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大河蜿蜒徘徊,好似一条绸带一般,贯穿了这一座座大山,一片片密林。

靠近大河的一片稀疏丛林之中,猿声不止,此起彼伏,一名名精悍无比的蛮人,提着由此地特有的铁木精致而成的木叉,游荡在这条大河附近,每当由大鱼出没之时,这些蛮人便是一木叉过去,准确无比的将木叉插进大鱼的身体之中。

还有蛮人提着一个个的由树枝编织而成的篮子,采集着这片区域之中各种可以用作食用的果子,每当篮子里面的野果装满之后,他们便会回去部落,将这些果子储存在部落的仓库之中。

狩猎,捕鱼,采集……这片区域之中的这些蛮人,将这所有的一切都进行的井井有条,整个部落,看起来都是一副欣欣向荣的模样。

这里,便是暴猿部落的驻地所在,这些蛮人,也都属于暴猿部落之人。

在这方圆几百里区域之内,足足两三万人之巨的暴猿部落,便是此地绝对的霸主,不要说其他部落,就算是苍狼城,也不敢完全无视暴猿部落的存在。

据说很多年之前,暴猿部并不叫这个名字,不过自称暴猿王这位绝世天才真正出世,成为了暴猿部落的首领之后,暴猿部落这个名字才真正响彻于世间。

靠近山脚边,一座由巨木与石头,经过精雕细琢之后所修成的宫殿之中,暴猿王拿着一根狼毫笔,正在一张洁白的宣纸之上奋笔急挥。

三尺见方的一张宣纸,上面很快已经写满了字迹,这些字,一笔一划好似铁笔银钩,看起来气势逼人,好似蕴含着一种难以言喻的霸道之意。

字是好字,只不过,这些字代表的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要说旁人,就算是暴猿王自己,恐怕都弄不怎么清楚。

之所以会如此,原因其实很简单,因为身为暴猿部首领,封号为暴猿王的猿封,压根就不识字。

一年之前,暴猿风猿封前往苍狼城与一众大人物聚会的时候,发现那些大人物为了展示他们的素养与不凡,总喜欢拿只狼毫,挥挥洒洒写上几句之后,他也有样学样,开始爱上了书法这门艺术。

按照暴猿王的说法,书法而已,识不识字不要紧,写出来的东西别人认识不认识也不要紧,只要自己能写出气势来,那就是绝世好字。

当觉得自己的书法大成之后,暴猿王猿封倒是拿着自己书写的那些东西,去过苍狼城一次,当这些字帖在苍狼城的一间拍卖行出现的时候,倒是引得不少人的吹捧,拍卖出了一个非常不错的价格。

当然,那些买下字帖之人,到底是真喜欢暴猿王的字?还是冲着暴猿王这个人而来?那就只有他们自己知晓了。

“什么叫做一字千金?我猿封写出来的字就有这样的价值!”看着宣纸上面刚刚书写下来的那一个个大字,猿非满意的点了点头。

今日心情不错,写几个字都非常有感觉,猿封自己都觉得宣纸上面那些字,与他几天之前写出来的字相比,明显气势更足了一些。

拿出自己的大印,在沾了一些印泥之后,猿封往那张宣纸左下角一盖,一张价值千金的宝贵字帖便已经完全成型。

大印的印鉴很简单,不过却并非猿封这两个字,而是一只由简单线条勾勒出来的猴子,这是暴猿王猿封的独有标识,猿封那两个字,他一直都还学会,也一直都还不怎么认识,不过一看到线条勾勒出的猴子,他却知道,这代表的就是自己。

与那些繁琐的字体相比,画上一个猴子,这是多么的简单明了。

“如果飞夜那小丫头在这里,以她的乖巧,她肯定会马上过来,给我揉揉肩,捶捶腿,只可惜,好好的暴猿部她不呆,却非要跑去猿灵部之中!”一想起自己这位小女儿,暴猿王都忍不住叹了口气。

自己这位小女儿猿飞夜,是暴猿王酒后,与身边一位女仆一夜风流之后所带来的成果。

那位女仆,是当初暴猿王路过猿灵部落之时,看其还算顺眼,随手掳过来的,就算生下猿飞夜之后,暴猿王对其都不怎么待见,一年之前,因为一件小事,这名女仆惹怒了暴猿王之后,已经被其随手一巴掌拍死。

不过这名女仆为自己生下来的小女儿猿飞夜,暴猿王却一直都对其喜爱无比,在他那上百位子女之中,论及地位来,猿飞夜这位小女儿,至少能排在前十之列。

只可惜,猿飞夜这小丫头,自从暴猿王一巴掌拍死她母亲之后,虽说她表面上看起来,依旧还是与从前一般乖巧,但是在背着人的时候,她心底却明显多了几分忧虑。

几个月之前,猿飞夜更是哀求了暴猿王好几天,要离开暴猿部落,前往猿灵部去做一位驻守巫师。

女大不中留啊,对此,暴猿王虽然心中有些不快,但最终还是同意了她的要求。

将手中的字帖收好,暴猿王正准备走出这间书房的时候,一点荧光却突然自远处的天际飞射而来,最终划破虚空,出现在他所在的这件书房之内。

在感应到暴猿王的存在这后,这点荧光一阵扭曲变幻,竟然化作一个哭哭啼啼的小萝莉虚影。

“父王,杀我者……岩雀部落……巫师……”那小萝莉虚影,仅仅只是存在了一息都不到的功夫,在勉强吐出几个模糊不清的字眼之后,便已经彻底消失于虚无之中。

“是谁?岩雀部落吗?敢动我暴猿王之女,我灭你九族……”这一瞬间,暴猿王的面色已经瞬间变的阴沉如水,他一声怒吼。

无形的气劲如同水波一般,令的这方虚空都荡起了一圈圈的涟漪,这涟漪所过之处,巨木也好,乱石也好,都瞬间粉碎,化为了一堆的齑粉。

这间宫殿,是暴猿部落族人,花了将近三年时间,特地为暴猿王打造而成。

对于这间宫殿,暴猿王也钟爱无比,自建成之日开始,他大部分时间,都呆在这宫殿之中,可是现在,就因为猿飞夜之死,整间宫殿都已经因此而毁于一旦。

仅由此点便能看出,此刻的暴猿王,究竟愤怒到了何种地步!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