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适,因为你的婚纱已经被我绞了,全城合适你尺寸的礼服,也都被我包下了。”

她听言狠狠一怔。

她让婚纱店明天直接把婚纱送到教堂,不打算让卓骏真的来接亲,不然左邻右舍都知道了。

父母也觉得这样草率,但架不住她的坚持,她明天只需要去教堂,赶着化妆换衣服,然后立刻进入正题,让卓母看到这一幕就可以了。

但她没想到唐幸竟然把她的衣服毁了!简直是个变态。

“还有这个,明天戴着。”

他随意的摸出一个盒子,丢了过来。

她稳稳接住,打开看竟然是一个三克拉左右的钻戒,正是之前的那一颗。

“你还让我戴你送的戒指?

可笑。”

“可笑吗?

那你信不信我明天去抢亲,大闹你的婚礼,到时候只怕更加不好看。”

“你……你不要乱来!“卓母都病成那样,全程需要救护车陪着。

他要是去闹一闹,不等于直接要了老人家的命?

她立刻神情严肃,眼底迸发出怒意。

“唐幸,你是在任性妄为,我真不知道你这大半年都学了什么!”

“我学什么,已经和你无关了。

乖乖戴上,不然明天我真的干得出来。”

丢下这句话,唐幸直接转身离去,头也不回。

很快,他就开着车扬长而去。

谭晚晚看着戒指和礼服发呆。

谭母下楼,看到这些:“怎么会有这些?”

“卓骏买的,送不过来,让朋友送来了。”

她随口扁了谎话。

“这才对嘛,女孩子家结婚总要有模有样,不能一味地迁就他家里的情况。

虽然我也很同情他,但也不能苦了我的宝贝女儿。”

“这个婚纱真好看,你快试试,看看合不合身。”

“肯定合身。”

这话,脱口而出。

她也不知为什么如此笃定,他送来的必定合身,肯定是她的尺寸。

她看着戒指若有所思,套在了无名指上,明明套进去那么简单,摘下来却很困难,无论她怎么用力都拔不下来,只能弄疼她的手指。

“女儿,你怎么哭了?”

突然,母亲的话落在耳畔。

她微微一怔,立刻抚摸脸颊,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泪流满面。

“妈,戒指拔不下来。”

她更咽的说道。

“拔不下来就拔不下来吧,这是好事啊,证明是你的东西。”

“不是……不是……”她喃喃的念着这两个字,哭得越来越汹涌。

她眼睛哭成了核桃回到了房间,她本来可以安然入睡的。

可现在……她痴痴地盯着钻戒,眼泪无声无息的落下。

她一直到凌晨三四点才幽幽睡着,梦里满是唐幸的身影。

而唐幸离开谭家后直接去了封家别墅。

“这么晚你怎么来了?”

“想姐姐就来了,想看看你和姐夫。

姐夫把你养得很好,气色红润,真好。”

他现在一点都不像是弟弟,更像是一位兄长,竟然还摸了摸她的脑袋,一副比她大的样子。

“没大没小的。”

她打掉他的手。

“小侄子睡了?”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