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明珠两眼一黑,直接晕过去了。

她醒来的时候在医院病房,床尾坐着何世勋,他的身后还站着一个西装革履的律师,戴着金丝眼镜,一看就很不好惹。

“世勋!”

许明珠看到他很激动,想挣扎着起来,可浑身无力,现在她还处于很虚弱的阶段,有些营养不良导致的。

“妈,我是来通知你,下个月一号开庭,希望你请好辩护律师,我会为自己尽量争取的。”

何世勋稚嫩的脸庞却浮现一抹成熟,说话慢条斯理,不慌不乱。

“为什么啊,妈妈那么爱你,为你做了那么多,为你这个病东奔西走,甚至要跟你爸爸离婚。

你竟然要起诉我?

要分出去单过,你这是要逼死我才甘心吗?

是不是我现在死在你面前,你才撤诉?”

“我不会撤诉,如果您执意要死在我面前,我只能先你一步结束生命,来报答您的生养之恩。”

何世勋远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决绝。

她不明白,一直以来都十分乖巧的儿子,现在怎么变得如此叛逆。

“妈妈,我很爱您,谢谢您为了我做了那么多事情。

但您以爱之名也伤害了我很多,你和爸爸无休止的争吵,不健全的家庭,您让我丧气、悲伤、自怨自艾。

我很清楚,如果我想好好活着,树立正确的三观,去体验生活,只能离开你们。”

“否则我会是你们争抢的玩偶,是承担你们负面情绪的垃圾桶,一个只为活着的人,存在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妈妈,我不是您的全部,爸爸也不是,您应该有自己的人生。”

何世勋理智的有些可怕。

如果继续跟着他们,哪怕是其中一个,他都能预见未来,自己是多么糟糕的一个人。

他很珍惜自己的生命,他想要好好的活,必须脱离他们的掌控。

他们占有欲都很强,把他视为己有,想操控他的人生,替他去做决定。

他不要,他的人生从现在开始,就应该牢牢地掌握在自己手里。

他知道起诉很残忍,等他成年就会给她们抚养费,尽自己所能做好一个儿子,而不是被他们培养成可控制的行尸走肉。

“你说的是什么话,我们再不对也是你的父母,难道你要因为这些小事和我计较吗?

我是你妈啊?

生你养你,你要和我见法庭。”

“你是要逼死我,逼死我!”

“那……我就先一步把命还给你。”

何世勋从口袋里拿出准备的小刀,当着许明珠的面缓缓地割开了一道口子。

他故意割的很慢,这样比较疼一点,伤口也更深。

血管破了,鲜血争先恐后的流了出来。

何世勋不见慌张,脸上还有解脱的笑。

“不要……医生!医生!”

许明珠挣扎着从床上起来,冲过去死死捂住他的伤口,想要阻止鲜血流出来,但根本无济于事。

医护人员被惊动了,赶紧过来,就要救治。

可何世勋态度非常强势。

“我不接受治疗,我只您的一句准话,是否出庭?”

“我出庭……我出庭……你别这样,妈妈不能没有你。”

“我独立出去,我依然是您的儿子,我会经常去看望您。

但我必须将我的人生从你=您的日子里脱离出来。”

“妈,我不想变成第二个您,更不愿变成爸爸。

求您成全我,好不好?”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