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貔貅正在满城的寻找自己,那她岂不是完蛋了?

“让你去就去,废什么话!”

阚乘风很是愤怒,没想到古潇诗也敢这么随意的拒绝自己的命令。

“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质疑我?”

他一巴掌朝着古潇诗的脸上打去,直接一巴掌将她给扇飞了。

古潇诗不可思议的盯着对方,脸上满是惊恐的神色。

她做梦都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挨打。

本来古潇诗凭借着自己的姿色,再加上引以为傲的媚术,是完全可以收拾对方的。

可是,此刻阚乘风却对自己动手了!

古潇诗带着满心的委屈直接就走了出去,心中记恨不已。

所以说古潇诗也很害怕,接下来自己会面临貔貅的追杀,但相对来说,古潇诗更不甘心被对方玩弄于股掌之中。

古潇诗在心头誓一定要报这仇。

“贱人……果然这些男人都没一个好东西!”

古潇诗的表情也变得愈的难看,她怒气冲冲地走了出去,朝着朱府的位置前进。

幸好两地之间的位置并不远,古潇诗没有花费太多的时间就到达了朱府。

这里的人大多都认识古潇诗,他们都很清楚,这个女人正是城主身边的红人。

古潇诗顺利地进入了府中,很快就找到了陈卓飞。

此刻的陈卓飞正在与玩儿着自己的储物戒指,他购买了无数的丹药和武器,全部都放在戒指中。

这些东西放在戒指里根本就无人知晓,就算是这群朱家人,也没办法在自己的身上搜到更多的东西。

现在的修行者人人都有戒指,也没人把朱文杰手上的戒指当回事。

再说了,一旦储物戒指认主,他们就算是强行的抢夺,也没办法拿到里面的东西。

除非对方的实力惊人,不然很难抹平主人在储物戒指上留下的个人记号。

就在他玩的不亦乐乎的时候,也有人找上了门。

古潇诗站在门口轻轻的敲着大门,脸上带着不耐烦的神色。

她也没想到自己会是个给人跑腿的存在。

那陈卓飞就打开了大门,看到古潇诗过后,他的脸上也露出了好奇的神色。

“你怎么来了?”

陈卓飞有些不解。

如果对方想要给自己传话的话,随时可以拍一个手下来,何必要把自己身边最受宠的女人安排过来?

“城主这边找你有事儿,关于你们朱家的那个大少爷扰乱了藏宝楼排队秩序的事情。”

古潇诗很简洁明了的就把事情给说了个清楚,听到这话以后,陈卓飞整个人都傻了。

他没想到,朱文杰竟然会找人去扰乱藏宝楼的排队秩序!

在这之前他可是听说了,这一次家族有两个人已经排到了前面,是一定能够拿到储物戒指的。

可是对一个天大的好事,瞬间就被一个坏消息给淹灭了。

朱文杰居然会干出这种事情?

“这不太可能吧,这一次我们朱家和成都府这边也合理的分配了名额,一人两个储物戒指,朱文杰怎么会莫名其妙的去……”

陈卓飞对于这件事情表示质疑。

看到对方不可思议的样子,古潇诗也忍不住耸了耸肩膀。

“如果你不信的话自己去打听打听吧,现在这件事情早就已经闹翻天了,所有的人都需要一个解释才是。”

而且基本上所有人都知道这件事情究竟是谁干的,所以说人们对于朱家人是心怀怨念。

不仅仅是那些没有买到东西的人,甚至没有资格购买戒指的人,都已经怒骂了起来。

原因无他。

藏宝楼已经停止了出售所有的戒指。

得知了这个消息以后,所有人都彻底的疯了,他们没想到竟然会生这种事情。

原本他们靠着排队,说不定还能够抢到这个机会,可是现在他们连机会都没有了!

一下子朱家就成了众矢之的,人们纷纷聚集在朱家府邸的门口,要求对方给个说法。

“朱家的人给老子出来!赶紧把这件事情给我们解释一下!”

“就是呀,现在必须要给我们足够的赔偿才行!”

“要么你们就去找藏宝楼的人,重新售卖储物戒指,要么你们就想办法赔偿我们的损失!”

所有的人都在门口大喊大叫,甚至他们还想把朱文杰叫出来给个说法。

朱家人自然也得知了此事。

所有人都对朱文杰的这个做法心怀怨念。

他们想不明白为什么朱文杰会带着人过去找事儿。

如果放在平常他们都觉得无所谓。

可是今天是他们家族好不容易排上队的日子,朱文杰这个时候去搞破坏,岂不是坏了他们家族的好事?

朱母此时此刻正在睡觉,并不知道外面早就已经吵翻天了。

而正在质疑的陈卓飞自然也听到了门口吵闹的声音,他竖起耳朵听了一阵,紧接着表情变得有些灿烂。

他很想要放肆的大笑一场,可现在有外人在场,他又不能够表露出来内心的喜悦。

所以现在陈卓飞憋的还算是比较辛苦。

在古潇诗看来,这个家伙现在的表情极其的丑陋,看上去似笑非笑的,还有些诡异呢。

“我知道这件事情与你无关,是你们家的那个大少爷所为,只不过现在城主要求你过去给个说法,我劝你也是做好准备吧。”

古潇诗对于陈卓飞这个人还是比较有好感的。

对方一直都很有礼貌,而且向来都是非礼勿视,感觉到像是个正人君子。

所以说古潇诗也没有忍住,好心的提醒了对方一句。

听到这话陈卓飞点了点头,他朝着对方露出了一个感激的微笑。

“非常感谢您过来传话,我这边再了解清楚情况过后会去找城主的,麻烦您帮我再带一句话。”

“如果这件事情,朱文杰这边给不出一个合理的解释,那么希望城主能够好好的惩治一下他的这个所作所为!”

陈卓飞故意装作很惋惜的开口说着,似乎有了一种大义灭亲的感觉。

看到对方的样子,古潇诗也觉得有些意外,点了点头直接转身就走了。

古潇诗从侧门离开,倒是没有受到这群人的影响。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