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知意怀孕这种消息一年下来大概要传个两三次,每次传完后不久,大家就看到她体态轻盈地出现在发布会或者综艺上。

没怀孕的时候记者到处爆料怀孕消息,而真正她怀孕的那年,媒体却没有爆出一个字来。

一直到孩子出生,关知意在微博上晒出了一家三口的手后,众人才知道,小小意这次是真的出现了。

是个女孩,小名叫芮芮。她皮肤白皙,眼睛很大,长得十分可爱。

因为是个姑娘的缘故,家里人对她都十分宠爱。而关知意自有了她后也减少了在外拍戏的时间,常常陪着她在家里疯。

关元白常说,戚程衍在家像带了两个孩子,怪可怜的。

这天,是关知意刚杀青了一部戏回到家里。

具体上次回家已经隔了一个月了,到家后陪着女儿玩了会,她便躺在小院外悠闲地晒着太阳。

躺了躺着,突然听到里面传来一声惊呼,关知意把脸上盖着的书拿了下来,往里看了眼。

“芮芮?”

“出事了出事了!”这时,家里的阿姨跑了出来,“您快进去看看,出事了!”

关知意以为是小孩怎么了,匆匆起身往里去,但进去后看到芮芮完好无损地站在书房门口,她松了口气,“怎么了到底。”

阿姨面色难看,指了指书房里挂着的那幅画:“先生最喜欢的一副画……”

戚程衍一直以来都很喜欢买画,他常常会在拍卖会上买下一些巨额又让人看不懂的作品挂在家里。

而书房里的这幅画,是他特地跑到国外,废了好大力气和金钱才在一群爱好者中抢过来的,他十分喜欢这一副。

所以关知意顺着阿姨指的方向看去,看到墙上那幅油画上被两道又蓝又绿的颜料溅过时,才会顿时紧张。

“这,这怎么弄的!”

芮芮:“我刚才在画画……”

“然后就把挂着的画弄成这样?怎么做到的!”

芮芮一脸心虚:“……玩着玩着,一甩,溅上去了。”

关知意一阵头晕,她是知道戚程衍有多喜欢这幅画的,花了多少钱就不说了,他为了这幅画跑国外跑了好几趟,拿到后可开心了。

这会要是让他知道这画被毁了……

“完蛋了。”五岁的芮芮懵了,“爸爸会生气的,很生气……”

“你还知道你爸爸会生气啊。”关知意扶额,“你可真是——”

“呜呜呜呜怎么办!”小孩子毕竟是小孩子,想起平时爸爸严肃起来的样子,就要吓哭了。

关知意一边着急,一边又心疼,连忙蹲下来给女儿擦眼泪:“……咱们得想想办法。”

这画是独一无二的,根本没办法再买。

关知意站着看了一会……其实,那两处痕迹也不是很明显,而且跟画本身的颜色是有点接近的。

“有了。”

关知意伸手把画拿了下来,拿过女儿的笔和颜料……

半个小时后——

“我竟然觉得没什么差别?”关知意惊于自己这非人的天赋。芮芮也惊得睁大了眼睛:“妈妈你好厉害呀。”

“嘿嘿,我也这么觉得。”

”那你说爸爸是不是就看不出来了。“

“唔……它挂在墙壁上,不仔细看也看不出来。”关知意道,“咱们先不说。哎,你爸爸生气倒还好,我是怕他难过。”

“嗯……”

“总之芮芮,这事可是你做错了,接下来你可得好好听话,好好疼疼你爸,绝对不再给他惹乱子!”

“嗯!”

戚程衍今天在公司忙,下午五点,关知意带着女儿一块去公司接他。对于画的事,她其实还是心虚的,所以想好好补偿补偿他。

戚程衍看到两人来有些意外:“你刚到家这么没休息,跑来公司干什么?”

关知意笑嘻嘻地上前搂住他的胳膊:“就突然想来呀,好久没见了嘛,着急见你。”

“对对对。”芮芮屁颠屁颠地跟在边上,“我也着急见爸爸,一整天没见了呢!”

