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心脏漏掉一拍,大脑空白一片。

她立刻提起裙摆冲了出去。

“柒柒……”谭晚晚不明所以,立刻跟了出去。

唐柒柒四处张望,却没有看到那抹刚毅冷清的背影。

“你怎么了?”

“我……我可能眼花了。”

“看到谁了眼花?”

“一个……一个朋友而已。”

她支支吾吾的说道。

她刚刚好像看到了封晏,当时根本没多想,只想出现在他的面前,看看他到底怎么样,伤还痛不痛。

可是出来周围人来人往,却没有一个身影属于他。

她以为自己看错了,回到了店里,心里不知为何空落落的。

而此刻电梯里,路遥不解的看着封晏。

“先生,为什么不见一见唐小姐。”

“有些别的事情处理,还不是和她见面的时候。”

他淡淡的说道,脸色微微苍白,身子并未好全。

真正让他大伤元气是车子从山坡上滚落下来,伤到了肺腑。

好在并不是很致命,只要注意修养就没事了。

唐柒柒随后去挑了钻戒,款式都订好了,订做了属于她的圈号。

她一直有些心神不宁,谭晚晚和她说话她也没听见。

“你到底怎么了,怎么老走神?”

“啊?

有吗?”

她回过神,神色不自然的说道。

“你在想什么呢?”

“没什么,就有些累,可能刚刚病好,逛了这么久身子吃不消。”

她晚上没回去,给陆昭打电话去唐幸那儿住两天,毕竟要出嫁了,和弟弟在一起的时间更少了。

陆昭被凯瑟琳缠的抽不开身,也没说什么。

家里房间多,谭晚晚也住在这儿。

“姐姐!”

唐幸看到唐柒柒,立刻笑了起来,眉眼弯成了月牙儿。

他穿着简单,衣服都有些陈旧,但是却十分干净整洁,没有一点脏乱。

二十岁出头,正是少年最意气风发的时候。

他模样清隽俊秀,皮肤也白皙透亮,身材偏瘦,要是换上女装肯定是个娇滴滴的大姑娘。

用谭晚晚的话来说,唐幸是标准的小奶狗。

唐柒柒一回来,他给拿拖鞋挂衣服,系上围裙开始做饭。

一个人住着,把家里打扫的纤尘不染,衣服叠的整整齐齐,屋内宽敞没有多余的杂物,简直是居家型好男人。

每次谭晚晚过来都会住在这儿,也会沾沾光,享受被唐幸伺候的感觉,实在是太巴适了。

“晚晚姐也来了。”

唐幸冲着后面的谭晚晚笑了笑,露出一对可爱的小虎牙,顺便给她拿了一个兔子拖鞋。

姐姐喜欢小猫咪,晚晚姐喜欢麻辣兔头。

“小幸乖呀,这么久不见晚晚姐,是不是很想我啊?”

她揉着唐幸天然微卷的头发,绒绒的手感超级好。

“嗯,但更想姐姐。”

唐幸温柔无比的看着唐柒柒,甜甜的笑。

“你们饿了吧,我去准备晚餐。”

“我要吃……”谭晚晚还没说完,唐幸回头:“晚晚姐想吃火锅。”

“对,还是小幸最懂我。”

“那就鸳鸯锅,姐姐吃不了辣。”

谭晚晚听到这话,看着唐幸离去的背影,不断摇头:“柒柒,你这个弟弟真的绝了,除了有社交恐惧症,不爱出门,其余没毛病啊。”

她的眼睛里迸发出一丝异样的光辉……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