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话说出来混迟早都是要还的,我从来没有怀疑过这句话,更没有怀疑过自己的宿命。

在江湖中我看透了很多事情,包括人心和人性,所以我提早做了心理准备。

我知道这是一条不归路,我也知道将会有人离我而去,我更知道将来可能会面临的反水。

我没有幻想也没有任何侥幸心理,因为我很清楚这不是会不会来的问题,而是哪一天来的问题……

如果我的运气够好,也许能在这一天到来之前就搞定一切,希望我能来得及……

车子一路飞驰又回到了刚才的落脚点,雨哥和小勇他们相继都回到原本停车的位置,一切又恢复如常。

现在就像是我们刚刚到达北区的时候一样,没有任何征兆也没有任何的理由。

此刻时间十二点四十分,灰鸽子的人始终没有露面,他们现在应该对我提供的消息深信不疑。

“明哥,咱们熄火吗?”

“对,熄火关灯。”

车灯关闭周围陷入一片黑暗,但是北区的检查站却有车子开出来,估计是过来确认情况的。

毕竟大晚上的在北区边缘来回溜达,他们没有警惕心是不可能的。

“瞎子晃一晃大灯,给那些猴子表面我们的位置。”我提醒一句,让我来面对要比其他人更好。

“好的。”

瞎子挑了挑大灯,闪烁的远光在黑夜中格外清晰,看上去如同信号一样。

很快几辆吉普车开过来,车上全都是全副武装的民兵,一停车瞬间把车子包围起来。

“阿来来!”

“敏戈啦吧,我是康的朋友。”我主动下车打了招呼,几道手电筒的光线照过来。

迎着光线我微微眯起眼睛,但是没有闭上眼睛,因为早就在赌桌上养成了习惯。

在赌桌上一个眨眼的时间就可能被对方出千,也有可能是对方故意的干扰。

“阿来来,搜易尼哇,瞳先生。”眼前这个家伙双手合十,显然他是认识我,我笑着点了点头。

“今晚出货,我在寻找出货地点,杰苏丁八德。”我双手合十表达谢意,对方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闹嘛兑没,一帆风顺……阿来来!”

这家伙转头招呼了一句,其他人迅速的上了吉普车离开,前后不过几分钟的时间。

他们的到来和离开应该被黑暗处的眼线看的一清二楚,灰鸽子的人并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他们也许会认为是完成了交货。

“明哥,刚才你说的啥啊?他们怎么都能听懂啊?”

“有些话他们都能听懂,但只是不会说而已。”

“噢噢噢。”

“我休息一会,半个小时以后叫我。”我招呼了一句,只要车子停着不离开,灰鸽子的人就不会贸然抓人。

“好的。”

我闭上眼睛靠在座椅上休息,手放进口袋握住无线电发射器,暂时没有任何的消息。

现在对方不知道我们有没有出货,一切都只能靠猜测,除了猜测之外就只有依靠我提供的消息!

我现在已经招呼人回来了,刚才我给的消息是正确的,无形中增添了我的信任度。

其实谁都想不到我会在自己身边安插眼线,谁也想不到我身边的这个眼线就是我自己!

我会利用枷锁这个代号和灰鸽子建立联系,并且会给他们一点甜头尝尝,短时间内搞定他们不成问题。

最重要的目的是方便几天后的出货,到时候我可以不依靠老灰提供保护,这样对我来说才是最安全的!

任何时候我都不想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不管这个人是谁,不管有多么可靠……在这个世界上谁也不如自己更加可靠!

突然口袋里真动了一下,我解读出了电码的意思。

‘目标归位,重复目标归位。’

我收到了电码但是没有给出回复,我故意营造自己不方便随时交流的样子,故意营造这种交流习惯。

人的习惯都是逐步建立的,任何习惯一旦养成就不好改变,当不好接受的事情变成了习惯,那都会变得好接受很多。

以前二叔常说碰到自己不能接受的事情,第一次就要明确的提出来,哪怕委婉一点也要表明自己的意思。

如果刚开始选择了隐忍和退让,那么以后想改变就难了,因为人都会有一个惯性思维。

如果对方的每一条消息我都在第一时间进行回复,那么中间没有一个合理的缓冲时间,不利于我以后做局。

同样一个鹰钩子不可能随时随地的发消息,更不可能畅通无阻的交流,必须要寻找恰当的时间点。这场局最大的杀招就在于自导自演,相当于我即是选手又是裁判,一切都能掌控在自己手中!

时间缓缓流逝,半个小时后瞎子过来叫我,我慢慢睁开了眼睛。

“哈欠,刚才睡了一觉,对方怎么还没来呢?”我嘀咕了一句,然后打开车门下了车。

现在北区的人不会来打扰我,灰鸽子的人等我传递消息,我的人在等我指挥……

这种掌控一切的滋味好极了,可是需要考虑的地方很多,环环相扣任何一个环节都不能出现问题!

我拿出电话假装打电话,假装询问出货时间和地点,还说了一些合作愉快之类的。

这是一个烟雾弹,故意放给瞎子和美人鱼的,在这场局中我必须要骗过所有人!

我转手打给小勇,让他安排有豆奶粉的车子离开,路径和第一次的时候一样。

通知完小勇他们就是雨哥,然后招呼瞎子离开,我要把刚才的事情重复一遍!

车子刚刚发动离开,不出所料来了电码,对方询问情况。

我没有给出任何回应,就让他们干着急等着,因为越着急他们就越没有思考能力。

他们能依靠的消息来源只能是我,当他们把我的消息当成唯一来源之后,那他们就得乖乖被我牵着鼻子走!

“瞎子,加快一些车速。”

“没问题!”

车子在土路上飞驰,速度比刚才更快一些,这是我们的第二次离开。

相比第一次突然离开来说,这一次离开也没有任何的征兆,可却多了北区的人过来确认。

这一次灰鸽子的人必然会更加着急,因为他们不能确定是否完成了交货,他们不能确定是否展开抓捕。

如果他们在交货之前抓人,那么他们什么都得不到,反而会打草惊蛇。

我吃准了他们的心理,我也吃准了他们的弱点,这场局的走势还不是我说了算?

口袋里的无线电不停的震动,对方反复询问现在的情况,可我没有给出任何的回应。

井字形的路线被越拉越大,我一直都在盯着手表时间,更在留意路线的时间和距离。

这一次的路线我要拉的更大更长,然后为接下来的第三次脱身做准备,因为下一次我要确保自己真的能够脱身!

‘确认消息,确认消息!’

‘目标已经离开,重复目标已经离开!’

‘收到请回答,收到请回答。’

对方不断的发来消息询问,消息的间隔时间越来越短,说明他们越来越着急。

其实人在心浮气躁的时候判断力都会下降,不管什么样的人,只要失去了耐心和冷静就会大打折扣!

‘不要行动。’我给出了一个电码回复,很简短只有一句话,但这句话就能成为他们的定心丸!

在北区的夜晚反复做局,不停的上演欺诈和套路,真真假假混合在一起让人难以分辨。

除了我之外没有人知道今晚是在干什么,除了我之外没有人知道今晚是否真的交货,把一切都掌握在自己手中!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