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项云的声音落下,峡谷中一道白光闪动,两道身影已经是出现在了峡谷之外,站在项云的身前。

站在前面的是一名中年男子,身着一袭青灰色劲装,长发竖于脑后,身形笔直如枪,眼眸长而窄,眼角微微向上翘起,整个人却给人一种冷峻傲然之感。

来人就这么静静的立在原地,不苟言笑,周身却释放出一种冰冷锐利,令人不敢逼视的霸道气势,而如此惊人威势,也唯有圣级强者方能具备。

在男子身后的,是一名锦袍青年,容貌英俊,衣着华贵,但其眉宇之间那一缕阴翳之气,却让青年面容显得有些阴厉。

不过项云的目光落在青年的身上,却是露出了一丝玩味的笑意,因为眼前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与自己打过不少次交道的龙皇之子‘傲风’。

见到项云朝自己看来,傲风的表情多少有些不自在,甚至是目光躲闪,有些不敢看向项云。

此时,站在傲风身前的中年男子朝着项云一拱手,主动开口道!

“在下鹰涧峡谷四卫之一“龙潜”,见过项宗主,先前多有失礼之处,还望勿怪。”

“四卫之一”听到这四个字,项云微微一动,感情此人就是鹰涧峡谷是四大龙卫中的一员了。

项云已经感知到了对方的修为,圣级初期之境,看起来并不惊人,但对方的云力浩瀚,根基极其浑厚稳固,气息也是悠长无比,显然不是普通的圣级初期强者。

看来这鹰涧峡谷的四卫,也绝非等闲之辈。

当然,项云也只是微微有些诧异罢了,以他如今的眼界和实力,面对此等境界的圣级强者,根本无需畏惧。

冲着对方抱拳还了一礼,项云轻笑道。

“在下乃是兽皇山大祭司项云。”

说罢他目光转向龙潜身后的傲风,目光幽幽闪动,脸上冷笑之意毫不掩饰。

“傲风殿下,你我可是好久不见,不知最近你过得可还好呀?”

“呃……”被项云的目光盯住,傲风的身躯不禁骤然一僵,脸上阴晴变幻了一阵,这才挤出一丝笑容道。

“晚辈何德何能,能劳动项宗主挂牵,晚辈一切都安好。”

如今的傲风面对项云,再不复当年的狂傲,甚至于还显得有些战战兢兢,心虚不已。

毕竟,如今两人的差距实在是巨大,哪怕傲风还是那个龙皇之子,然而,项云如今却成了一方超级势力的宗主。

两者论身份地位,傲风所谓的龙皇之子身份,根本就不值一提,更何况龙皇的之女众多,而他还是极不成器的一个。

当然,这一切都是其次的,更关键的是,傲风十分清楚,对面这位项宗主究竟是怎样一个狠人。

且不说当初的项云,对他就从未畏惧过,数次差点对他下杀手,如今对方更是连正道联盟的监察使者,都敢当众斩杀,鹰涧峡谷实力虽然强大,但比起整个正道联盟,还是无法相比的。

这个项云就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疯子,若是惹怒了他,自己的身份,怕是屁用都不顶,直接就会被对方斩杀。

想起两人过往的恩怨,傲风自然是心中惴惴,莫说招惹项云,他还生怕对方找自己的不是,此刻老老实实的以晚辈之礼拜见。

见到傲风恭敬的态度,项云只是淡淡一笑,却是看都不多看他一眼。

虽然两人曾经的确是仇深似海,可以项云如今的实力和地位,傲风在他面前,便如蝼蚁一般,他抬手间便可将对方毁灭。

这种巨大的差距,让项云对于此人完全失去了兴趣,更兴不起斩杀对方报仇雪恨的心思。感受到项云那直接无视的神态,傲风心中一震,暗暗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心中却是有些屈辱。

想不到当年在自己眼中如蝼蚁一般的存在,如今竟然成为了自己都不敢得罪,而要恭敬对待的大人物。

“这家伙到底是怎么修炼的,真是一个变态!”

与此同时,项云已经看向了龙潜道。

“龙道友,在下和蝎王是前来找我家兽皇大人的,不知现在我们可否进谷呢?”

闻言,龙潜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好像刚才谷外发生的事情都不存在。

“项宗主说笑了,既然项宗主是兽皇山的大祭司,自然可以入谷,在下这就为两位领路,请!”

龙潜说着,果真在前方与傲风,一同为项云和蝎王领路,向着峡谷方向遁去!

此刻,峡谷内已是金光减退,雾海收敛,显露出一条长长的幽深道路,而先前的八大战将,此刻也已经现身,八人都是半跪在地,抬眼看着面无表情的龙潜,八人都是心中惴惴不安。

但最终,龙潜与项云等人,都是从八人头顶一掠而过,一言未发。

只是在几人远遁而去不久,这里的八人正以为事情已经过去之时,耳边忽然传来一声冷哼!

“哼……!”

这一声冷哼,如闷雷炸响,八人都是身形剧颤,口鼻溢血。

耳边又响起龙潜冰冷的声音。

“没用的东西,我鹰涧峡谷威名赫赫,岂有你们这等临阵退缩的鼠辈,每人回去领受灭龙鞭十鞭,面壁思过!”

八人闻言俱都是脸色发白,却是不敢有丝毫异议,纷纷朝着谷内的方向拜下。

“属下愿领受责罚!”

