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是梁玉秋打来的。

梁玉秋嘱咐道:“念念呐!明天不用先去公司了,礼服我派人送到冷家了,明晚六点,你直接到了君临天下酒店吧。”

“嗯嗯,”夏初念认真听着,”好。“

梁玉秋话锋一转问道:”对了,今天上午你遇见白玉了?“

夏初念认真回想了一下这个名字,“今天上午遇到了一位自称跟您是朋友的白阿姨。”

“还真是有缘分,她刚给我打过电话说了这事,咱们这次的宴会就是定在她的酒店!”

这个世界真是小,白阿姨跟梁玉秋是故交,夏煜尘跟白阿姨的孙子肖哲又是同桌。

有缘分的人真是转一圈,又会遇见。

“这次宴会,小霆有没有时间呐,让他陪你一起来。“这么好的女婿,当然要拿出来显摆一下啦,做丈母娘的多多少少都有虚荣心。

而且也可以通过这次盛大的活动,把冷纪霆已经心有所属的事昭告天下。

夏初念对梁玉秋邀请冷纪霆的事情自然没有意见,挂了电话,她就跟冷纪霆提了这件事。

“明天我应该晚一点才会有时间。”男人思忖道:”所以,我晚一点过去可以吗?“

“好。”

非常好。

集团盛宴对夏初念来说与平时回公司开会没有太大的不同,无非是换了场地,用边吃边玩的方式进行一次年末总结。

只是,失忆后她莫名的依赖冷纪霆,尤其是像集团盛宴这种人多的活动,冷纪霆陪着总会觉得更加有安全感。

星星洒满蓝绸缎般的夜空。

虽然今天是凑了一天热闹,但是玩也是消耗体力的。

吃过晚饭,三个人就各自返回房间了。

门将要合上的那一秒,突然被男人宽厚的大掌阻碍住,正在眯眼打哈欠的夏初念顿时睁大了眼睛,后怕的握起男人的手掌,“没事吧,吓死我了,差点夹到你,下次不要这么......“

夏初念的未尽之言,全部被冷纪霆突然降临的热吻堵了回去,随之门嘭一声被男人用手带严,夏初念只觉得大脑一阵天旋地转眩晕。

白天没有痛快完成的事,现在只剩在两个人,终于可以无所顾忌的继续了。

男人貌似刚刚沐浴完,头发有些微湿,清冽甘甜的气息伴随着湿润的水汽缠缠绵绵的将她牢牢锁住,身体像是被一团火苗点燃。

此刻,夏初念被男人控制在柔软的大床上,墨色的长发铺在雪白的床单上,两个人的衣服在暧昧间被揉搓的皆有些凌乱。

夏初念的胸口起伏着,脸上甜美的红晕尽显,目光流动间瞄见男人结实有力的胸膛和令人遐想的腹肌,理智一下崩溃决堤......

牡丹花下死,夏初念享受的闭起了双眼,细白的手指探进了男人乌黑的短发里。

冷纪霆一对幽黑的眸子俯视着夏初念,“明天不要穿那条裙子。”

“嗯?”夏初念没太明白他的意思。

“上次,在你卧室那条。”

“那我......”夏初念无奈的苦笑,那她穿什么?

“另外给你准备了一条。”男人结实的长臂将她的头按进自己的胸膛。紫琅文学 zilang

砰砰砰-性感又略微急促紊乱的心跳声回荡在她的耳边......

裙子:莫名其妙下岗了?

夜晚静谧温柔,星星点点的火光簇拥着一弯孤清的新月。

为了金山,郑萍萍当天晚上就留在了疗养院陪苏清芸。

苏清芸住的病房是豪华套房,苏清芸睡在里卧室,郑萍萍就守在外间。

为了金山吃这点苦怕什么!

她甚至可以把身上的大小姐脾气先放到一边。

主要是那座金山太赚钱了,郑萍萍家在国内的四家小公司年收入加在一起才勉强能相提并论。

半夜,郑萍萍想到金山就睡不着了,翻来覆去的在床上计划着未来接收那间店后的收益。

苏清芸的要求很简单,只要郑萍萍做一段时间的助理协助她完成几个小计划,就可以如愿的得到报酬。

郑萍萍当时太激动,也没细想之后要帮苏清芸完成什么计划,而且表姐郑小雪也在一旁眼红的不得了,她生怕这么好的机会被表姐占了便宜,就急急的答应下来了。

想来应该也不是特别为难人的事情,顶多也就是帮苏清芸打打小三,照顾一下她的起居之类的吧。

最后,好不容易有了睡意,刚闭上眼睛,半梦半醒间,就感觉有人在摇她的身体。

郑萍萍睁开眼,看到坐在床边的苏清芸正看着她,叫她的名字,“萍萍……”

郑萍萍错愕不已,“怎么了?清芸姐你失眠了吗?”

“不是,”苏清芸摇摇头,“你起来,我跟你商量一件事。”

苏清芸突然严肃的态度令郑萍萍更加不解,“好......”

她慢吞吞坐起身,苏清芸拉过她的手,态度有些商量的说道:“我想出一趟医院办点事情,你先去我的床上躺着,替我一会,我借用你的身份出去。”

单纯的郑萍萍哪里想那么多,立刻点头,“没问题,清芸姐,你想做什么尽管去做,我的出入卡,就在门后挂着呢!”

“还有你的手机?”

“在桌子上呢!”

“好!”苏清芸满意的对她点点头,“你把我的病号服穿上,乖乖上床,等我回来,

她早就准备好了,现在衣服也都换好了,嘱咐完郑萍萍后,就直接拿了郑萍萍的身份卡卡就出了门。

屋内,郑萍萍乖乖的套上了她的病号服,爬到了苏清芸的病床上。

虽然病床上还留有一些余温,但郑萍萍钻进被子里是,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真难以想象,清芸姐这段时间是怎么熬过来的。

明明是正常人,却被人当成疯子,想想就不寒而栗。

清芸姐真厉害,要是她被人当成神经病,她宁愿一头撞死算了。

那边苏清芸顺利的用郑萍萍的身份溜出了医院,对着黑洞洞的疗养院,苏清芸狡猾的勾起了唇。

医院门口的角落,坐在一辆不起眼的黑色汽车上的黄毛,看到苏清芸出现,立刻下车迎了上去,“苏总。”

“走。”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