戚程衍轻笑了声,牵起小布点的手:“嘴巴这么甜,你是闯什么祸了?”

关知意和小不点同时僵了下:“没,没啊……”

“嗯?”

关知意发挥演员精神,平和地笑了下:“芮芮想你自然就来了呗。你想得可真多。走走走,上车!”

三人回到家后,芮芮屁颠屁颠地跑去给戚程衍放好了拖鞋,等他在沙发上坐下后,又是递水果又是递零食。关知意则兴致勃勃地说好久没回来,一定要做顿饭给他吃。

戚程衍看了眼两人忙来忙去的身影……嗯,每次闯了什么祸都这样。

吃完饭后,一家三口坐在沙发上。关知意和小不点一人一边,十分殷勤地在给戚程衍按摩肩膀。

过了会后,戚程衍把关知意的手拉住了,凑近她低声道:“小五,干什么坏事了。”

“没有呀……”

“那怎么今天这么乖。”

关知意讪讪道:“我不是天天都很乖吗。”

“我怎么不知道你天天都很乖?”

“哪没有……”关知意眨巴着眼睛,一脸温顺,“你是一家之主呀,我肯定乖乖听话。”

“噢……听话?”戚程衍突然道,“什么话都听?”

“当然了。”

戚程衍幽幽一笑,靠近她耳朵低声说了句什么。

关知意瞠目,脸色顿红:“这,这不行!”

戚程衍道:“你看,不听话了吧。”

关知意:“……”

关元白和宋黎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享受”的画面。小不点芮芮认认真真地在帮戚程衍按摩,而戚程衍这个老禽兽也不知道在干嘛,逗得自家老婆面红耳赤。

宋黎啧啧摇头道:“戚程衍,你这是虐待儿童吗?”

芮芮见到来人眼睛一亮:“舅舅!宋叔叔!”

关元白走上前把芮芮抱了起来,心疼道:“你爸这么使唤你,你干脆跟舅舅回家吧。”

“啊……没有的。”芮芮奶声奶气道,“我是心甘情愿给爸爸按摩!”

关元白叹了口气道:“什么心甘情愿,芮芮,这点就不要跟你妈学了。”

关知意:“……”

戚程衍见到有客人进来,这才放了关知意的手,道:“怎么,你们两突然过来是有事?”

关元白道:“有,项目的事。”

“哦,那去书房说吧。”

“等等!”

“等等!”

一大一小同时开口。

戚程衍愣了下,看向关知意:“怎么了?”

关知意笑意微僵:“也……没什么,就,你们在客厅说吧,正好可以一边吃点东西。”

关知意匆匆起来,把芮芮从关元白怀里抱过来:“我把她带走,不会打扰你们的。”

说着,蹭蹭蹭地往楼上跑。

两人行为异常,但戚程衍也没想太多,招呼着关元白和宋黎往书房去了。

进去后,他突然停住了脚步。

关元白看了他一眼,顺着他的视线看去:“诶?这幅画不是你送英国拍来的那幅吗?”

戚程衍眯了眯眼:“嗯。”

宋黎道:“噢就是这玩意啊,我看着也没啥啊,听说你下了大血本?”

戚程衍走近了一点,突然道:“宋黎,你看不出来?”

宋黎奇怪道:“什么?”

戚程衍没继续说了,关元白倒是跟着走近,仔细看了下,过了会后,他道:“程衍,你不至于吧,把假货摆出来,怎么,怕被偷?”

宋黎一阵意外:“这是假货?开什么玩笑,他会用假货?”

关元白皱眉:“刚才远看倒没看出来,走近一看,这里显然是新上的色。”

宋黎笑道:“哇……戚总,你这什么骚操作?”

