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线电已经几次传来消息,灰鸽子的人急于得到今晚出货的消息,我知道他们很着急。

现在他们除了知道今晚要出货之外,其他的几乎是一无所知,他们不知道具体时间和具体地点。

北区边缘的范围非常宽广,他们的眼线应该已经发现了我们,并且把这个消息传到灰鸽子。

此刻他们就像是无头苍蝇一样在焦急的等待,等待我传递出具体的交货时间和地点,估计谁都不愿意错过今晚的功劳!

换位思考如果是我的话,我也不会错过今晚这种机会,更不想错过‘大功一件’的机会!

时间缓缓流逝,夜晚的北区非常安静,突然口袋里的无线电又震动了一下,我伸手一摸还是确认情况的电码。

我看了一眼手表,已经接近十二点钟,我心说差不多了。

“瞎子,鱼姐,咱们上车了。”我招呼了一句,但我却没有上车。

“哦。”

“别着急打火,先黑着灯。”

“知道了。”

我拿出电话打给小勇,这一局的节奏我要掌控好,关键点在于时间的把控!

“喂明哥。”

“小勇,你通知一下,让车上有豆奶粉的车子朝东边开,沿着土路不要换路。”

“好的。”

“告诉他们不要停车,一直往前开,有人拦截就停车。”我特意叮嘱一句,因为不确定灰鸽子是否会提前拦截。

“没问题!”

挂断电话我摸出一支香烟点燃,仔细掐算着时间点,很快在远处看到了亮起的车灯。

彼此的距离大约有三公里左右,在漆黑一片的北区车灯非常显眼,隔着很远都能看到。

我看车灯朝着东边离开,此刻时间是十一点五十五分,距离十二点还有五分钟。

车子离开后周围并没有亮灯,灰鸽子的人应该还在等我的消息,但我并不打算现在就通知他们。

我需要拉开一个时间点,需要让他们看到有车子离开,他们必然会着急!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我一直都在掐算着时间,三分钟后再次打给小勇。

“明哥。”

“小勇,你们开车离开,往东边走,第一个路口往南。”

“知道了。”

挂单电话我转手打给雨哥,十几秒后电话接通了。

“喂三明。”

“雨哥,你们开车离开,往西边走,到第一个路口往南走。”

“好的。”

安排妥当后我转身上了车,刚才并没有人听到我的安排,这一局我必须要做的隐蔽。

“明哥,咱们走吗?”

“走,往西边开,一直往西开吧。”

“好的。”

车子发动迅速离开,北区内亮起了车灯,在夜晚中一定能让人看的清清楚楚。

四辆车我安排一东一西,还有两辆车朝南走,类似于一个井字形的路线。

这个路线可以最大化的分散,让对方无法一次性的拦截。

我没有给出任何的电码消息,现在我需要把这个井字形的路线变大一些,间隔有几公里就可以……然后再通知灰鸽子的人!

车子沿着土路往西开,我刚把手放进口袋还没来得及发消息,无线电再次接收到了一个电码,仍旧是询问现场情况的电码。

灰鸽子的人提前得到了今晚交货的消息,他们亲眼目睹我们来到北区停留,现在又眼睁睁的看着我们离开。

不排除他们狗急跳墙所有人都抓,但是想要抓到不同方向的几辆车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时间地点,重复时间地点,目标离开北区,即将展开抓捕。’

我心说这些家伙真是沉不住气,黑夜才刚刚开始,他们就这么着急立功的吗?

我早就猜到他们可能想一网打尽,可是我有办法让他们按兵不动,现在就算抓了我们也没用。

‘交易还没开始,交易还没开始,不要行动!’我轻轻敲打给出一段电码回复,我要看看他们敢不敢动。我用枷锁代号来发送电码,清楚了解今晚的出货消息,那么明眼人一猜就知道,老灰的这个眼线就在‘熊三明’的身边!

这是一个无法避免的问题,因为我能提供的消息都是关于我们,同样这也是一个绝佳的伪装!

说不定在未来的哪一天,某个人会‘好心’告诉我身边有眼线内鬼,那可就有意思了!

‘对方已经离开北区,重复已经离开!’我收到了对方的电码,可以想见他们的焦急。

‘迷惑,重复迷惑,交易还没开始。’我又回复了一个电码,看看他们能不能沉得住气。

今天晚上一切都由我来掌握,我有时间带着他们兜圈子,同样我要用这个局来获取对方的‘信任’!

对方冒充老灰来跟我联系,他们的真正目的并不是抓毒贩,严格来说那只能算是割草带着打兔子……

他们的目的是抓出我的存在,他们是要确定我的具体身份,要不然他们也不会费尽心机去偷取老灰的档案。

‘收到。’对方半天给了一个回复,看来是半信半疑的,但是周围并没有人来追我们。

对我来说想要获取‘信任’很简单,那就是在一场真真假假的局中给予他们确切的消息!

如果我能顺利获取这份信任,那么接下来我根本不需要老灰来给我提供保护,我就能从他们眼皮子底下出货!

这是一个非常疯狂的计划,但我从不按照套路出牌,我也从不喜欢循规蹈矩。

十分钟的时间车子开了大约七八公里,我招呼瞎子停车,周围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

“明哥,在这个黑灯瞎火的地方停车啊?”

“我自有安排,你听安排就好。”我笑眯眯的说了句,拿出手机通知雨哥和小勇他们。

我的意思很简单,就是让他们调转车头,全部回到刚才停车的地方而已。

现在我扮演双重身份,我自己充当我自己的眼线和卧底,所以我有绝对的掌控权!

“瞎子,调转车头回去,回到刚才的地方……别再问为什么!”

“好的好的,明哥你别激动哈。”

“我不激动,我让你开车是信任,我相信你的能力。”我拍了拍他的肩膀,瞎子的车技是没话说的。

“嘿嘿,那必须的。”瞎子调转车头往回开,在外人看来完全没有任何的头绪。

我们来到这里有过停留,但是没有任何的行动,突然离开又突然调转车头回来,真真假假让人摸不清头脑……

其实现在做的一切都像是出货之前的掩护,多反复几次不但不会引起对方的怀疑,反而会让他们更加深信不疑。

“明先生,今晚我们就在这里兜风吗?”美人鱼小声问了句,估计她并不明白我这么做的用意。

“接货的时候要小心点,因为谁也不知道周围什么情况,也许周围有埋伏呢?也许黑暗中有眼线呢?”

此话一出美人鱼点了点头,车里昏暗我看不清她的表情,但我一直都在小心提防……

在江湖上我可以用真心换真心,但那必须是要经过时间和考验的,并不是随便杀几个人就能获得信任。

底子不干净是一回事,能不能跟我一条心又是另外一回事,两者不能混为一谈!

在我接触白面生意之后,我要小心提防所有人,在狭义上来说任何人都是我不能信任的。

我很了解我现在的处境,表面上我已经站在了大多数人的对立面,可我却无法解释什么。

我无法对任何人解释我的身份,所以我不能排除身边有人反水,毕竟反水也是为了正义……

我并不奢望所有人都能无条件的信任我,我只希望那一天来的晚一些……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