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35章 砸穿神殿

鬼气被一分为二,本体的修为大损,如血肉生灵的身体被劈成了两半。

龏殇本就威名在外,在枯法山,更是一拳打穿云镜上人的胸膛,战力绝对是太虚巅峰。

赵悟自知今日事败,因此,相当果决。被困在冥光咒中的那一半鬼气,如同另一个他,随着鬼语声响彻神殿,鬼气燃烧起来。

显然是施展了某种禁术,温度高得可怕,刺眼灼目。

“嘭!”

冥光被烧穿,火焰爆炸式的疯狂外溢出去。

虽不是自爆神源,但却是太虚大神一半生命和修为,在一瞬间转化为了毁灭性的力量。无量之下,任何修士面对这样自杀般的一击,都得避退。

甚至,不一定逃得掉。

张若尘只感觉火焰排山倒海一般涌来,煌煌慑人,堪比神王一击,烧穿空间,磨灭规则,似要将整座神殿都化为灰烬。

“哈哈,龏殇是你自己要多管闲事的,真以为修为领先一步,就能压制本座?即便自损一个元会的修为,本座也要杀你。”赵悟笑声疯狂,回荡在神殿中。

但很快,笑声戛然而止。

只见神殿中,空间颤动,一只青铜大鼎飞了出来。

鼎身旋转,爆发出璀璨白光,空间随之扭曲,将毁灭性的火焰,卷入空间漩涡,随后尽数收入进了鼎中。

鼎身上,古老的纹路闪烁,数之不尽的本源规则流动。

张若尘右手举过头顶,掌心喷薄混沌霞雾般的神气,青铜大鼎在掌心旋转。片刻后,鼎中飞出一枚光芒绚烂的魂丹,落入手中。

不知情的修士,可能会认为,张若尘是丹道神师。

但赵悟却知,那枚神丹,乃是他一半修为凝练而成。如此快的速度,如此诡异的炼丹方式,简直堪比丹道太上。

“就你话多,早就想炼了你。”张若尘学着龏殇的语气,冷测测笑道。

六座神阵中,赵悟的真身慌乱而惊恐,吼声:“九鼎,九鼎,你居然得到了九鼎……龏殇,你怎能有如此机缘?”

“既然知晓了本座的秘密,今日,便留不得你。”

张若尘身上杀气大增,蕴含死亡意味的黑暗神气,从身上弥漫出来,化为一个黑洞。

雾隐从炽?球中冲出来,凝出鬼体,惊呼道:“龏天子,莫要杀他,得留活口。”

就在雾隐拦住张若尘的一瞬间,赵悟催动六座神阵,凝成六座阵法世界,向殿中的二人镇压过去。

六座阵法世界中,爆发出凶猛的攻击力量。

各种如同神通般的杀芒,狂风骤雨的落下,像数十位神灵齐齐出手。

张若尘无所畏惧,身形笔直挺拔,手举地鼎,大步向前,引动整个酆都鬼城中的天地本源规则。

“哗啦啦!”

本源神光笼罩青苍神殿,散发出来的光芒,将酆都鬼城永恒的黑夜照亮。

“轰隆!”

这座号称地狱界第一城的神城,以中央鬼帝府为中心,猛烈晃动了一下。

鬼帝府外,建筑一片片倒下,化为废墟。

不知多少修士,被散发出去的神力冲击波,打得魂飞魄散。更多的鬼族修士,爆成一团团鬼雾。

但城中有数之不尽的阵法阻隔,造成的破坏力,并不算太大。

六座神阵和青苍神殿,皆被地鼎一击打穿。

六座神阵世界在青苍神殿的上方显现出来,一层叠着一层,像六层世界塔,皆疆域辽阔。但,一个直径千米的窟窿,贯穿六座世界。

非常震撼的画面,因为六座神阵世界与真实世界没有区别,甚至比真实世界更加稳固。

这得多强的力量,才能将六座世界齐齐打穿?

望向中央鬼帝府的修士,无不震撼,以为有神王出世,手持战戟,捅破了天地。

本源神光在六座神阵世界之间蔓延,久久难散。

厚重的天地本源规则,和混乱的神劲力量,将中央鬼帝府中的大片区域笼罩,赶来的神灵,根本无法闯入进去。

包括一些太乙、太白大神,一旦靠近过去,神躯都出现分解迹象。

赵悟没能逃走,被张若尘镇压在了鼎下。

他神躯强大,身上神纹如金刚铁链一般坚固,地鼎爆发出来的本源神光,短时间内,居然都无法将他分解。

这种老牌太虚大神,的确都不是易于之辈。

张若尘一只手举鼎,一只手捏成爪形,一点点破开护身防御,击穿神境世界,抓入进赵悟的鬼体中。

五指散发本源神光,强行搜魂。

“你……你休想……”赵悟的精神意志强大,鼓睁眼睛,与张若尘对抗。

但,地鼎威能强大,镇压得他无法动弹,任何拼死手段都施展不出。

“找到了!”

