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昭听到脚步声,转身询问:“是歆月吗?”

季歆月盯着他的眼睛,多好看的一双眼啊,只可惜失去所有光泽,如珍珠蒙尘,让人扼腕叹息。

如果可以治好他的双眼,她一定不惜一切代价。

“是我。”

她知道他现在心情肯定很低落,因为他的眼睛一点起色都没有。

“我在院子里摘了一些野花,送给你。”

他凑前闻了闻,淡淡的清香,也不知道是什么品种。

“谢谢。

你……今年多大?

家里只有你一个吗?

一个小姑娘撑起一个福利院,不容易。”

“我父母去世了,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

“抱歉。”

“没关系,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况且,只是个意外。

正因为人生有很多不好的意外,随时都会发生,我们更要每时每刻的好好爱自己,爱身边的人,发光发热,才不算白来一遭,对不对?”

“我是在福利院长大的,今年已经二十了,两年前继承家里的遗产。

其实,不是所有的孩子都可以进福利院,像这些特殊小孩子,其实福利院也不愿承担责任。

他们流落在外,那才是真的没有机会了。

我就把家里能卖的都卖了,现在只留下这个房子了。”

“还好现在有人资助我们,不然这房子迟早也保不住。”

“二十?

太小了。”

这么小就承受这么多,未免太辛苦了。

“不小了,已经是个大人了。

你呢?

你看着有三十岁吗?”

“嗯,今年刚好三十整。”

“你以前是做什么的?

还有你的眼睛怎么回事……”她小心翼翼的问。

他能感受到这个小姑娘紧张的情绪,她怕自己生气。

他轻轻一笑:“很早之前,我是个老师,教人设计画图,有自己的工作室。”

“好厉害!”

她崇拜的夸赞:“后面呢?

还是老师吗?”

“因为意外,手受伤了,做复健长达两三年,即便如此右手也恢复不了巅峰时期。

不能提重物,不能长时间开车握笔。

不过,我已经学会了左手写字,但……设计这东西,一旦长时间不碰,也就无缘了。”

“后面……因为很多私人原因,我跑去做生意了。

我还有个兄弟……可最终道不同不相为谋,越行越远。”

“虽然,他做错了很多事,无法原谅。

可真当他去世的时候,我突然发现自己很孤独。

在这个世上,似乎没有别的亲人了。

我的养父母和亲生父母都不在了,现在我也算是孑然一身。

“陆昭平静的回忆,如走马观灯。

不知不觉,时间过了那么久。

自己也从满是光的少年郎,一步步走到现在这个地步。

浑身光芒暗淡,身坠地狱。

“你没有老婆孩子吗?

你这个年纪,已经不是单身吧?”

“我结过婚。”

季歆月听到这话,心脏微微抽紧,脸上难掩失落。

她早该猜到的,这么好的男人,怎么可能单身。

三十岁,也应该结婚生子了。

“我和前妻并不相爱,各有问题,最终离婚。

我也喜欢过一个人,很爱很爱,超越生命。

只是,她不爱我。

感情就是一笔烂账,不如一个人自在。”

“那你现在……是不是还爱着那个人?”

季歆月紧张的询问。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