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字塔内部的结构是环形的,也就是一圈绕着一圈的,然后被一条又一条的通道给串联了起来。

所以当科考队伍走起来的时候,就仿佛置身在了一个全是石头打造的迷宫内,这是让人极其烦躁和容易产生情绪的一种环境。

首先是通道里都是那种大型的条石垒砌成的,石头长得都一样,这时走的时间稍微长一点的话,就会感觉眼前的景象全都一样了,然后还是没有尽头的,有点类似于是鬼打墙的那种状况。

当温格和王赞等人从最后一个墓室里出来,走了大概将近一个小时后,有两三个科考队员忽然间就忍不住的唾弃起来,说话的时候嗓音沙哑,情绪还有点暴躁,这种状况也是难免的。

王赞也曾经听林汶骐说起过,他们盗墓团伙在最初进古墓的时候,经验和技术都稍微差一点,如果碰到大墓的时候,就难免会困在里面的时间稍微长一点,再加上墓中相对闭塞的环境,潮湿阴冷的气息,还有的就是对未知也会产生恐惧,人就会心发慌了,这种状况下,人是要排除这种烦躁情绪的,比如用抽烟和喝酒,还有就是互相交流等方法解决。

而这一点,温格的科考队就没这种经历了,他们以前所做的研究都是有着大批人员的,还配备了各种机器,并且多数时都是在地面上进行的,真的是很少进入地下这么深的古墓。

王赞将自己的经验分享给了他们,那几个科考队员果真就好转了一点,至少不那么的狂躁了。

王赞虽然能帮别人解决掉眼前的一点困难,其实越往里走的话,他心里也是挺没底的。

为啥?

进入金字塔内部的距离实在是太深了,而后方的进口处又被堵死了,如果不能找到正墓室,然后在找到另外的一个出口,他们这一行人是很有可能在金字塔里呆上几天的,而时间一长的话,补给够不够的暂且不说,人的恐惧是还会上升的,真到那个时候的话恐怕就难以控制了。

“王赞,你说我们有没有可能是出不去的?”叶惠辰跟在他身边,小声的用国语交流着。

王赞看了她一眼,笑道:“怕了?”

叶惠辰叹了口气,说道:“说不怕是不可能的,毕竟走了这么远,回头路又不行,我们就只能一门心思向前了,可万一要是找不到出口呢?我觉得,你先前所说的那些也都是猜测出来的,毕竟你也没有经历过苏美尔人建造的坟墓”

王赞点头说道:“你说的很有道理,我说的一切都是推论和猜测,这里我也是第一次来,所以我说的凭什么能有用?如果是在进来之前,和刚进来的时候,我也会有所怀疑,不过走到现在的话,我多少心里都已经有底了。”

叶惠辰想了想,说道:“你觉得是,苏美尔人是从东方迁徙过来的,有很多特征都跟国内相同?”

“对,就是这么回事,我之前在那个墓室里的石棺上面发现了一些图形,这看起来很像是奇门遁甲中所记载的,这些东西我都熟悉的很,而且有一点你也没有察觉到,可能是你们都不懂的缘故”

“什么?”

“咚咚”王赞伸手敲了下身旁的石壁,跟叶惠辰说道:“走了这么长时间,你就没感觉咱们绕的圈子有什么规则么?”

叶惠辰茫然的想了想,然后看向了身旁的文勇,对方耸了下肩膀,说道:“我以前就是个当兵的,没太学文化课,你们说的这些太深奥里,我听不懂,不过我感觉好像是挺有规律的?但我也说不清楚”

其实在金字塔外围墓室的时候,王赞也没瞧出这个规律是什么,或者是他压根也往这方面去想,但是当他们从外围向着里面深入的时候,走了一个多小时,王赞的心里就渐渐的有数了,并且随后在挺长一段时间里,他始终都是默不吭声的,就是在留意着这个规则。

“八卦!”王赞说道。

叶惠辰瞬间就愣住了,不可思议的问道:“你的意思是说,这里跟八卦有关?”

