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我在宗门摆摊卖灵药 搜书网(soshuw)”查找最新章节!

“师兄,你昨晚是不是又炼器炼了一整晚?”卫流年没好气地说道,顾星平果然和师尊说的一样,眼里只有炼器,没日没夜地沉迷于炼器,就是一炼器机器。

被师妹抓包了!

顾星平身子一僵,“没有的事,师妹我哪敢啊……”

越说声音就越小。

卫流年狐疑地看了一眼顾星平,“是吗……我进去看看!”

自从师尊给她布置了个要随时注意顾星平有没有一直在炼器的任务后,她便天天到顾星平洞府报道,这不,挤开顾星平就熟门熟路地打开阵法进了洞府内。

急着进去检查,也就没有看到顾星平眼底闪过的宠溺。

把洞府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有看见有炼器的痕迹,可卫流年还是不相信,炼器机器有一天不炼器了,那不是一件很可怕的事吗?

难道顾师兄走火入魔了?

“师兄,你是不是怕师尊责罚,所以把工具都藏起来了?”卫流年直盯着顾星平的储物戒,眼神不善。

顾星平摇摇头,将储物戒摘下来,递给卫流年,一副任凭检查的样子。

“师兄怎么那么自觉?”

难道真的出了什么事?

顾星平倒是轻轻一笑,自从师尊布置了那个任务后,小师妹总是天天一大早来他洞府报道,在检查他有没有炼器,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就很少炼器了。

不炼器的时候,就躺在床上什么也不干,像个凡人一样睡觉,养成了白日修炼,晚上小憩的习惯。

可一闭眼,脑海中全都是小师妹的笑颜。

他觉得自己魔障了。

从前自己就是被师尊点着穴硬逼着睡觉的时候,自己脑海中还是下意识地想着怎么炼器的,自己刚刚炼的法器有没有最优化,炼器的步骤还能不能再调整……

是从什么时候有了变化了呢?

大概是小师妹刚刚入门不久,在器峰参加收徒大会的时候吧。

那时,明明有这么多人,他还是只看得到小师妹。

他的心口砰砰砰直跳,从他入宗门到如今化神的修为,只在选择炼器这一条路那一刻心口直跳,再后来,无论是他第一次炼器成功也好,被师尊收为亲传弟子也好,练出抚多么让人惊艳的法器也好,他都没有那么高兴过。

可是,小师妹的火灵根很是特殊,不能炼器啊,可那又怎么样呢,也一样可以收为亲传的,他想。

也不对,他们不能是师徒的关系!

这个想法一出,那句“你于炼器天赋”的话脱口而出!

看到众峰长老管事的眼神便知,他说错话了。

匆匆发了传讯符给妙藏,希望他能帮忙,没等妙藏回复,又赶紧叫来了师尊。

师尊比妙藏先到,他传音给师尊,想让师尊收下卫流年。

就这样,卫流年成了他的小师妹。

当晚,也是他第一次坐在炼器炉前,却迟迟进入不了炼器的状态。

后来,小师妹有了师尊的任务,更是拿此为借口,管着他,让他不要再沉迷于炼器了。

这么被管着的滋味好像也不错,只是,小师妹什么时候才到金丹呢,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和师尊说明了。

顾星平捂着心口,看着小师妹在他洞府中这里翻翻那里看看,眼底是化不开的宠溺。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