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事情过去了那么久,可路遥想到还是有些怨念。

唐柒柒也明白,路遥是封晏的爱人,自己伤了他,路遥肯定有怨言。

哪怕他现在阴阳怪气的嘲讽自己,她也认了。

“我……我只是想不通。”

“我也想不通,明明这件和先生无关,先生是救人的那个,反而出力不讨好。

你身上的那些伤,的确是杨权干的,他在床上有些变态,喜欢折磨人。

得亏如此,不然我们赶到就什么都发生了。”

“先生怕你醒来知道杨权欺辱了你,甚至还想玷污你,怕你受不了,所以才编造了谎言。

你恨他还有个发泄的地方,过去也就过去了,要是杨权,只怕你会一直耿耿于怀,觉得自己不干净。”

“那杨权也付出了代价,这辈子不能人道。

先生从不是这样乖张狠厉的人,不会处处与人为敌。

遇见你后,私敌多了不少。”

以前封晏一向公事公办,不会徇私舞弊,也不会太过个人情绪化。

所有的事情,都从集团家族利益出发,哪怕是敌人,也能谈笑风生。

可现在,心胸狭隘了不少,招惹唐柒柒的,都没有好下场。

唐柒柒听到这话,唇瓣颤抖,小手死死地揪住衣角,满腔的话不知道该怎么说。

良久,她才吐出几个字。

“我想……我想见见他,可以吗?”

她征求路遥的意见。

“会议还有十分钟,进去等吧。”

唐柒柒进了办公室。

她迫切的想要见到封晏,想要跟他说一声对不起,也想说一声谢谢。

这十分钟,她竟然有一种分秒如年的感觉,实在是煎熬。

终于,她听到了咔擦一声,房门开了。

“下午跟我去见一个客户,商讨一下……”话还没说完,封晏注意到了唐柒柒,声音戛然而止,因为意外。

路遥很识趣退出去,将门关上。

唐柒柒看到他的那一刻,不知为何鼻头一酸,泪水瞬间涌了上来。

似乎所有的情感都宣泄出来,无法止住。

“怎么哭了?”

他紧张起来,立刻上前帮她温柔的擦拭泪水。

“我是不是又做错了什么?

你今天午睡了?”

“不管为了什么,我先道歉好不好?

你别哭了,下午我带你出去玩,想买什么就买什么。

你之前不是想给唐幸买衣服吗?

我陪你好不好?”

人前运筹帷幄,冷厉肃穆的男人现在束手无策,像是二八的愣头青一般,手脚都无处安放。

“封晏……”她憋了半天,只突出这两个字。

喉咙干涩更咽,百转千回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封晏听言,什么都不管不顾,一把将她重重的拉入怀中,大手温柔地抚摸着她的秀发。

“别哭了,哭得我心都碎了。

是不是别人欺负你了,告诉我,我帮你教训回来。”

前半句温柔无比,后半句带着绝对的威严和狠厉。

“我都知道了,我都知道了……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她小小的手托着他的右手,手掌边缘有着整齐的牙印,是当初自己咬的,现在还有疤痕,可能这辈子都消不掉了,可见当时咬的多重。

她记得流了好多好多的血,滴在地上,屋子里都是血腥味。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