“不是假货,是真的。”戚程衍道。

关元白:“可是这颜色不对啊。”

“改造过了。”戚程衍看到画的时候也明白过来了,想起不久前那两小孩的行径,微微失笑。

看来是很怕他生气了。

关元白不明所以:“神经病啊你,这画拿来改……败家也不是你这么败的。”

“不是我。”

“那是——”关元白顿了顿,自己就想到了什么了,“不会是你家那两位天才做的吧。”

“是啊。”

关元白:“……这个时候你的语气不用这么自豪。”

**

关知意本来很担心画的事情被发现,但后来楼下一直没有动静,她便庆幸地以为,戚程衍根本没有发现,于是两母女在房间里开开心心地看起了电影。

一个小时后,房门被推进来了。戚程衍先去洗了个澡,换了睡衣后躺了进来。

“在看什么?”他支着脑袋,看着边上一大一小。

芮芮看得正起劲,头也不回道:“冰雪奇缘!”

“好,那芮芮,把ipad拿回自己房间看。”

芮芮一顿,转头看他:“我想在这看……”

“回去看。”

“不,我今晚想跟妈妈睡。”

戚程衍微微一笑:“不行,芮芮长大了得一个人睡。”

“可是我已经一个人睡一个月了,妈妈好不容易回来了,我想跟妈妈睡一次!”芮芮道,“爸爸你不能耍赖皮啊,每次都赶我走。”

芮芮拽着关知意的衣服,死活不肯离开。关知意见女儿这么粘,心软:“那要不然今天她就跟我们一起睡吧。”

戚程衍怎么肯,他已经一个月没见她,自然也没碰过她了。他坐了起来,变脸似得,面色顿沉:“芮芮。”

“……干嘛。”

“你今天对我书房那画做什么了。”戚程衍突然道。

小不点顿时呆住:“啊……”

“你把它弄花了,嗯?”

小不点:“你,你怎么知道。”

“你觉得你瞒得了我吗。”

关知意没想到戚程衍这么快就看出来了,连忙道:“我,是我……是我弄的。”

戚程衍看了她一眼,绷着脸:“嗯,等会收拾你。”

芮芮顿时苦了脸:“爸爸你别收拾妈妈了,是我的错,妈妈也是为了我才去修的。”

“是吗。”

“嗯嗯嗯。”

戚程衍轻哼了一声,把她连人带平板一起拎下了床,“那你自己就得去反省反省,为什么能把画弄成那样。”

“可是……”

“回房间反省,没到明天不许过来。”

“……”

芮芮本不想离开,可今天这事确实是她的错,她不敢再惹自家老爸,只好灰溜溜地走了。

关知意见此感觉戚程衍可能是真的生气了,她默默从床里探出一条腿,想下床:“我,我也去反省反省。”

“回来。”

手腕被扣住了。

关知意回头看他:“那个……对不起嘛。”

“赔偿。”

“……你那画买不到第二幅。”

“不用那个赔偿。”戚程衍拽住她,直接把她往床里推,“用自己赔。”

关知意顿时想起方才在客厅时他在她耳边低语的,警惕道:“不许绑着我的手……”

想起之前那么一次被他恶趣味的用领带捆住,她挣扎不能被折腾得第二天爬都爬不起来一事,心有余悸。

可戚程衍却不打算放过她,在她耳边厮磨着:“可是你做错事了,得哄哄我。”

“唔……别的,行不行……”

戚程衍轻咬在她的脖颈处,缓缓道:“不行。”

……

后来,宋黎有次来戚程衍家吃饭,发现他书房的那幅价值不菲的画已经换下来了。

“芮芮,你爸后来对你们发火了没?”他问道。

小不点忧愁地叹了口气:“我倒还好,就是被爸爸命令着,回房间反省思过,可怜的是妈妈。”

“啊?你爸骂她了?”

“对啊,妈妈第二天眼睛都红了,肯定是哭了。哎,一定是被骂惨了。”

宋黎意外,谁都知道戚程衍宠妻如命,他还能对关知意发火?

他沉默了片刻:“你确定……是被骂的?”

“那要不然呢。”芮芮哼了哼,“我以后一定得对妈妈好,妈妈为了我牺牲可太大了。”

宋黎眉头微微一挑,拍了拍芮芮的脑袋:“嗯,对,真是懂事的好孩子。”

作者有话要说: 正式完结!有缘再见~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