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轮回开启。”

“请做好心理准备,日后再次开启时不再告知,直接拉入。”

六道之主终究是活生生的大能,所以经常会打一些临时补丁,没有这么机械和死板。

就在孟奇面壁的最后一天,徐越目送那些高僧选完弟子离开后,第二次轮回任务,也再次开启。

“就挺突然的。”

六道空间的白玉广场上,刚刚结束面壁的孟奇,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徐越,也是眨巴了一下眼睛。

“真定小和尚,接刀。”

就在孟奇和徐越对视的时候,江芷微的声音便从不远处传来。

随后一柄戒刀便是带着呼啸声直飞而来。

被孟奇一把稳稳的接住,随后咂舌道

“江姑娘,这样很危险的。”

“要叫江施主,反正在这里死不了,看看你修炼的进度,不错嘛,有长进。”

江芷微背着手打量着孟奇,巧笑盈盈,很是满意的说到。

虽然真定和真色两个小和尚,之前都是实力最多的层次,蓄气都没到。

但真色小和尚不知道卖了个啥,结果有换到几百善功的东西,以六道之主的神奇,这种价格下是无需担心的。

反倒是真定小和尚,哪怕有着铁布衫这种性价比优秀,最速成的使用功法被六道灌体,也蛮担心他进度的。

因为,如果他真的跟不上的话,不可能因为他一个人而影响所有人的进度。

“女菩萨,我们又见面了。”

徐越此时也是突然窜到了江芷微面前,礼貌的打着招呼。

你不对劲……

这种怪怪的称呼,让江芷微浑身不自在,但一时间,却又不好说什么。

“不知有没有帮贫僧带点防身之物,贫僧也和真定师兄一样,都是蓄气期。”

徐越自来熟的说到。

结果刚刚说完,便耳朵微动,感到了破空声。

抬手一抓,便抓到了一柄斩马刀。

锋芒四射,竟是一柄通常开窍期好手才能弄到手的利器。

这个世界大体上一点的区分,大概就是开窍利器、外景宝兵、法身神兵这些层次。

不过神兵里还有着普通神兵、传说和造化级有诸界唯一特性的神兵,以及彼岸级的绝世神兵。

张远山他们这些天骄弟子,现在才是在开窍初期就有着利器傍身。

顺着兵器来源一看,便是看到了满脸臭屁之色的清影。

“刀比较适合新手,上次有说过的,刚好这个月意外得到了一把利器,因不趁手,我自己也有,所以就给你了,并不是特地为你找的,拿着用就是。”

清影那满不在乎挥了挥手的样子,让孟奇低头看着手上的精钢戒刀,脑门掉着黑线。

要说刀法,他也有练过上次戚夏默写出来的《五虎断门刀》,而因为是自带武学,也没有卖给六道,没有传授限制,所以徐越当然也是有看过的。

两人都有刀什么的,倒也正常。

只是那家伙除了刀法之外,还有着六脉神剑的少泽剑,有着风神腿的捕风捉影,还一直在练着易筋断骨篇的加成。

哪里像是少刀的样子啊!

他不是走飘逸的刺客流吗?

给我不是更能物尽其用?

“看什么看啊,他换的那些东西又没灌体,一个来月的功夫哪里练的会哦。”

清影见到孟奇奇异的目光,不由瞪了他一眼。

“好好好,你说是就是了。”

同样也习惯了这个嘴炮强者,孟奇也是已经习惯了,就是嘴毒了点,倒也没啥坏心眼。

“对了,上次是在少林,担心高僧的天耳通,所以只简单的借着打扫的机会说明了一下。”

“现在的话,可以将我们得到的消息,还有这个月特地收集的消息说一下……”

随后张远山便是将‘仙迹’‘神话’这两个疑似轮回者组织的有关消息都说了出来。

都是门派嫡传,而且还刚巧知道了这事,他们出于‘好奇’找长辈了解也并不突兀。

只是消息知道的越多,越是发现这其中的水深。

那两个轮回者组织,恐怕都有半步法身的大宗师,甚至可能有法身高人!

