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柒柒正绞尽脑汁,想着如何把人救出去,没想到身旁的费迪南德开腔了。

“他们的事情,我会处理,我争取把他们带出去。

让封晏不要大动干戈,亲王府丢不起这个人。”

“你……你要来解决?”

她微微惊讶。

费迪南德性格温和,一向对舒云言听计从。

可现在,他竟然主动站出来。

“自欺欺人这么久,也该够了。

这到底是我亲王府的家务事,我不想被封晏闹得人尽皆知。”

他知道封晏这边肯定采取了措施。

到时候想必不会给亲王府留言面。

他要顾及死去的父亲,总不能让他老人家走了这么多年,还被人指指点点。

“这件事我劝不动他,事关自己的父母,谁都无法冷静的。”

费迪南德眸色深沉:“如果亲王府沦为别人的笑柄,我保证她们没有一个人可以活着走出去!”

他的话语突然变得冷沉可怕起来。

他最在乎的是死去的父亲。

他敬重爱戴他,哪怕他早早去世,也容不得别人对他指指点点。

当初舒云二嫁,已经让很多人笑话父亲了。

他为了母亲的幸福忍了,以为她心里肯定是有父亲的。

他身为儿子,不能自私的让母亲大好年华,就这么浪费了。

可如果,她自始至终都没爱过父亲,这根本是一个笑话,包括自己在内。

他所有的信念崩塌,做个恶人又如何?

他最在乎的,都已经没有了,难道死去父亲的尊严都保不住吗?

他死死地捏紧拳头,目眦欲裂的看着她。

她被吓得后退了一步,一脚踩空,重重摔在地上。

她还没有看过这么可怕的费迪南德。

他也意识到自己失态,赶紧转过身去,不看她。

“对不起,我有些失态了。

你先回去,我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

他不等唐柒柒回答,直接将人丢了出去。

她只好原封不动的把话传递给了封晏。

封晏沉默了很久,最后决定听费迪南德的,按兵不动。

两个小时后,凯瑟琳和舒云回来了。

可是整个亲王府里三层外三层被围得水泄不通。

费迪南德站在门口,脸上是从未有过的凝重。

“母亲回来了?

累了吧,进去休息。”

“你这是在干什么?”

舒云不悦的说道。

“母亲进去不就知道了?

至于堂妹,还是回去吧,你的人我都已经打发走了。”

说完他也不等凯瑟琳的反应,双手负在身后走了进去。

凯瑟琳无奈上车离开,舒云硬着头皮进去。

她生的儿子,知道是什么性格,闹不出多大的风浪。

可没想到她一进去,铁门砰地一声关上。

有人持枪守着门。

院子里跪着所有佣人,其中不少有她的心腹。

有几个人已经倒在血泊里,鲜血流了一地,侵染着花花草草,显得花朵格外的娇艳。

有风吹过,浓郁的血腥味传了过来,舒云闻到只想呕吐。

“你……你这是干什么?”

费迪南德不回答,而是用一把黑漆漆的手枪抵在了她最喜欢的佣人玛丽的头上。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