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雪妍很是气愤,自己好心好意带他来,现在连送都不送自己就走了。

秦城并没有理会俞雪妍的怒叫,他一路快步而行,走过条条街道,最后来到一个小巷之中。

“出来吧,还要跟我到什么时候?”

进入这暗巷之后,秦城陡然站定转头,看向身后那空无一人的地方。

“嘿嘿,没想到你出窍境修为,神识到很敏锐。”

一个身影缓缓从虚空中出现,他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

正是此前在胡风府邸外,出现的那个大汉。

“你我似乎没有交集吧,为何一直跟着我?”秦城道。

“的确我们素不相识,也没有仇怨,但有句话叫怀璧其罪,你懂吧。”壮汉嘿嘿一笑道。

“小子,在府邸前,我拿上亿灵币,你都不愿意说出你打动胡风的信息,现在逼得没办法,只好抢了。”

“我不愿说,你就抢?”

秦城冷笑道:“你不是被逼没办法,而是看我修为低于你,好欺负吧。”

“那胡风虽然性格古怪,但也答应过不少人的请求,你找上我,无非是因为你觉得你能赢我,从而逼问对吧。”

“你说的没错,你要怪就怪你太弱,让我动了其他心思。”壮汉也不隐瞒,直接道。

“动手之前,我有个问题。”

秦城淡淡道:“东皇古城内不允许动手,你如何逼迫我交出信息。”

“哈哈,你应该是新来的吧。这古城虽然有规矩,但下有对策,只要不闹到天翻地覆,谁又会管这闲事。”

“就让我来教教你古城的生存之道。”

壮汉狞笑一声,他一伸手,顿时一个造型奇特的阵盘飞出,随后轰的一声爆鸣,整个小巷,顿时被笼罩在一团白色光幕之中。

“现在这空间已经被锁死,我无论对你做什么,这古城都不会知道。”

壮汉得意一笑,他低吼一声,分神境一品的修为爆发而出。

“元气,你是古炼体士。”秦城微微惊诧。

“没错,在这被局限的空间,我炼体士的能力,能够比灵气修士更强。”

“说出你的秘密,不然死!”

壮汉说话之间,身体陡然飞出,却是利用秦城注意力在他话语的时候,出手偷袭。

古炼体士的力量本就强大,壮汉这一拳轰出,更是撕破空气,轰响阵阵。

好似流星一般,瞬间便来到秦城眼前。

砰!

壮汉瞳孔猛地一缩,他认为自己必中的一招,竟然被秦城抬手挡住。

“元气,你也是古炼体士。”

壮汉感受着秦城手中的力量,顿时有些吃惊。

古炼体士相对较少,而且秦城看样子,也不想炼体修士一般。

“没错,好久没用炼体士的手段,都快要僵硬了。”

秦城冷笑一声,手臂之上,数道封印瞬间爆开,让他力量顿时暴涨。

他一拳挥出,将壮汉直接打飞。

“失传的神王古印,你,你是什么人。”

壮汉从空中落下,惊疑不定。

秦城并不做声,身影闪烁而出。

“找死!”

壮汉低哼,也是冲出。

两人拳头再度碰撞,一瞬之间,壮汉和秦城都是交手了几百次。

劲气在屏障内激射,空间几乎被撕碎。

最后一拳轰击,碰撞犹如闷雷声响起。

秦城倒飞而出,落地后退了三步。

壮汉身体一晃,只是退了一步。

“就算你也是古炼体士,但我是分神境,你不过出窍境。”壮汉冷笑一声,重新恢复了自信。

“但你忘了,我不光是炼体士。”

秦城嘲讽的盯着壮汉道:“真是蠢材,以为我给你对拳?看看你的手吧。”

壮汉一愣,随后猛的低头,随后面色大变。

不知何时,自己那拳头上,竟然多了一些黑色的火焰,他陡然看向另一只手,幽蓝的火苗正在不断燃烧。

这火焰是秦城打出来的?

自己竟然毫不知情。

“啊!”

这火焰眨眼之间,就将他的双手融化,露出里面的骨头。

壮汉发出惨叫之声,瞬间疼的在地上打滚。

而让他更加惊恐的是,无论自己如何调动元气,这火焰就是不熄灭,而且不断攀升,竟然朝着自己手臂甚至全身涌去。

“小子,饶命,饶了我。我们都是古炼体士,同宗同源,应该相互帮助。”

壮汉慌了,他顾不得其他,立刻求饶。

“同宗同源,你杀我的时候,可没见到你有这善念。而且本来我不敢杀你,但这得感谢你告诉我,此物可以遮蔽古城的阵法监视。”

秦城冷笑一声,抽出青铜剑,走过来,一剑斩下。

配合两种至火,这大汉头颅瞬间掉落,神魂也被至火燃烧一空。

对于这种没有仇怨,想杀自己的人,秦城自然不会有丝毫怜悯。

捡起地上属于壮汉的储物袋,秦城一把将那阵盘抓了起来。

这东西倒是有些用处,说不定自己日后用得到。

稍稍研究了下,秦城便了解这阵盘的使用方法。

随着他打入一道灵气,这区域外的白色光幕瞬间消失。

“这壮汉死了,你们还要来尝试一下吗,我随时奉陪。”

秦城提起壮汉的尸体,看着小巷外的黑暗处。

他眸光冷冽,一簇火焰从掌中冒出,顷刻间这壮汉尸体便烧成了灰烬。

黑暗中的几个修士,都是面色微变。

这壮汉陡然出手,比他们都快了一步,此前几人还在暗自懊悔。

他们以为壮汉会赢,没想到秦城却笑到最后。

而更让人惊心的是,秦城此时的状态极为饱满,看不出丝毫受伤的样子。

这么快就越级击杀了一个分神境一品修士,秦城的实力,也在众人心中快速拔高。

“小友误会,我只是过来看热闹的,既然热闹看完,我就先走了。”

一个老者笑着走出,看了秦城一眼,转身便走了。

“我没有恶意,只是想询问你得到见面机会的方法。”那女子摇头道。

“确实,我们都有不得已的苦衷,需要这药尊帮忙,希望你能成全。”一个中年人也走出来拱手道。

秦城沉默了一下,摇头道:“恐怕你们要失望了,我能获得机会,是因为某种特殊宝物,此物你们没有,所以我的方法你们用不了。”hf();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