“不是有关,根本就是我们走在了一幅八卦图中……”王赞拿着手里的电筒朝着前面右侧的一幕墙壁照了过去,墙上这时出现了一个缺口,有两个巨大的垛子镶嵌在了墙内,同时形成了另外一条通道。

王赞接着说道:“这个造型在八卦里属于坎位,为水,你要是不信就趴在那边的墙上仔细听着,肯定能够听到点轻微的水流声,这个水就是之前那四间墓室当中出现的河道流出来的水,是可以贯通整座金字塔的”

“然后,除了我们进去过的那四间墓室外,这一路上还遇见过四个被打造出来的安放陪葬品的墓室,算起来的话这一共就是八间石室了,如果根据九宫八卦直说来进行排局的话,这八间石室就相当于是休门、生门、伤门、杜门、景门、死门、惊门、开门,这八门了,另外我们再接着往下走,还会碰见排局中的三奇,两仪和四象等等”

叶惠辰和文勇听着的都是云里雾里的,这些词他们都听说过,因为在很多的电视,小说中你都能听到这些,而且还是从小到大都可以听到的,但是听归听啊,可一般人谁能了解到这些呢?

叶惠辰苦笑着说道:“你就直接跟我说结果得了,我承认自己对于咱们国家历史当中的蕴藏的那些知识宝藏确实知道的太少了”

王赞叹了口气,幽幽的说道:“是啊,知道的确实不多,我们国家五千年的历史长河中,有太多的隐秘还没有被挖出来呢,你却跑到万里之外去研究别的国家的历史,你说你累不累啊……”

关于金字塔内的结构式跟九宫八卦有关的这个发现,王赞也是惊异之中带着极度欣喜的。

为啥呢,很简单的,不了解的不懂的,那自然未知也就最多了,可要是自己熟悉的呢,那就是前路明亮了。

关于九宫八卦,其实就现在来说也没人敢讲自己研究的能有多透彻,因为这几乎是个可以无限探索的东西,那就算不能全部了解透了,可总归王赞还是很熟悉的,连山,归藏,奇门遁甲中有很多东西都是从九宫八卦中演变而来的。

所以,王赞现在反倒是托底了一些,他只想着继续往里深入,走进金字塔内部的正墓看看。

这个地方,就是八卦最为核心的区域了。

“如果我们去到正墓之后发现,里面的构造依旧跟八卦有关,那就会有阴阳两极的布置了,八卦是可变的,那在这里的变化就是,先前已经死了的路,不能回头的路,将会就此变成一条直通向外部的通道……”

时间的流逝在这种情况下就显得有些缓慢了,明明科考队员们感觉他们进来之后至少已经过去了两天的时间,但一看表后才发觉过了十几个小时而已,由于没有黑天和白天的说法,就好像时差出现了问题一样,此时应该是在凌晨左右了,一般人都没有什么困意,但身体肯定已经进入疲劳期了,这时要是不赶紧睡一觉的话,那要不了多久这种疲惫会让人连动都难得动一下的。

这个道理温格倒是懂的,于是在找到一处平坦宽敞的地方之后,他马上就下达了原地休息,吃一些东西,然后赶紧睡觉的命令,另外还得要安排上守夜的人。

科考队里安排出了四个人轮流来守着,说是守夜其实情况也不是很复杂,就一条通道前后只要有人站着别有什么意外出现就行了,而自从他们从外围的墓室进来之后,就也再没有发生过什么异常了,所以在吃过东西后这些人全都席地而睡休息了起来。

王赞的身上肯定是没啥任务的,毕竟这一路上来说他肩膀上的担子压得是最沉的,再一个是他本身也没有急躁和恐惧的情绪,所以吃了点东西后他很快就睡着了,文勇睡在了另外一边,将叶惠辰给护在了他俩中间的位置。

人么大部分都是这样的,就像科考队在赶路的时候偶尔歇息都不会感觉有多大的困意,可是当躺下来的那一刹那,闭着眼睛想要睡觉的时候,睡意几乎就是席卷而来了,毕竟历经十几个小时的折腾,再加上情绪的跌宕起伏,躺下没多久几乎就都发出了微微的鼾声。

就连叶惠辰也顾不上什么知性和气质了,直接倒下后就蜷缩起了身子,而这里面也就她能睡的最安心了,毕竟左右两边躺着王赞和文勇,这两位都跟哼哈二将似的,将她给牢牢的护着呢。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两个守夜的人在鼾声的催眠之下,本来是贴墙站着的,于是在不知不觉间身子就顺着墙壁滑座在了地上睡了过去。

顿时,整个科考队里的人全都进入了梦乡,这一睡压根不知过去了几个小时。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