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当年不能嫁给封君,她把所有的怨恨期待都放在了下一代身上。

希望自己可以替她完成夙愿。

如果母亲可以嫁给封君的话,估计也没有自己什么事了。

回忆里,最开心的就是在帝都的这段时光,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想笑就笑,想大声说话就大声说话。

她只负责吃,什么都不用干。

不相干的人都为她着想,可是生她养她的母亲,想要活生生的逼死自己。

她越想越失望,最后眼神空洞的看着水面。

这个湖泊在郊区,周围没有人家,是别人买的鱼塘,但渐渐荒废,就没人再管了。

旁边还有一个小屋子,还能够遮风挡雨,路遥工作压力大的时候会买酒过来,喝多了就在屋子里睡一觉。

里面还放着垂钓的工具,要是兴致来了,还可以钓钓鱼。

那天她们带着啤酒和炸鸡,在这儿吃吃喝喝,好不快活。

她还让路遥下次要是再过来,带上自己,千万别一个人喝闷酒。

她想终结自己的生命,思来想去,也只有这个地方最合适了。

“哥哥,妹妹要对不起你了。”

“路遥哥哥……如果我们有缘的话,下辈子再见吧。”

她平静的走入水里。

现在已经入冬,湖水有些冰冷。

她冻得浑身哆嗦,但是却没有丝毫的害怕犹豫,依然坚定不移的朝着最中间水深的地方走去。

水从一开的没过小腿,渐渐到了腰间,随后到了胸口。

水压压着心脏,她能感受到明显的不舒服。

她走的摇摇晃晃,最后水位到了脖子。

“差不多了……”她留念的看了眼周围的风景,深深地看了眼小房子,然后……她闭上眼,沉了下去。

水,呛到了鼻孔嘴巴胸腔……她很难受!人生来就有的求生欲,迫使她想要浮上水面。

可是,一想到舒云的嘴脸,她又觉得生无可恋。

如果她的存在,不能和心爱的人在一起,还要破坏别人和睦的家庭。

那她活着的意义是什么?

还不如死了干净。

她甚至能想象到,自己死了,舒云看到自己尸体不会感受到任何悲痛,只会气急败坏,自己算计的一切都要落空了。

想要让她去讨债,做梦去吧。

因为窒息缺氧,陶桃的意识渐渐模糊。

也许是在弥留之际,她竟然看到了最想看到的人。

“路遥哥哥……”她张嘴,水就灌倒了口腔里。

她说不出话,只能艰难的比划着口型。

最后,她昏沉过去。

路遥带着她游到了岸边,两人浑身湿透。

他不断挤压她的肺部,清除口腔异物,想都没想直接俯身做人工呼吸。

“咳咳……”她终于有了一丝丝反应。

陶桃没有睁开眼,只是痛苦的呻吟。

“冷……”别说她冷了,就连路遥都冻得瑟瑟发抖,一阵冷风吹来,他浑身冰凉僵硬。

这儿远离市区医院,要是赶回去,人都发烧烧糊涂了。

当务之急,先给她取暖。

他把人抱进了小屋子,屋里还有他曾经带来的东西,被褥都还算干净。

他给陶桃脱衣服的时候为难了一下。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