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远问道:“你在看什么?”

“这个女人力气还真大!这么结实的玻璃都被她给撞碎了?

你说她是不是早就料到了我们会来?所以专门准备了这么一幕在等着我们?”杜长杰笑道。

祁远稍稍一思考,脸色就变得越发苍白了起来。

被杜长杰这么一说,结合今天发生的情况来看,还真有可能!

刚才所发生的一切事情,似乎都是那个女人准备好的,准备给他们看的!

只是为什么呢?

一想到那个女人诡异的笑容,房间当中似乎还残留着那股肉香,就让祁远“哇”的一声,弯腰吐了出来。

杜长杰微微摇头,连这点东西都承受不住,看来真要中了三眼会的算计了啊!

这个女人为什么要准备这么一出,给他们看?

肯定是为了对他们的精神造成打击,给他们留下深刻印象。

或者可以说,就是为了对他们造成心理阴影!

以方便其他窥视者影响,操纵他们的心理精神。

甚至杜长杰有着大半的把握,这一局是针对他的。

就是为了窥探他脑海当中关于《万劫长生造化经》的记忆!

不是杜长杰小看行动组的这些人,他们没有资格让三眼教下这么大的功夫啊!

杜长杰自负的想着!

祁远弯腰呕吐,没有消化的食物连同胃液都喷了出来,空气当中弥漫着一股酸臭味道。

杜长杰忽然胃部翻涌,也跟着呕吐出来。

吐的太急,倒冲鼻腔,杜长杰的眼泪都跟着流了出来!

楼下包围的九处队员纷纷冲了上去,查看着那个女人的尸体。

》》》

“杜先生,为了避免这次行动给你们造成巨大的心理阴影,乃至于精神创伤,所以您需要接受心理辅导!

我们九处有着最好的心理医生,可以帮您解决问题!”

“不用了,你看我的样子,像是受到了什么影响了么?

不过老熊他们几个,是应该好好接受一下心理辅导。对了这段时间,他们最好是集中隔离,免得给三眼教徒趁着这个机会控制他们的精神意识!”

杜长杰笑道。

前来和杜长杰交涉的张宏一脸愕然,看杜长杰这副模样怎么比他们更像是心理精神方面的专家?

杜长杰微微摇头叹息:“我都说过了,你们这些人没什么用处,除了冤枉好人之外,也就没有其他本事了!”

张宏气的脸色通红:“你……”

杜长杰哈哈大笑两声,还没有笑完,一只熊掌已经拍上了杜长杰的肩膀,拍的杜长杰心肝乱颤,一口气岔住,剧烈咳嗽起来,却是再笑不出。

熊彪从背后走出,脸色阴沉,说道:“杜顾问,我们九处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

杜长杰干笑两声:“不用谢我,其实我也是为了你们好!”

熊彪狞笑:“是么!”

手掌微微变黑,隐约传出一股药味来,拍在杜长杰的肩膀,仿佛就有着一股劲力,震的杜长杰半边身体发麻,显然是要给杜长杰一个苦头来此。

然而他的巴掌落下去,却是一空。

不知道什么时候,杜长杰已经窜了出去,已经在两米开外。

杜长杰得意的道:“熊组长还是要多管管自己的手下,提升一下业务实力的好!”

熊彪大感意外,听了杜长杰挑衅的话语,笑道:“很好,很好。杜顾问果然有两把刷子。这样吧,有时间咱们好好切磋切磋!”

他把切磋两个字咬的极重!

然而杜长杰哪里会怕他,只是哈哈一笑:“有机会,有机会!”

心道,这个熊彪好像也练过不知道什么掌法,刚才手掌变黑,传来药味,肯定很厉害。

我修炼时间太短,估计不是他对手!

不过不要紧,拖一段时间,等我多渡几劫,到时候实力强大,一定要把这个家伙打成狗熊。

双方对视一眼,同时狞笑起来。

看来都是打的同样主意!

杜长杰不怕这大狗熊当场翻脸动手,所以肆无忌惮的挑衅。

毕竟官方身份有时候也是束缚,而杜长杰可就算是肆无忌惮了。

若不是还有一点理智,知道自己打不过,怕是现在都要当场动手。

回到家中,杜长杰翻开《万劫长生造化经》,见到其中内容并没有发生半点变化,也并不奇怪。

这次的魔劫肯定还没有渡过,三眼会的人定然还会找上门来。

此时,杜长杰跃跃欲试,只要三眼会的家伙们敢找上门,定然给他们好看。

杜长杰最喜欢对付三眼会的这些家伙们了,也就偷偷摸摸的吓人,论起战斗力来么,可就不够看了。

他怕这些三眼会的家伙们吓人么?真是开玩笑!

别说你自己煮一根胳膊,便是跳下去把自己给煮熟了,你看他杜长杰怕是不怕!

如今已经是凌晨两三点钟了,杜长杰也不敢耽搁,准备下楼去修炼赤火刀诀。

然而一摸口袋,赤火丹只剩下一颗了!

这一段时间修行强度太大,而且每天都还要服用一副元阳汤,他手下的几万块钱,已经花的七七八八了。

杜长杰顿时为之色变:“不好,我今天恶了那只大狗熊,他不会扣了我的津贴吧?”

心中顿时懊悔,早知道就不该招惹那位熊彪队长了……

就算是要招惹熊彪,起码也得把津贴给拿到手中再说啊!

此刻,杜长杰已经忍不住想要打电话过去给熊彪道歉服软,只是终究拉不下这个脸皮来。

“我果然脸皮太薄,这怎么能行?出来混当然是要脸皮厚才能混得开。

如今这世道,像我这般纯良之人,果然不多了!”

一时间,杜长杰为之唏嘘。

“算了,我现在还有一颗赤火丹,还能支撑七天。手里还有一万多块钱,也还能抓个十几付元阳汤。

车到山前必有路,等到彻底弹尽粮绝的时候,再去服个软也不迟!”

这么想着,杜长杰就将这些事情抛在脑后,大步出门,来到街心公园,就开始练功。

最后一颗赤火丹被杜长杰给服下,小腹当中的火焰灼热已经没有当初那么重。

不是说这赤火丹的药效减弱,而是杜长杰修炼了这么久的赤火刀诀,对于这赤火丹的抗性提高了不少。

不过杜长杰还是掐诀念咒:“敕令,普罗多尼莫萨……”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