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边?”顾阳目光移动了几寸,随即看到了秦奋所指的那个人。

看清女人的长相后,顾阳喝酒的动作都僵住了,眼珠子都转不动了……

他么的!果然是极品啊!

舅舅的眼光确实不一般,但仔细看来,这个女人,他怎么有些眼熟啊。

思来想去,他终于在记忆中,搜索到了她的名字,夏初念!

“靠!我亲爱的舅舅啊!那妞我认识!那是夏氏集团的夏初念,”顾阳有些震惊地对秦奋汇报他的发现,又压着声音补充了一句:“就是冷纪霆的前妻!”

“什么!结过婚了?”秦奋显然有些吃惊,没想到看着水嫩年轻,竟然已经是二手的了,虽然他有些失望,但这也完全不会影响他的胃口,“冷纪霆这臭小子,还真是有福气!”

顾阳见舅舅有些不高兴,立刻宽慰道:“哎呀,我的舅舅啊,这都什么年代了,未婚的都不一定是雏!何况这样的极品,您甘心不尝一尝?”

见秦奋有了一些兴致,顾阳眼珠一转,眸底精光一闪,“这夏初念可是已经跟冷纪霆离婚了,你看啊舅舅,一会咱们把冷纪霆收拾了,再当着他的面把他的女人......”

这一句话,瞬间激发了秦奋的征服欲,这么一想来,倒是挺爽的啊,而且又是在自己人的地界上,简直是天时地利人和啊!

老天爷都在帮他!

两个人正筹划着,秦奋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响了起来,是冷纪霆打来的。

秦奋嘴角抹起一丝险恶,接起了电话,“冷总啊,到哪了?”

冷纪霆那边,许小八正在驱车带他赶往地下酒吧,“秦总,我已经在路上了,您已经到咱们约定好的地点了吗?”

秦奋目露狡诈道:“是啊,我临时有业务要谈,所以就不准备在包间等你了,我在VIP卡座等你。”

“那我突然赶过去,会不会影响您那边的业务?”

“方便,方便,您尽管过来就好了,我在二楼的7号VIP卡座,恭候您的到来!哈哈哈,”秦奋笑的一脸得逞,挂断后,还不忘跟顾阳使个眼色。

顾阳一脸兴奋的追问:“冷纪霆,快到了?”

秦奋一挑眉,脸上满是得意,冷纪霆就要到位了,那他的小美人呢?

顾阳知道他心里想的是什么,赶忙摆手招呼身旁五大三粗的手下,继而一通嘱咐。

楼下,夏初念正试着将唐欣悦扶起来,“悦悦,别喝了,我送你回家好不好?”

唐欣悦这会已经完全喝高了,喝多的人又格外的沉,夏初念费了好半天力气才终于把她从座位上拉起来。

“我......还要喝!”

关键是唐欣悦还没有完全醉到没意识,两只手还在不停的扑腾着抓酒瓶,嘴里念念有词,“我要喝,我要喝,谁也别拦我,我只有喝多了,才想不起那个姓刘的。”

“乖,”夏初念一边扶着,一边在她耳边哄,“咱们回家喝。我陪你喝多少都行现在太晚了,你这么漂亮,不安全。”

夏初念还要腾出一只手来挤开人群,两个人东倒西歪地还不容易挪到出口处,前方的路,突然被几个人堵住了。120小说 xiaoshuo120

夏初念扶着唐欣悦准备绕道,但那群人却直接上来把她们两个围住了。

夏初念定睛看向那群人,为首的是一个穿着一身阿玛尼高级定制的公子哥,一张醉醺醺的脸上,那对浑浊无神的眸子正像打量猎物一样看着自己。

公子哥身后带着五六个五大三粗的汉子,个个肌肉紧绷,目露凶光,一看就是十分专业的打手。

未等她先说话,半醉半醒的唐欣悦,艰难地支起脑袋,眯着眸子吵吵,“大大......大胆!你们敢拦我!吹一瓶,一人一瓶!”

“嘘!”夏初念赶忙按住唐欣悦的嘴,哄她,“安静安静。”

闻言,那公子哥嗤笑一声,一对浑浊的眸子紧紧盯着面前的美人,摩拳擦掌道:“啧啧,漂亮,确实漂亮……”

刚才距离远,看到夏初念已经是非常惊艳了,现在距离近,没想到更是让他欲罢不能,而且现在近距离看,两个姑娘都是极品啊!

如果一会,他跟舅舅可以一人一个,那简直太爽了!

夏初念面无表情的看着男人在面前嘀嘀咕咕,冷声道:“请你让开。”

“哟!夏总不认识我了吗?”顾阳一脸狂妄地问夏初念。

“你谁啊?”

“算了算了,现在重新认识一下也好,你好夏总,我叫顾阳。”顾阳说着走上前,视线恶心地黏在夏初念的身上,继续道:“是否有机会,请您喝一杯呢?”

“不必了!”夏初念看都没看他,准备扶着唐欣悦绕开他,直接走。

这么多人面前,简直一点面子也不给他留!

顾阳气焰嚣张地呵斥她:“站住!我让你走了吗?还没有人能拒绝我顾阳请的酒。”

夏初念轻哼一声,努力扶了扶又要张嘴的唐欣悦,“现在有了,你们赶快让开!”

她冷漠的态度一下激怒了顾阳,顾阳本来就没什么耐心,刚才没有直接动手绑了夏初念,完全是心想着夏初念如果害怕,愿意主动配合他们,也会更有味道,没想到这个女人这么强硬......

“你信不信,就算我让开,你们今晚也走不出这间酒吧!”

这边闹的这么凶,酒吧里的其他人这会自然也已经看到了,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敢插手,全部都躲的远远的。

谁不知道这间酒吧是刘锦年的,而刘锦年又跟顾阳好的穿一条裤子,这事也就一百年不来酒吧的夏初念和唐欣悦不清楚。

夏初念不理张牙舞爪的顾阳,视线淡淡地环视一圈,见酒吧里的工作人员没有一个出面阻拦,现在,自然也明白了顾阳那句话的意思。

这个恶心的男人,怪不得这么嚣张呢!

顾阳见夏初念沉默了,以为她怕了,阴险地勾了勾唇,“这酒吧是我好兄弟开的,他叫刘锦年,我你可能不认识,但是刘锦年,你没道理不认识吧!

你看他是听你的,还是听我的?”

怎么说,夏初念也算是半个冷家人,刘锦年如果能救她,那就不是刘锦年了,今天,她可真是自己主动跳进了狼窝!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