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昭听到这话,微微沉默。

还爱吗?

现在提到唐柒柒,能做到云淡风轻吗?

答案是不能。

好像还爱着,怕她受委屈,怕封晏对她不好,怕她有危险。

但,好像也不爱了。

他能够坦然的祝福她和封晏幸福。

如果她和封晏离婚,他会去安慰,借她肩膀,却不会自讨没趣的让她退而求其次。

喜欢没道理可言。

一个人不喜欢另一个人,也是没道理可言的。

可笑的是,他花了这么多年,才终于醒悟这个道理。

就算他们真的勉强在一起了,也不会幸福下去。

季歆月见他迟迟不回答,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完了,大叔一定余情未了。

“我爱与不爱,似乎都不重要了。”

“为什么……是这个答案?”

季歆月一愣,有些出人意料。

陆昭听言,嘴角轻轻勾起,露出一抹的笑。

她呼吸都漏掉一拍。

她该怎么形容这个男人?

浑身上下都镀了一层淡淡的金箔,风清霁月,皓如星辰。

一张脸近乎完美,身上有着内敛的成熟男人气息,不乖张不显露,平静温和,有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但她知道,他肯定经历了很多,才沉淀出这样的气质。

“因为,我爱不爱,都不在她考虑的范围内。

所以,我的主观情绪不重要。”

“为什么,大叔那么好,万一她回头了呢?”

“那我希望她一辈子别回头,证明她过得很好,不会万般无奈之下选择我。”

“这倒也是。”

季歆月托着腮回应。

“大叔,你有没有想过以后找个什么样的?”

“我这个样子的,还是不要拖累别人了。”

他就像是濒临死亡的大象,离开了种群,独自挖好一个坑,躺在里面等待死亡。

他没有家,没有兄弟姐妹,没有爱人孩子……忙活了小半辈子,到头来一无所有,想想都挺可笑的。

现在,反而是他心灵最平静祥和的时候,什么都不管不顾。

只需要感受阳光,好好呼吸,跟人说说话,就已经很幸福了。

“不是啊,大叔很好的呀!”

“哪里好?”

他问。

“皮囊好!”

季歆月乐呵呵的说道:“大叔,你听过一句话吗?

哪有什么一见钟情,都是见色起意。

你长得这么好看,喜欢你的肯定多。”

她可不敢承认,自己也见色起意了。

他听言只是笑,并不当回事。

在他看来,季歆月就是个小姑娘,思想天马行空。

就在这时,有人敲门拜访。

“哎呀,我忘了,我今天约了记者。”

“记者?”

“对啊,以前寻求过媒体帮助,但没人愿意,好不容易有一家愿意采访我们,替我们做宣传,看看有没有好心人愿意领养这些孩子,最好家庭富裕的,能够承担他们的医疗费。”

她赶紧说道:“大叔,你在这儿休息吧,我去招待他们。”

季歆月去开门,来了不少人。

询问了简单的情况,开始做采访。

每个孩子特殊的病情,怎么捡到的,有什么样的遭遇,都询问了一遍。

一个下午都在忙碌,才送走了他们。

记者说,大约两天后就能看到新闻了,但没办法确保播放量,能不能起来,还要看运气。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