张若尘手指穿透赵悟的神海,在无边神海中,抓住了神源。

在这一瞬,赵悟敏锐的发现了什么,眼中露出惊疑神色。

无他,只因张若尘在寻觅他神源的时候,使用了强大的真理之力。这股真理之力之纯粹,之强大,远胜真理使者,与真理主神相比,都已相差不远。

赵悟对眼前这个“龏殇”的身份产生怀疑,但无法再开口。

半晌后,搜魂结束。

张若尘将赵悟的神源取出,捏在手中,眼神变换不定。

地面上,赵悟的鬼体,时凝时散,被一道道精神力锁链缠绕,完全禁封。

雾隐站在一旁,看着手持地鼎的龏殇,心中震撼莫名。

十万年不见,这老家伙的修为,竟恐怖到了如此地步,赵悟连禁术都施展出来,依旧没有还手之力。

更可怕的是,他居然可以在顷刻间,锁定赵悟的神源,并将之取出。

这……

神灵的身体,就是一座世界。

神灵的神海,更是世界中的世界。

即便神躯被打碎,神海也能不灭。

即便神海被击穿,神源也能隐藏于无形,如同在大海中藏了一滴水。

只要神海不灭,神源还在,神灵的肉身哪怕灰飞烟灭,修为依旧有重新恢复到巅峰之时。

不过,雾隐看出,龏殇之所以能这般强横,乃是借了地鼎之威。

传说中的九鼎,果然是宇宙重器,持一鼎,就能横扫同境界的神灵,纵横无敌。持九鼎,或真能号令天下。

雾隐心怀敬畏,走了过去,拱手一拜,道:“多谢龏天子出手相救,帮中央鬼帝府除了这一大患。天子搜魂后,可有结果?”

张若尘抓着赵悟的神源,傲然冷酷,眼神斜瞥过去,道:“量使乃是三煞帝君的弟子,湟恶神君。”

“赵悟之所以这么不堪一击,乃是因为,他将不少神魂献给了湟恶神君。若无意外,湟恶神君已经知晓这里发生的事了!”

雾隐神色惊变,这件事关系太大了。

湟恶神君若是量使,三煞帝君岂能脱得了干系?

三煞帝君可是尸族族长,更是二十诸天之一。

雾隐毕竟是活了数十万年的存在,很快冷静下来,道:“他们到底在谋划什么?”

“他们先是关押了尺姹罗,又擒拿摇光帝妃,现在又对你出手。你还猜不到他们想要做什么?”张若尘反问一句。

雾隐道:“尺姹罗是被薛常进关进神狱,龏天子的意思是,薛常进也是量组织成员?”

张若尘眼神凌厉,哼声道:“若没有身居高位的内应,湟恶神君敢在酆都鬼城谋划这么大的事?”

雾隐沉思片刻,双瞳中,涌出愤恨的火焰:“原来如此,看来当年的张若尘,还真就只是一个替死鬼。再次感激龏天子出手相助,此等人情,酆都鬼城必定铭记。本座这便传讯鬼神殿和各大鬼帝府!”

张若尘没有阻止雾隐,毕竟中央鬼帝府中发生的事,必须要给外界一个交代。

雾隐若真能将消息传出去,倒也是一件好事。量组织再想掌控酆都鬼城中的神阵,将难十倍、百倍。

但,张若尘并不觉得,这么大的事,只有湟恶神君和薛常进在谋划,暗中必然还有强者。

十六量使,到底来了几位呢?

可惜赵悟加入量组织的时间太短,知道的东西很少。

“本座得离开了,中央鬼帝府千万不能出意外,你得稳妥守护。对了,先前赵悟提到过的龚兰、龚白,最好先控制起来。另外……艳阳天主刚才与赵悟密会,多半也是量组织成员。”张若尘严肃道。

提艳阳天主,完全是张若尘夹带的私货。

实际上,张若尘根本不认为他是量组织成员。

雾隐眼中戾气涌动,经历了今日之事,他对量组织更加深恶痛绝,欲尽除而后快。

何况,消灭量组织成员,是泼天大功,鬼帝和天尊回来后,必有重赏。

龚兰、龚白、艳阳天主……哼,等着瞧,宁可杀错,不可放过。

张若尘突然停步,又道:“地鼎的事,还请为本座保密。此鼎,将来是要献给天父,若是走漏风声,你当知会是什么后果。天父那边……哏哏!”

“天子放心,雾隐必然守口如瓶。”

雾隐躬身拜了下去,言辞真诚,充满敬意。

但,张若尘对他的这份保证,是丝毫都不信。

地鼎出世,而且他又亲眼见识了地鼎的威力,不动心才是怪事。

无所谓,至少酆都鬼城中量组织被消灭之前,雾隐就算再贪婪,也绝不会轻举妄动。更何况,龏天也不是任何人都得罪得起。

(本章完)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