此刻,?项云跟着龙潜一路向前,在峡谷中遁行,对方虽然面无异色的在前方领路,身后的项云却是露出玩味的表情。

刚才对方暗中所为,以项云的神念之力自然是察觉得一清二楚。

四人沿着峡谷前行不久,竟是直接从陆地过渡到了海水之中,也不知鹰涧峡谷用了何种神通,通道连接处的海水,竟是被从中分隔开来,形成了一条通道,一路向下,延伸到了海底深处。

步入其中,众人可以看到大海中的各种景象,游鱼、水藻、珊瑚、礁石……触手可及。

此刻,龙潜忽然开口道。

“距离禁地排位之战开启之时,还有三日时间,今日我鹰涧峡谷西龙王作为代表,召集其他三大禁地和万兽窟的代表们会晤,正在商谈和安排三日之后的战事。

兽皇大人也参加了今日的会议,不如我先带项宗主去几位兽王休息的府邸,稍作等候吧。”

闻言,项云却是摇了摇头。

“既然几大禁地和万兽窟的代表都在,那在下不妨前去拜见一番,正好认识认识。”

“这……”龙潜面露犹豫之色。

“怎么,这场会议如此隐秘,我还去不得吗?”

龙潜尴尬一笑。

“项宗主说笑了,既如此,在下这就为你领路。”

……

与此同时,距离天璇大陆南部海岸,百里之遥的深海地带,一座庞大的宫殿建筑群,就这么屹立在这片无尽海域之中,一道巨大的光幕遮天蔽日,将整个宫殿包裹在内,隔绝了万顷海水,如一座海底龙宫!

而此刻,在这些建筑群中,位于中心处的一座圆形大殿内,正在开启一场会议。

强大禁制笼罩了整个会场大厅,一张巨大的圆形桌案陈放在大厅中心,圆桌周围,分别摆放了五张雕刻蟠龙图案,通体以黄金打造的巨大长椅。

此时,在五张金椅之上,皆坐有一人。

位于正东方的,是一名身着华贵锦袍,头戴黄金冠,腰缠蓝田玉带的青年男子,青年面如美玉,五官精致,容貌俊美妖异更甚女子。

居于青年左侧之人,是一名体型魁梧如山,浓眉厉目,一头短发如钢针根根竖立的中年壮汉。

壮汉身形巨大宛如一尊巨人,那超出常人体型许多倍的黄金座椅,在他的身下,便如同一张小板凳,脑袋竟是还高出了椅背大半截。

而居青年右侧座椅上之人,则更为奇特,说他是人,倒不如说他是一团火焰。

此人虽是人形,但却身躯却是由赤红色的火焰凝聚而成,看不清他的身形,只能够看到赤红色火焰凝聚的面庞上,两点微微闪动的幽蓝色光点,是他的双眸。

而再向下,则是身着一袭金色战袍,头戴王冠,宛如女皇一般,高高在上的莫离冰,此刻的莫离冰面容平静,不苟言笑,周身释放出一股冰冷的气息。

在莫离冰身旁,是一名身着黑色劲装,身形高大的青年男子,男子容貌英俊,一头天蓝色的长发,瞳孔亦是闪烁着妖异的蓝色光泽。

在男子右侧面颊上,有着一道清晰可见的疤痕,但出现在男子这张英俊面庞之上,却丝毫不显得违和,反而有一种邪异的美感,多了几分男子英气。

只是此刻男子的一双蓝色眼眸,却是直勾勾的盯着他身旁,冷艳如冰的女皇莫离冰,目光炙热,竟是丝毫不掩饰眸中,强烈的征服**!

在场五人,除了莫离冰以外,其余四人,皆是气息浩瀚,周身道法隐隐流转,显然已经达到了地仙之境。

特别是那正东方位的金冠男子,一人气息澎湃如潮,直接压过了其他人。

此刻会场内一片沉寂,良久,居于正东方座位的俊美青年,终于是轻咳一声。

“咳咳……”

“诸位,先前我已经将这次禁地排位之战的规矩说的很清楚了,与往届也没有太大的差别,若是诸位没有意见,就请表决吧。”

说着,青年目光首先看向了自己左侧,那高大如山的中年汉子,温润如玉嗓音再度传出。

“呼延少主,你白泽荒原一方可有异议?”

闻言,那壮硕汉子,眸光一闪,直接开口,声音粗狂浑厚,宛如雷鸣。

“白泽荒原没有意见,一切就按照西王安排的进行就好,反正与往年也没有不同。”

闻言,青年微微点头,目光又看向右侧,那火焰之躯的人形身影。

“宁首领,你蛮荒火渊的意思呢?”

那火焰身影一双幽蓝色目光平静,也不见他开口,却是传出一道沙哑难听的声音。

“我蛮荒火渊也没有意见。”

“我兽皇山也没有意见。”莫离冰此刻也直接回答。

青年微笑点头,最后将目光看向了那名,居于末席的刀疤脸青年。

“混沌王呢?你万兽窟作为这一届的挑战方,也是第一次参加禁地排位战,对于赛事可有异议?”

闻言,那刀疤脸青年嘴角扯动,笑容玩味的摇头道。

“只要兽皇大人没有意见,我万兽窟自然也不会有,毕竟兽皇山才是我万兽窟此次所要挑战的对手,您说是吗,我的兽皇大人?”

青年说完,还颇为挑逗般的朝着莫离冰眨了眨眼睛。

对此,莫离冰只是目光漠然,一言不发。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