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驱逐外寇!”

“驱逐外寇!”

“……”

一声声高呼,响彻山谷。

还剩下七十多个洛水部弟子,此刻情绪全被点燃。

大荒从古至今,阶级森严,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培养出了许多冷血的武者。

许多人一生都在战斗,却不知为何而战。

但今日,沈默一席话,好似为这些迷茫的洛水部弟子指出了答案。

为了部落而战!

为了家园而战!

为至亲至爱之人而战!

当一个人,心中有了大爱,便好似拥有了无穷的力量。

这些洛水部弟子,此刻高举手臂,站意凛然。

“三!”

沈默一声爆喝,开始倒数。

对面,犁皋叫苦不迭。

本来正常战斗,清河部落胜算就不高。

如今,这些洛水部弟子又气势高涨,现在可以说,清河部落一点胜算都没了。

他想拖延时间,争取一些恢复时间,可偏偏,这四脉的小子又很聪明,一眼看穿了他的打算。

“二!”

沈默再度弯下一根手指。

犁皋咬牙道:“你们莫不是以为,我清河部落怕了你们?纵然弟子们还没恢复,可我们还有少卿大人。

只要他回来,该滚的人应该是你们!”

此话一出,云邬等人同时盛怒。

云九冷冷道:“你身为大荒武者,竟然依靠紫气武者,简直就是大荒的败类!”

“呵呵……这话你跟我可说不着,有本事去和清河部落之主说去,少卿大人是他亲口封的,我等自然谨遵主上的意思。”

云九哑口无言,他见不到清河部落的部落之主,只能日后将这件事传出去。

不过传出去,多半也掀不起什么波澜。

如今的大荒,划分为三大阵营,彼此之间达成了一个微妙的平衡。

荒主不出手,谁也制裁不了清河部落。

这就要涉及到更上层的交锋,她一个七脉武尊,没什么资格参与。

所以,纵然此刻知道犁皋依靠紫气武者,她也只能给道德上的谴责。

可生死仇敌,如果只讲道德,也就不会有战乱发生了。

对于这位清河部落的少卿,他们心中既害怕,又有些无奈。

如果身份对调,他们这边有个紫气强者帮忙,或许他们也愿意接受。

毕竟,洛水部和大海彼岸的紫气武者,从未接触过。

心中抵触,也只是出于部落人口口相传的故事罢了。

相传紫气武者狡猾奸诈,经常欺骗淳朴善良的大荒人,故而不讨喜。

见搬出少卿果然有用,犁皋脸上终于露出久违的笑容。

“怕了吗?怕了就让我们离去,我保证……我们的弟子也不会再出手。”

“怕?”

就在这时,一声冷笑传入犁皋而中。

犁皋侧目望去,便看到那讨厌的四脉武者正讥诮的盯着他。

“你笑什么?”

沈默仰头望天,悠然道:“如果你等是刚才离开的那个紫气武者,那就不用等了,他应该回不来了。”

“什么?”

犁皋愣住,别说他,连洛水部的众人,也都一脸懵逼。

刚才犁皋和云邬的谈话,他们都听在耳中。

那可是媲美武圣强者的圣人境,一两个武圣出手,绝对不可能将其斩杀。

可以说,部落之主那种层次的九脉武神不出,圣人境即便在大荒,也可以横着走。

这样的强者,怎么会死?

云邬等人第一时间想到了沈默在虚张声势,心中紧张丝毫没有减少,反而加剧了。

那种级别的强者,可不是能随意非议的。

如果一会回来,听见沈默侮辱他已经死了,说不定会当场暴怒,击杀沈默。

到时候,拼上他们师兄妹三人也打不过。

“哈哈哈……你在说笑吗?少卿大人何其强大?武神不出,无人能杀他。

倒是你这小贼,敢诅咒少卿大人,一会少卿大人定会杀你。”

“他倒是想杀我……”

沈默呼出一口气,轻松笑道:“可惜,他要是能杀,刚才就杀了,我能活着回来,就证明他已经死了。”

此话一出,犁皋目光一凝。

他忽略了这一点,此前藏天阁主离开,就是为了杀沈默。

可如今,沈默完好无损回来了,而他们苦苦期盼的少卿大人,却始终没有音讯。

“莫非,真死了?”

这个念头一出,犁皋自己都被吓了一跳,赶紧使劲甩了甩头。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只有武神能杀死少卿大人,这里没有武神。”

“那可未必。”

沈默神秘一笑,搬出早就在脑海中想好的谎言。

“我刚才被你们少卿大人追杀,走投无路之下,走进了一座洞府,他随后而至。

想不到,这洞府乃是昔日药神居所,药神虽然早已离去,却留下一道分身镇守洞府。

本来追杀我的少卿大人,意外和药神分身发生了口角,同归于尽了。”

“药神?分身?”

沈默一席轻描淡写的话,让清河部落众人全部云里雾里。

可偏偏,还说得过去。

自古以来,万花谷一直流传着药神的传说,与沈默所说,刚好不谋而合。

洛神部的人,还尚且将信将疑。

可犁皋却瞪大眼睛,仿佛受到了巨大冲击。

“你……你说你找到了药神洞府?在哪里?洞府在哪儿?药王录呢?你看见药王录了吗?”

沈默不由愣了一下,这家伙竟然知道药王录的存在。

再联想起犁皋急于带人离去的举动,不难猜测,清河部落的人此番前来的目的,就是这本药王录。

只是,药王录已经被他收入囊中,当做了药膳谱的姊妹篇,又怎么可能交出来。

“不知道,没看见。”

“你说谎。”犁皋想也不想吼道。

这一刻,他绝口不提离开的事情,满脑子只剩下了药王洞府和药王录。

沈默抱着肩膀,“你只有一声数的时间了。”

犁皋深吸了口气,镇定下来,一字一度道:“既然药王录在你身上,那我便不能离开了。”

随着他话音落下,双方弟子同时做好了战斗准备,场中气氛,再次变得剑拔弩张。

就在沈默纳闷犁皋为何敢留下来时,眼前的犁皋忽然从怀中抽出一块石头放在嘴边,冰冷吐字。

“发现药王洞府,进山!”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