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们刚从母婴店出来,看到一旁的卡地亚门口封馆,看来是迎接重要的客人。

她竟然在里面看到了唐幸和郭佳悦的身影。

“不打扰小年轻约会,我们走吧。”

谭晚晚想到那一天的事情,神情有些不自然,拉着唐柒柒就要离开。

却不想郭佳悦眼尖的看到了她们。

“唐幸哥哥,你看,是姐姐她们!”

郭佳悦先出来热情的拉住了唐柒柒的手。

“哇,在给宝宝买东西啊。”

“嗯,你们在干什么?”

“买钻戒啊,这些钻戒挑的我眼花缭乱,你们快帮我挑挑吧。”

“我还有事,我先……”谭晚晚想要找借口离开,却不想郭佳悦拉着她的衣袖,央求着:“晚晚姐也一起好不好,挑个钻戒费不了多少时间的。

你和柒柒姐姐一起帮我看看,来嘛。”

谭晚晚硬是被拉进了店里,柜员热情的招待着。

进了店,她和唐幸四目交汇。

她立刻低垂目光,匆匆避开。

她对别人的钻戒不感兴趣,让唐柒柒给意见,毕竟她可是唐幸的亲姐姐。

“晚晚姐带这个也很好看。”

突然郭佳悦将一枚戒指戴在了谭晚晚的手上。

唐柒柒也戴了一个不同款式的。

“晚晚姐,你觉得这两个,哪个好看?”

“柒柒手里的那个吧,比较好看点。”

“是吗?”

郭佳悦自己戴了一下,然后又在谭晚晚的手上笔画。

“好像是挺好看的啊,行,就这个吧,这个圈号太大了,要改一下尺寸。

唐幸哥哥,你去买单吧,我去改一下大小。”

郭佳悦和柜员去一旁量尺寸,而唐幸买单。

几百万的钻戒,眼睛都不眨一下,直接划卡消费。

“我要回医院了。”

“我正好也有事要去公司,悦悦你跟我走吗?”

“啊?

我还没逛完哎,要不我陪着柒柒姐再逛逛吧,我也给小宝宝买点东西。”

“也好,那你和姐姐逛街,我送晚晚姐回去后,再去公司。”

郭佳悦点头,开心的拉着唐柒柒离开了。

谭晚晚频频蹙眉:“我不需要你送,我可以自己打车回去。”

“晚晚姐许久没见,怎么和我如此生疏?

以前不是很喜欢和我在一起的吗?

总是摸我脑袋,忽悠我给你做好吃的。”

“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对,以前和我玩,那叫可怜我,毕竟那个时候我只是个自闭症患者,恐社交恐人群。

晚晚姐看我应该像是看流浪猫流浪狗一样,能陪我玩,真是施舍。”

“唐幸,你现在非要把话说得那么难听吗?

你这么阴阳怪气的和我说话,大可不必。

你该干嘛干嘛去,我不需要你送。”

说完谭晚晚转身离去,头也不回。

唐幸脸色深沉了下来,狠狠蹙眉。

明明,不想这样说话的。

可却控制不住自己。

他吐出一口浊气,在后面快步跟上,然后上前直接帮她提东西,另一只手紧紧的扣住她的手腕。

“上车,我送你走。”

“我不需要……你放开我!”

唐幸虽然比她小四岁,可到底是成年男子,看似孱弱,实则力气很大,自己根本挣脱不开。

她又气又急,直接在他手背上狠狠地咬了一口。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