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这时,酒店的电话响了。

唐柒柒心情激动,以为是封晏来找自己,立刻接听,结果却是前台转接医院的电话。

“费迪南德,好像是找你的。”

他听言接过电话。

“您好,病人已经醒来,在医院不肯安生。

先生,要不您把病人带回去吧?”

医院那边态度央求,实在是治不了这个狼女。

费迪南德有些头疼,陆昭真是看他太闲了,平白无故的给他找点事情做。

他匆匆赶到医院,医护人员全都堵在病房门口,愁眉苦脸的样子。

“这是怎么了?”

“里面的小姐实在是太厉害了,麻醉药效刚过,就生龙活虎的,见人又打又咬,我们都不是她的对手,也不敢下重手,怕伤着爷的人。”

“我去看看。”

费迪南德刚要进去,却被人拦住。

“先生,请小心,她兽性难驯,怕伤着你。”

“不妨事,在外面等着。”

他转动门把,推门进去。

里面的狼女竖耳听到动静,整个人机警起来,手中拿起了一个花瓶。

可看到来人后,微微一愣。

费迪南扥进屋就蹙起了眉头。

满地狼藉。

玻璃碎片,桌子凳子横七竖八,被子也被撕破了,就连卫生间的门都稀巴烂。

这是土匪进村吗?

他环顾一圈,竟然没看到那野丫头。

他看窗户看着,心头一紧。

莫非跳窗了?

这可是二十楼。

他立刻站在窗边张望,突然身后有了响动。

他立刻警惕转身,看到衣柜上竟然蹲着一个人,正是那骨瘦如柴的野丫头。

她睁着黑亮的眼睛,正好奇的打量自己。

一手拿花瓶,一手捏着鲜花。

四目交汇,似乎产生了不一样的情绪。

“下来。”

他的声音带着几分威严。

她听懂了,立刻跳了下来。

她光着脚丫子,落在了碎片上,扎的鲜血淋漓。

她疼得蹙眉,可还是执行费迪南德的命令,一瘸一拐的来到他的面前。

她主动把花花递了过去,晃了两下,意思很明显。

“让我收下?”

他问。

野丫头疯狂点头。

他收下后,她开心的笑了。

这笑容,没有丝毫杂质,让他心头一颤。

“坐上床。”

她继续遵守。

他这才让医护人员进来。

人一来,她立刻进入备战状态,眼睛黑亮警惕,双手抓着花瓶,护在身前,也……费迪南德。

医护人员不敢动!“乖,坐下,他们不会伤害你的。”

野丫头眨巴着眼睛,疑惑的看着他,最终乖乖坐好,但怀里仍然死死抱着花瓶。

医生给她上药,她乖巧的不得了。

弄好了后,费迪南德起身。

“给我乖乖待在这儿,不准惹是生非。”

说完就要走,却不想……小丫头亦步亦趋。

“你不能下地,脚才刚刚包扎好啊……”医生急了。

可她根本听不到一般,不顾伤痛,踩在地上,执着的跟着费迪南德。

“你跟着我干什么?

我不喜欢你跟着,退下!”

她不理会,继续跟。

费迪南德蹙眉。

他知晓狼群的脾性,会选出头狼。

看这丫头的样子,很显然把自己当成头狼,听从自己的吩咐。

可现在,她竟然在忤逆自己!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