,天浩这些年不断往来于北方山脉与磐石城之间,好不容易积攒下四百多头迅猛龙。按照新任代理族长的想法,等到长子囚牛成年,就能卸下这副重担,将捕捉、驯养、训练特殊骑兵的所有工作转交给他。

早在天浩接掌磐石寨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对黑嚎狼的驯养。这种理念来源于文明时代,人类对狼犬和动物的利用贯穿了整个文明社会,尤其是战争,动物一直是较为特殊的参与者。黑嚎狼有着敏锐的嗅觉,它们可以在战斗中发挥意想不到的作用。

按照天浩最初的构想,黑嚎狼将作为狼犬的代替品,随同军队一起作战。尤其是以南方白人为假想敌的未来战争,黑嚎狼能在其中发挥出巨大的作用。

正常情况下的黑嚎狼体量没有这么大。

遭到小行星撞击后的地球表面出现了大面积辐射区,海洋也不例外。也许是因为基因变异,磐石城船队捕捞的渔获弃物饲料(小鱼、小虾、鱼骨)对这些驯化后的黑嚎狼产生了特殊效果。

幼狼生长速度更快,它们的体量普遍超过野生化同类五分之一,甚至四分之一。常年在山林里捕猎的野蛮人对此有着深刻理解,对比之下,它们的确可以算是巨狼。

一千五百头黑嚎狼,两百四十头配备了防具的迅猛龙,这是专属于磐石领,专属于天浩,专门用于此次行动的秘密攻击力量。

以哨声为引导,狼群负责助主攻。它们很聪明,在团结协作方面做的尤其出色。只要将整个鹿族王室狩猎队团团围住,最后的攻坚战斗交给迅猛龙负责。

它们浑身披挂钢甲,这种防御经过磐石城工匠多达数百次检验,无论牢固程度还是甲片之间的栓附都没有问题。敏捷的动作,凌厉的攻势,锋利的爪牙,足以撕裂狩猎队防御圈,杀光所有在场的鹿族王位继承人。

鹿族王室每年冬天都要举办狩猎活动,人数通常为三百左右。只要稍微花点儿心思,从不同方面着手,就能得到参加狩猎的人员名单,以及卫队配置情况。

一份准确的情报,一群掐着时间点翻山越岭来到北山猎场的野兽,结合在一起,就是一场漂亮的伏击。

空气中的血腥味越来越浓,整个林地一片狼藉,遍地尸骸。无论黑嚎狼还是迅猛龙,都接受过严格训练,它们知道在战场上首选攻击活人,死者可以放在一边,等待战斗结束后在慢慢进食……三十分钟的进餐时间结束了,就算平俊没有前往现场查看,也有足够的依据相信那里没有幸存者。

“撤吧!”他放下手中的望远镜,对身边侍从下达命令。

奇特的哨声再次吹响,远处的兽群纷纷仰起头,尽管鲜红的眼睛里带有不舍,饥饿已久的肚子也没有完全吃饱,它们仍然调转方向朝着来路小跑过来,按照牢牢刻在脑子里的训练内容,分为一个个小队,在各自训导员的带领下,迅速离开这片死亡林地。

杂乱的兽群掩盖了人类脚印,平俊历来注重细节,从不在这方面留下蛛丝马迹。

……

雄鹿城,王宫偏殿。

鹿庆西与国师巫角隔着木桌对坐,慢慢喝着热茶。

尽管裹着厚厚三件皮袍,鹿庆西仍然觉得浑身发冷。头痛是如此难忍,哪怕一点点身体触碰都会引起无法言喻的难受。

看着神情困顿的他,巫角笑道:“好点儿了吗?”

鹿庆西有气无力地点点头:“吃了药,比昨天好多了,只是感觉没有力气。”

“受了风寒就是这样。”巫角拿起茶壶把他的杯子加满,微笑着劝道:“陛下一大早就外出打猎,差不多该回来了。你上次没有参加宴会,今天无论如何也不能缺席。陛下喜欢热闹,牡鹿部也是大族,这种场合再难受也得撑着。我让下面的人熬了药,等会儿你喝一碗,呵呵……很快就能好起来。”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