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桑榆是在顾沉回到家后的二十分钟左右到的家。

一天没看见女儿了,简桑榆是真的特别想。

一天在外面和米那几人小姐妹逛街做美容,时不时的就会想着女儿在家里会不会哭,就算是在微信里听到纪千泊说小酸奶就哭了半天,下午就不哭了,简桑榆还是放心不下。

孩子出生以后,简桑榆每天都和孩子在一起,所有的工作,简桑榆全部都推了,一直陪伴到现在。

也是当妈了简桑榆才真的体会到这种亲缘上放不下的羁绊。

“外公,妈,哥,我回来了。”简桑榆在门口换鞋,大声的朝着里头的长辈们打着招呼。

而后才朝着顾沉怀里的小酸奶看去,十分温柔的说着。“小酸奶,妈妈回来了~”

小酸奶一下子就兴奋了起来,小手朝着简桑榆的方向使劲扑腾。

顾沉不得,抱着小酸奶朝着简桑榆走去。

“哎呦我的宝贝小酸奶,今天有没有想妈妈啊?”简桑榆将孩子抱了过来,亲了一口。

小酸奶连连点头,也伸手捧住妈妈的脸去亲妈妈。

简桑榆今天出门化了妆,所以避开了小酸奶的嘴,而是用额头碰了下小酸奶的额头。

顾沉在边上看着心里犯酸,这闺女,十几分钟前还说妈妈坏呢,妈妈一回来,还是着急的投入了妈妈的怀抱。

“小酸奶,让妈妈休息,爸爸抱。”顾沉朝着小酸奶拍拍手,“爸爸带你骑马飞高高。”

小酸奶一听,直接紧紧的搂住简桑榆的脖子,大声的拒绝,“白要~”

跟着,小丫头就让顾沉开始怀疑人生了。

小酸奶只用一只手勾住妈妈,另一只手指了指边上的顾沉。

奶声奶气的道,“粑粑,坏!”

“哦?爸爸坏?爸爸怎么坏了?”简桑榆好笑不已的问。

小酸奶又指了指妈妈,继续说,“妈妈~”

说了两个字,小酸奶摇摇头,又伸手比划了个不的意思,才说,“不给饭。”

再摸摸自己的小肚子,“妈妈,肚肚饿。”

可能别人会听不懂小酸奶在说什么,但是当妈的简桑榆立刻就听懂了。

“小酸奶是说爸爸坏,因为爸爸不给妈妈吃饭,让妈妈饿肚子对不对?”简桑榆问。

小酸奶眼睛一亮,嗯了一声,还点了头。

顾沉:“恩????”

简桑榆直接朝着顾沉扫了一个眼风过去,语气不善,“顾沉,我招你惹你了你要饿我肚子?”

”没有。“顾沉摇头否认。

“有!”小酸奶这句话说的那叫一个咬字清晰的。

“哼!”简桑榆瞪了眼顾沉,“你完蛋了!今晚你睡书房,我和小酸奶睡!”

小酸奶开心的咧着嘴笑了,抱着妈妈,小脸蛋在妈妈的脸上蹭了蹭,“妈妈睡~”

顾老爷子在边上哈哈大笑。

抢简桑榆大战,这一场,顾沉惨败。

“小酸奶这像谁?”纪千泊哭笑不得的问。

“像她姨婆,清溪小时候也是这样鬼机灵。”顾老爷子道,“小酸奶和清溪这个姨婆可亲近了,指不定是顾清溪教出来的。”

“你妈妈就算是丢下你去玩,你也是妈妈好,妈妈香,爸爸就是一根草。”顾沉酸不溜秋的看着自家媳妇儿和闺女。

反正自从闺女大了,开始认人了,开始知道黏妈妈了,他就像是条酸菜鱼。

又酸又菜又多余。

抢媳妇儿这件事上,没一次能抢得过闺女。

小一点的时候,闺女一哭,媳妇儿再晚都会跑过去陪女儿。

倒是他,夜夜睡了个寂寞空虚冷。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