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医生说你的腿,现在还不适合坐轮椅,更不能操劳过度,忧思忧虑……”她的话还没说完,封晏菲薄的唇瓣就已经压了过来,直接堵住了她的嘴。

这个吻,来势汹汹。

余下的话堵在喉咙里,全都变成支离破碎的呻吟声。

本来她处于完全被动的局面。

可不知怎的,她突然抛弃了所有的矜持和羞耻,竟然主动一只手勾住了他的脖子。

另一只手胡乱的探进他的衣衫,抚摸他健硕有力的胸膛。

他本想浅尝辄止,可这下被她弄得欲火难填,浑身滚烫。

她使坏的手毫无章法,更不知道轻重,像是抚摸,像是掐捏……而且,一路向下,简直是胆大妄为。

眼看她的手就要到下腹部。

再往下,全都是雷池。

他立刻擒住她不安分的小手,松开了她的唇瓣。

他眯眸,黑暗中她看不清他脸上的神色,但能清晰地感受到那幽邃的视线,宛若实质般的落在自己身上。

她看不清五官,但是却能清楚地看到轮廓。

俊朗非凡,在梦里都不知道描绘了多少遍。

她脸颊滚烫,浑身也热了起来。

羞耻还是有的,毕竟她在做如此孟浪的事情。

她挣扎了一下,还想继续往下,却被他死死扼住。

她有些生气。

明明就忍不住很想要,却偏偏要憋着。

当初是最正经的人,现在变得不顾礼法规矩人言……不择手段,千方百计的把自己霸占到手。

却又,规矩起来!这人骨子里,对待爱情还是至真至纯,对待爱人更是虔诚无比,不敢有半分亵渎。

这样的人,忍得一定很辛苦吧?

一旦爆发起来,恐怕一发不可收拾。

她挣扎两下无法继续往下探去,就索性往回抽了抽。

封晏松了一口气,以为她闹一下也就停了。

所以,他松开了手。

却不想下一秒,她竟然……“你!”

他错愕,声音里都有细微可听的颤抖。

“封晏……今晚不提孩子,不提陆昭,不提任何糟心事。

我只想做能让你快乐的事情!我们已经是夫妻,实至名归,就算我再不好意思,总归要到这一步的。”

“你没必要处处忍让我,而且……你腿脚不便,这样解决也情有可原,夫妻之间不都是这样吗?

无非是这些事,怎么会龌龊?

这一次,我心甘情愿……”“你今晚能出现在我面前,我就知道,我对你很重要。

以前,我从不敢奢望你能爱我。

而现在,高高在上,宛若天神一般的男人就在我身边,日日哄我护我,我就像是做梦一样。”

“我想……把你当做我真正的丈夫。

我们,同生共死。

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生不同时,死当同穴!”

她声音细小,但每一个字都那样坚定,沉沉的萦绕在他的耳畔。

他听到这番话,心头狂喜。

她终于认可自己,把他当做真正的丈夫。

生不同时,死当同穴!他用力的拥着她,都不在乎压到伤腿。

“柒柒,有你这些话就足够了。”

“还不够呢,我想……想帮你……”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