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初念终于可以躺在熟悉的小床上时,时针已经不知不觉转到凌晨十二点了。

被柔软的毛毯紧裹着,简直安全又舒服,夏初念忍不住幼稚地打了个滚。
不管怎么说,今晚一定要把心头的事情放一放,好好睡一觉。

可是,她才刚闭上眼睛,放在床头的手机就突然响了。

夏初念睁开眼睛,看到是唐欣悦打来的,有些意外。

最后一次见到唐欣悦时,因为担心对方,夏初念之后的每一天都会在中午给唐欣悦打电话。

今天中午也照常去了电话,当时唐欣悦的语气听起来好了很多,还承诺自己晚上一定会早睡。

但是现在这个点了,不会有什么事吧?

夏初念蹙眉接起了电话,“喂?大美人,怎么没睡啊?”

听筒里传来唐欣悦含混不清地声音,背景也有些空旷“喂!你干嘛呢!我想你了!”

夏初念一下就听出来唐欣悦喝酒了,有些担心的问,“你是不是喝酒了?不是答应我要早睡觉么!”

那边,唐欣悦声音懒懒地嚷着,“喝了......”话没说完,只听“呕”伴着哗啦一声,唐欣悦好像是吐了。

夏初念更加担心,立刻追问:“喂?你在哪呢?我去找你!”

“家......等你......”

虽然唐欣悦说她现在在家,夏初念还是十分担心,一分钟不耽误地换好了衣服,迅速开车赶往唐欣悦家。

路上,手机又响了,夏初念本以为是唐欣悦打来催她的,没想到却是梁玉秋打来的。

梁玉秋睡眠一向很浅,估计刚才是听见了她的开关门声,起床又没找到她,于是电话就打过来了。

“喂?妈,不好意思,打扰您休息了,我朋友有点事,我去看看,一会就回去。”夏初念赶忙接起电话解释道。

梁玉秋声音沙哑的在那边说了几句嘱咐的话,最后直接要求道:“一会处理完,必须回家,不然小家伙明天醒来看不见你,又该难受了。”

“好好,您放心吧,早点休息吧。”

终于安抚好梁玉秋,夏初念也赶到了唐欣悦的住处门口。

夏初念按响了唐欣悦家的门铃,但里面的人却久久不应。

虽然现在是半夜,但白天的热气都还没有散去,街上一丝风也没有,夏初念本来就又急又担心,现在更是出了一身汗。

夏初念急忙又腾出一只手给唐欣悦打电话,终于在这样的疯狂攻势下,唐欣悦才一脸倦意地拖着身体过来给她开门。

一打开门,夏初念在这一刻,脑海中只有一个词可以用来形容唐欣悦—半人半鬼。

一点都不夸张,唐欣悦大概喝了不少,小脸白的吓人,眼圈又黑的像化了烟熏妆,满屋子酒气熏人,整个人脚下虚浮到需要扶墙才能站稳。

这还是那个踩着十厘米高跟鞋,妖娆到极致的女人吗?!

夏初念立刻心疼地把她扶回沙发上,又忙去厨房倒了一杯蜂蜜水,硬给她灌了进去。315中文网 315zww

半醉半醒的唐欣悦几乎是连喝一桶蜂蜜水之后,苍白的脸色才有所缓解,终于找回一点力气跟夏初念说话。

她干燥的嘴唇动了动,“念念,只有我自己了……刘锦年这个混蛋!他到底想怎么样啊……我那么爱他,他竟然利用我!

我太傻了,对啊,都是因为我太傻了,所以没有人喜欢我,我只剩自己一个人了……”

“傻瓜!不是还有我吗?我在这呢!”

夏初念担忧又痛心的盯着唐欣悦,前几天不是还好好的,她可是费了好几天的心神把这家伙开导明白了,而且就今天中午她还跟她嚷嚷着要放下渣男好好生活。

难道短短的一下午发生了什么事?

断断续续地听唐欣悦连哭带笑的说了半小时后,夏初念才终于把一切都搞清楚了。

上次去露营前,刘锦年就开始对唐欣悦爱答不理了,动不动就玩两天消失。
唐欣悦专一爱粘人的性格,自然忍受不了,就有了怨言,可是刘锦年根本不把她不开心这件事当回事,继续玩他自己的。

所以唐欣悦就决定约几个朋友出去散散心,没想到中途跟夏初念碰上了,又如此偶尔的知道了刘锦年做的龌龊事。

得知真相后,唐欣悦确实气的不行,伤心的不行,她当时是真的决定,以后要跟刘锦年那个混蛋一刀两断。

话说的是如此痛快,唐欣悦终究是个逃不过俗气爱情的凡人。其实内心还是对刘锦年念念不忘的,为了彻底从心里把对方忘掉,她把刘锦年的东西全部扔了,两个人去过的地方也绕着走。

完全采用眼不见心不烦那套政策,就在她自以为一切都可以过去的时候,刘锦年给她打了一个电话。

于是,她之前苦心孤诣垒砌的城墙,就在一瞬间轰然倒塌了。

她忍不住质问渣男,问出了无数个女人都会追究的一个蠢到爆的问题,“为什么?”

刘锦年可没觉得自己有错,反过来怪唐欣悦不理解他,而且这段时间还对他使用冷暴力。

真是渣到骨子里了,明明是他有错在先,是他先冷暴力,先做出背叛主子的龌龊事,还利用了她。

现在倒好,推的一干二净,还怨她不懂事。

挂了电话,唐欣悦一口气吹了三瓶红酒,借着酒劲不知道又喝了多少。

现在纵观整个房间,除了卫生间的地面,到处都是歪歪斜斜的酒瓶子。

发了一顿酒疯的唐欣悦,终于安静了,抱着夏初念的胳膊沉沉地睡过去了。

夏初念小心地抽回了自己的胳膊,从卧室找了个毯子给她盖上,睡着的唐欣悦温和无害,不化妆的她,看起来清清爽爽的,没了平日的妖艳妩媚,像个乖巧的小宝宝。

真搞不懂刘锦年怎么想的,多好的姑娘,竟然不珍惜!

夏初念想着,一边快速地把唐欣悦乱糟糟的房间恢复洁净,等她准备出门时,东边的天都已经泛起了鱼肚白。

思绪不知道为何,一下就回到了前几日,她在冷家别墅的时候。

彼时,她守在窗前,无意间抬头望窗,也看过好几次像现在这个纯静干净的日出。

身边已经没有冷纪霆。

清晨空气微凉,她搓了搓有些不适的胳膊,钻进车里准备趁着小宝贝没醒赶回家。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