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昭心里发慌,突然意识到自己再不做点什么,这丫头真的可能和他一刀两断了。

只有当人真正消失的时候,他才意识到季歆月对他来说很重要。

原来,他早已默认她在身边了!只是他迟迟未能发现!就好像每天都要呼吸,每天都要喝水,有一天突然断了氧,没了水,才意识到重要性。

他赶紧去找季歆月。

却不想得知季歆月住院了。

库尔特也守在医院,人还在昏迷中。

“怎么回事?”

陆昭赶紧来到医院。

“回福利院她有些心不在焉,下楼梯没注意脚下,就摔伤了,磕到了脑袋。”

库尔特满是担忧的说道。

陆昭的心都揪了起来:“医生怎么说。”

“医生说没有生命危险,现在等人醒。”

陆昭听到这话,才稍稍松了一口气,但心脏依然悬着。

季歆月昏迷了四个多小时,才悠悠转醒,茫然的看着一左一右两个男人。

“库尔特……他……他是谁啊?”

季歆月拉住了库尔特的手,把他吓了一跳。

“你……你干嘛拉着我啊?”

“你是我男朋友,我不拉着你拉谁?

我的头好痛,我是怎么了?”

她摸了摸额头,疼得倒吸一口凉气。

“你说他是你谁?”

陆昭面色难看,哑着嗓子说道。

“我……我是你谁?”

库尔特也惊愕了。

“男朋友啊,我们都谈好几年了,一起照顾福利院,你忘记了?

你该不会是不想对我负责吧?”

“医生,快来给她看看啊,她脑子坏掉了。”

库尔特崩溃的叫医生。

重新拍了ct,医生也紧锁眉头。

头部有一点淤血,但不严重。

按理说不至于记忆错乱啊?

这触及到了医生的知识盲区。

最后只能归于人类大脑太过复杂,任何事情都可能发生,可能是受伤后的应激反应,导致记忆错乱。

“病人现在还是很脆弱,尽量不要冲突刺激她,慢慢循循善诱,不能强行扭曲她现在的认知。”

医生提醒。

库尔特看着陆昭黑沉的脸色,觉得自己压力山大。

“那我……那我先冒充一下歆月的男朋友?”

陆昭不说话,只是眉头蹙的更深了。

他现在肠子都快要悔青了。

回到了病房,季歆月正在吃水果。

头上的伤也不算太严重,休养一周拆了线就可以回去了。

“你回来啦,我给你剥了橘子,可甜了,吃吧。”

季歆月看到库尔特眼睛发亮,从头到尾都在忽视陆昭这个人,仿佛他是个空气一样。

“陆先生吃。”

库尔特很狗腿的递过去。

“他吃什么,我给我男朋友剥的,关他什么事?

他谁啊,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他是干嘛的?”

她不客气的一把抢了回来,顺便瞪了一眼。

陆昭心头一痛,没想到她竟然忘得这么彻底。

“我叫陆昭。”

“没印象,我们认识?”

“认识啊,而且很熟!就是他资助了福利院,是我们的大恩人呢。”

库尔特赶紧说道。

“是吗?

我怎么什么都不记得了。”

她纳闷的说道。

“不记得没关系,就当是我们第一次认识。

你好,我叫陆昭,很荣幸认识你。”

陆昭伸出手,双目灼灼的看着她。

就当现在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吧。

一切,重新开始。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