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药仙的话,陆隐眨了眨眼,“前辈这是,什么意思?”。

药仙笑道,“那位老先生在蛮疆对战妖帝时说过,想给澜仙介绍一位青年才俊,应该就是陆盟主吧,所以我想问问陆盟主是否真有意澜仙?”。

陆隐无语,魁罗那老家伙在蛮疆到底说了什么?药仙知道,澜仙肯定也知道,以那老家伙大嘴巴的个性,说不定第六大陆那些参战的人都知道了,很快会传遍第五大陆,不会传到明嫣耳朵里吧。

他只是引诱魁罗去蛮疆而已,怎么可能对澜仙有想法,那女人还惦记他的血,是准敌人。

“前辈误会了,那位老先生说的肯定不是我”陆隐赶紧否认。

药仙笑道,“老夫倒觉得不错,澜仙自踏上修炼之路,从未有伴侣,陆盟主如果喜欢,可以争取一下,年龄对于修炼者没有意义,你说呢?”。

陆隐刚要拒绝,魁罗冒出来了,双眼放光的盯着药仙,“没有伴侣?身子是清白的?”。

药仙不意外魁罗的出现,“当然,绝对清白,我可以保证”。

魁罗赞叹看着药仙,“你很不错,来来来,跟老头子我多说说关于那女娃娃的事,毕竟是大事,老头子要了解清楚,她的长辈还活着?家世怎么样?放心,无所谓家世,但总要问问,家里有几个兄弟姐妹?”。

“都是长辈,为这种事操心太正常了,澜仙的情况老夫了解一些,这就与你说说,不过你不能告诉澜仙是老夫说的”,药仙道。

“当然,老头子像那种人吗?”。

“老先生当然不是”。

“哈哈哈哈,好眼光,你我真是一见如故”。

“何不把酒言欢?”。

“走”。

陆隐想喊住他们,但张了张嘴,没说出来,他总不能说有意澜仙是假的,否则以后怎么引诱魁罗办事,不过那个药仙什么意思?看起来也挺上心,澜仙怎么说都是他们第六大陆半祖,将自家半祖出卖这么心安理得?

一直以来,药仙都是不问世事的那种,哪怕身为半祖都很低调,以至于同为半祖的青化上人都不敢肯定他的修为,其他人更不用说了,道源宗一应大事,他几乎不怎么插手,置身事外,却对这种事上心,颠覆了在陆隐心中的形象。

这场战争从一开始被迫迎战,到最后夺取东一片疆域,陆隐虽然有计划,走的却很惊险,他小看了巨兽星域,高看了第六大陆,好在最终结果未变。

千年内,东一片疆域属于他,如果第六大陆想拿回去,只有开战这一个可能,一旦开战,可就不是跟他,而是跟整个第五大陆。

就像荣耀殿堂与第六大陆达成协议,将外宇宙送给第六大陆一样,东疆联盟如果硬要拿回外宇宙,只能开战,而这个开战的结果,第五大陆不会承担。

如今的结果是最好的,第六大陆不仅将入侵的巨兽赶走,还知道它们有隐藏在未知星域的路线,顺着逃跑的方向总能摸出来,除此之外,

蛮疆也被拿到,最北方战线不再是铁血疆域,而是蛮疆。

始,你就不会败,领教了,陆盟主,不过有一点我要提醒你,你们人类的大敌永远不是我们”,说完,挂断通讯。

陆隐皱眉,当然不是巨兽星域,这些野兽造成的杀戮是很大,可以战胜他们,屠戮他们,却不可能征服他们,最大的敌人,是永恒族。

但虚青为什么特意提这一句?

陆隐陷入沉思。

浣纱也没急着汇报。

不久,个人终端再次响起,这次来自理事会,陆隐看去,随后目光一冷,南源竟然提议强制征调东疆联盟修炼者前往坠星海驻防,不管是普通修炼者还是星使,都在征调范围内,除此之外,内宇宙八大流界星使也在征调范围内。

这个提议一旦通过,他手底下可以指挥的高手连三分之一都没有。

关键是这个提议,很有可能通过。

他虽然掌控理事会,但有些议题不可能否决,比如这个议题。

征调高手前往坠星海驻防本就应当,他怎么否定?就算再否定,他麾下高手最起码也有近半要去坠星海,除非没人提。

南源想征调东疆联盟高手应该很久了,特意等外宇宙战争结束才提出来,还挑这个时间段,他是故意的,想激怒陆隐。

陆隐确实被激怒了,他无法否决征调,却可以延后,毕竟东疆联盟刚刚经历过战争,应该修养。

拨通通讯,联系维容。

“殿下?”。

“废掉南源”,陆隐只说了四个字,直接挂断通讯。

南源这只虫子在他眼皮底下跳了很久了,是时候废掉了。

个人终端另一头,维容诧异,随后失笑,看来南源这次做的过分了,既然如此,那就废掉吧。

这个宇宙中有一种人很可怕,能将常人看得见的信息整合起来,形成看不见的武器,维容,就是这种人。

新宇宙,黑街,茗雨个人终端响起,她看去,诧异,想了想,找到明嫣。

“他让你这么做了?那就去做吧”明嫣道。

茗雨迟疑,“要不要上报盟主?”。

明嫣摇头,“不用,而且也不是什么大事”。

茗雨诧异,不是大事吗?这可事关一位理事,不过从盟主的角度想,确实不是什么大事,盟主,一定程度上可控制理事会,掌握的力量已经足够强大。

不久后,一艘飞船朝着荣耀界而去,飞船上有一个孩子迷茫的望着星空,孩子后面跟着老妪,“放心吧,博,你很快就能回到爷爷身边”。

这个孩子正是博,三上老人的孙子。

博没有开心,回到爷爷身边?有这个可能吗?距离当初流落黑街已经五年了,他也长大了不少,没有小时候那般天真,以为别人会帮助自己。

他知道自己的作用,谁得到自己,谁就可以控制爷爷这位理事,那么,自己既然被从黑街带出来,要送往哪里?爷爷那?他透过镜面,看着背后老妪,眼中露出苦涩,怎么可能。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