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满腹疑惑,突然察觉身体有些不对劲。

他立刻垂眸一看,发现谭晚晚正在给他擦拭大腿。

他大脑嗡嗡一片,半晌都没反应过来。

谭晚晚擦了一遍,准备换水,结果一转头就对上唐幸的眼睛,整个人都愣了一下。

“你在做什么?”

他一张口,声音极其的沙哑。

许久不说话,声带仿佛不是自己的一般。

嗓子干涩,仿佛冒火。

“我……我什么都没干。”

她眼疾手快,麻溜的将被子盖上,仿佛什么都没发生。

“水……”他沙哑的喊着。

她立刻倒来了水,他连着喝了两大杯才稍稍好一点。

“我没死吗?”

他蹙眉,有些疑惑。

“没死。”

“那……你婚礼结束了吗?”

“结束了。”

短短三个字,让唐幸心脏钝痛着,像是一把锥子,狠狠地刺了进去。

他嘴角勾起一抹嘲弄的笑:“既然都已经结束了,什么都无法阻止,你把我救回来干什么?

就算救了我这一次,我以后还是会寻死的。”

“你就不能想点别的吗?”

“我以前活着,是为了姐姐,姐姐想让我活着。

如今,姐姐已经嫁人找到了归宿。

我后面只为了一个女人而活,既然得不到,我根本没有存在的意义。”

偌大的世界,竟然没有存在的必要。

他不被任何人需要,内心早就枯萎腐朽。

这样的人活在这个世上,简直是折磨。

“那我问你,你和郭佳悦到底什么关系!”

她严肃的问道。

虽然唐柒柒已经说过了,但是她还是想亲口听唐幸自己说一遍。

“男女朋友。”

“你确定?”

“好吧……假的。”

他扭过头,不愿意看谭晚晚,觉得自己又输了一节。

“为什么找个假的来气我?”

“因为……因为我回来的时候,你已经和卓骏在一起了。

我不想让你嘲笑我,觉得我很可怜。”

“那郭佳悦就这么好骗,就真的答应冒充你女朋友?”

“各取所需,我也给了她想要的。”

“唐幸,你确定你和郭佳悦没有男女之情,更没有别的什么私交过盛?”

“确定,我唐幸只爱过一人,就是谭晚晚!以前我不懂情爱,我懂了后,就没换过人。”

他强忍着身体的虚弱,这句话说得铿锵有力,哪里像个经历生死还昏迷了两天两夜的病人。

旁的事,他现在都可以谎话连篇。

唯有一件。

他骗不了自己的心。

谭晚晚听到这话,心脏加速跳动。

这几天她都以为自己要死了,心脏都不会跳动了。

可现在……一切正常。

因他这句话,兴奋不已。

“婚礼的确结束了,可一切都是假的。”

“假的?”

唐幸狠狠粗眉,不解的看着她。

“我和卓骏两家世交,小时候卓母对我很好,将我视如己出。

小时候我被恶狗扑倒,是她护在我身前,被咬的小腿掉了一大块肉,到现在还有伤疤。”

“她唯一的心愿就是希望我和卓骏在一起结婚生子。

她病重,已经到弥留之际,我和卓骏才不得不上演恩爱的戏码,筹备结婚。”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