这也代表着,哪怕是达到了这等境界,恐怕也无法脱离六道之主的桎梏。

而孟奇也出言说,很可能自家所在的世界,是轮回空间的大本营。

因为已有穿梭经历,众人对于世界的接受能力也相当强了,自然也有些倾向于这一点。

不过显然,六道之主也不会一直给他们聊天的机会。

在孟奇收集到了差不多信息的时候,还是魔佛在值班的六道之主,便又开始发布任务了。

之所以这次只间隔一个月就又来了,就是孟奇那边环环相扣已经安排好后,魔佛开始了第二次的安排。

祂作为被封印的天意,想要对外施加影响是要有机会的,趁着松动的时候还不连续搞事,很可能有时候又会进入‘失察’的情况。

原著里他们就有通过六道之主一些矛盾的任务,察觉到了六道之主不止一个人,而且互相之间也有着矛盾。

“本次任务有新人加入。”

话音落下,轮回广场便又多出了四道人影,两男两女。

而他们一出现,便有一人直接出刀朝着徐越砍来。

“受死!”

显然这大汉之前应该是在什么冲突或戒备中,一下的变化直接让他发动了无差别攻击。

“为啥打的是我。”

徐越翻了个白眼,弹了下小指,一道凌厉的剑气激射而出,瞬间击断了那壮汉的大刀,在他脸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血痕。

让他硬生生的停了下来。

“误、误会……”

伤口的刺激,以及之前剑气的凌厉,顿时让他‘清醒’了过来。

这不是敌人,是的话,自己已经死了。

而徐越的一出手,立刻又让几位新人中的一位美妇人和一位中年长袍男子满脸忌惮,一脸戒备。

不说他们两个新人了,就连同队的几人都是瞪大了眼睛。

孟奇更是‘卧槽’了出来。

“不是吧,少泽剑你就练成了?”

“我不是兑换了秘籍么?一个多月的功夫,再怎么也练成了吧。”

徐越白了孟奇一眼,一副你不要大惊小怪的语调。

“刚刚那道剑气你,我感到了有些熟悉……”

江芷微也有些发呆的呢喃自语。

“哦,上次我观女菩萨的‘剑出无我’有些领悟,融入了一点皮毛,差远了,差远了。”

徐越谦虚的摆了摆手。

的确是差远了,毕竟这身体也只是蓄气期而已,要保证续航就只能融入一点皮毛。

全力激发‘剑出无我’融入到少泽剑,一击就得脱力的。

徐越这话,让江芷微都无力反驳他‘女菩萨’的称呼了。

就连嘴强王者的清影,此时也是呢喃了两下,没有开口说什么,似乎是被噎住了。

直到剩下最后的一位新人,一位藕色长裙的秀气少女弱弱的开口道

“几位少侠、神僧,小女子手无缚鸡之力,也不了解你们高来高去的江湖事,能放过小女子么。”

随后,众人才是将目光看向了最后那位少女。

看上去柔柔弱弱的一名女子。

就连徐越也多看了两眼。

顾小桑,此界女主角,孟奇的未来道侣。

一直都以为自己和孟奇一样,是彼岸强者无生老母的道标鱼儿,一直在竭力反抗。

但实际上,却是有着金皇马甲的无生老母做减求空的产物。

已成为古老者的无生老母一直都隐瞒着自己的修为,装作无力插手道果之争的普通彼岸,实际上是祂知道自己对比阿弥陀佛和道德这些最古老者还有差距。

所以想要瞒天过海。

只可惜最后棋差一招,反倒是成全了顾小桑。

而现在这位看似弱不禁风,手无缚鸡之力的柔弱少女,其实就是顾小桑体内金皇意志“玉珑紫”的显化。

摆出一种双重人格的病娇少女姿态,来刺激顾小桑,让她误认为这金皇意志在惦记自己的身体,想同自己抢夺控制权。

让她竭尽全力挣脱宿命,最后来达到金皇的目的……

————

两更完毕……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