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这是?”

陶桃有些疑惑。

“护食。”

费迪南德扶额有些无奈的说道,随后安抚葡萄的情绪,抚摸她的脑袋。

很快葡萄就温顺下来了,但还是不愿离开,寸步不离的跟着,生怕他被别人抢走了。

定制的婚纱一周后就拿到了,费迪南德将亲王府好好打扮了一番,也邀请陆昭过来。

季歆月早就听到消息了,十分惊讶,没想到费迪南德愿意顶着流言蜚语,迎娶一个狼女,不惜沦为整个费兰城的笑柄。

甚至愿意离开费兰城,前往一个落后的封地。

一定是很喜欢吧,不然怎么会牺牲那么多。

她都不知道是谁拯救了谁,她听过陆昭讲过这个狼女的由来,似乎所有人都会觉得是费迪南德拯救了狼女,不然狼女现在还不知道被人调教折磨成什么样子呢。

但在她看来,何尝不是狼女拯救了费迪南德呢,让他终于鼓起勇气,离开不喜欢的地方。

她看了眼日历,已经快一个月了。

还有两个月……虽然没有太多宾客来参加,但是费迪南德一点都没马虎。

罗马拱门、花瓣雨、红毯……院内的草坪举行的婚礼,没有证婚人没有神父。

台上只有她们两个。

葡萄穿着厚重的婚纱,很是难受,觉得胸闷的快要喘不上气。

裙摆实在是太重了,走路都很困难,这让她很不开心。

她要时刻保持自己的灵敏,以防万一。

“等结束后,想吃什么都可以,这会儿忍一忍,女孩子一生可能就这一次。

等会让摄影师拍一些好看的,挑出来做婚纱照。”

虽然一切从简,但该给的一样没少。

她听懂了“吃”这个字,才稍稍安分了一点。

费迪南德温柔地看着眼前的丫头,道:“今日是我费迪南德大婚,有至亲陶桃,挚友陆昭到场,就足够了。

我愿娶眼前的女孩为妻,愿做她最强壮、英勇的头狼,愿护她一辈子平安喜乐。”

他的声音落地有声,铿锵有力。

哪怕葡萄什么都回应不了。

她也感受到了,今天气氛不一样,很严峻庄严。

她从未看过费迪南德脸上的神色如此认真。

认真的就像是公狼在求偶。

在动物世界,求偶是最重要的事情,是为了本能的繁育,组建家庭。

她也板着脸,意识到严峻。

她听不懂他说了那么长,到底说了什么,但她听得清他的名字。

费迪南德……她张开朱唇,喃喃念着。

“费迪南德……费迪南德……”她的发音越来越好了,她有些欢喜的念着。

费迪南德嘴角勾笑,取出了戒指,没有套在她的手上,而是系着项链挂在了她的脖子上。

他知道她的天性,指不定会弄丢了,所以套在脖子上比较安全。

而他则是十分认真慎重的将戒指戴在了自己的无名指上,从今往后,他就是有妇之夫,忠于婚姻忠于她!“从今往后,我和葡萄酒是合法夫妻,我们会经营婚姻孕育子嗣幸福白头!今天结束,明天我们就会离开,具体时间就不说了,不想弄得太离别愁绪。

今天,大家不醉不归,就三个男人,谁也不能推辞,喝酒!”

费迪南德也很高兴,他以后再也不会孤独了!陆昭去喝酒,季歆月没有拦着,只是视线一直萦绕在他的身上。

陶桃又不是傻子,一眼看穿。

“你是陆先生的女朋友?”

她问。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