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于哥,我说这么热闹呢,您一来肯定排场大。”洪涛没往52号里钻,而是溜达到警车旁边,和坐在车里的警察打了个招呼,除了递上根烟,还指了指旁边的救护车。

“我说涛子,你这可就不太地道了啊,人家出了事不说搭把手,还幸灾乐祸!”当年整天和洪涛斗智斗勇的派出所老警察基本都退了,但接上来的新人也是师傅带出来的,对辖区内的重点人物必须特别认识。这位于警官对于洪涛的出现毫不意外,烟也没拒绝,但嘴里没啥好话。

“看您说的,我有那么不是东西吗?”洪涛特意蹲下身借着反光镜照了照,确认自己没那么肤浅之后才继续打听。

“嗨,我也没听两耳朵,好像说是孙家老大借钱买了古董,媳妇知道以后不答应,两个人撕吧起来了,老太太上去劝架,是没站稳啊还是让谁扒拉了一下,倒地上就起不来了。你侯哥和林妹妹在里面处理呢,想知道自己问去。”

于警官的回答非常简洁,几乎没有任何细节。对于普通人而言,这种事可能是个热闹,哪怕没半点关系也想打听打听。但在民警眼中,这种事儿几乎天天发生,看都看烦了,一个字也不想多说。

“得,我也不请您进去坐坐了,请了您也不去,回见喽!”见到打听不到太多消息,洪涛也就不耽误了,转身背着手向院门溜达,但始终没迈步进院,直到孙家老太太被抬上了救护车,才一闪身溜着边蹭了进去。这就是洪涛鸡贼的一面,他怕进院太早,万一需要谁搭把手,自己还得跟着受累。

“于哥,他是谁啊?”警车后座上还有个年轻警察,见到洪涛这副做派,有点好奇。

“他叫洪涛,58号和60号的户主。往前看,那个牛逼大院子就是。你以后要是接了这一片,心里最好有个谱儿,管片里最不是东西就是他,当年你师傅的师傅带我下片的时候就是这么交待的。事实证明,他老人家没忽悠我,这孙子要多不是东西有多不是东西,如果他能搬家离开咱们所辖区,上到所长下到巡警都愿意掏钱给他找搬家公司,祸害啊!”

别看于警官当着洪涛有问有答、递烟就拿,好像私人关系有多好似的,可一转脸就和同事开骂了,把洪涛说得比通缉犯还坏。

“啊!他就是洪涛,接待室里还挂着他送的锦旗呢!”小警察显然也听过这个名字,脸上立马浮现出浓浓的八卦表情。

“呸,如果我是所长就那破玩意卷吧卷吧扔了,恶心谁呢!”听到锦旗两个字,于警官把还剩大半截的烟屁一口喷出车外,语气里不光是鄙夷了,还有点恨。

“那时候你可能还没上警校呢,这个院子不是他的,后面60号才是他家。58号的老两口出国找女儿享福去了,把院子卖给了他,然后咱们所就快成他的专职保镖了。三天两头打报警电话,大半夜的都不清闲。先是和几伙房虫子在购买院子的问题上起纠纷,然后又和街坊因为修院子扰民折腾。一闹就是三年多,直到院子修好才算安生了点。你师傅那几年都快被他折腾出神经病了,一听报警电话响血压就高。”

“那他为啥给咱们所送锦旗?”于警官的概括能力太强,把近十年的事几句话就说完了,小警察能听明白才怪。

“有一次他和后面62号的杨家因为施工时间吵了起来,结果杨家到区里把他给告了。杨家在法院有人,官司一审判他输。结果没两天所里就接到他报警,说是杨家儿子把人打坏了。那天正好我和你师傅一组,到地方一看,还真是把人胳膊打骨折了,他是见证人,被打的人是给他家盖房的工程队施工人员。说是在后海边上遛弯撞见杨家大儿子,双方先起了口角,然后姓杨的动手推搡,把人推倒在地,胳膊摔骨折了。”说起往事,于警官的烦躁情绪更浓,眉毛都皱了起来。

“那和他好像没啥关系吧?”小警察也是个急性子,听了半天依旧屡不清头绪,干脆也不听详细过程了,直接提问重点,顺势拿出烟递上。

“刚开始是没什么关系,他就是个见证人,周围还有别人作证。可这件事儿的后续就有意思了,被打的人在所里表示愿意和杨家和解,但又一直找借口拖着,足足拖了四天才签字。你猜怎么着?杨家在第四天去法院把案子撤了,前后脚的事儿,有意思不?”于警官也没白抽,深吸两口之后算是部分满足了小警察的好奇心。

“……您说这事儿是他安排的?可骨折不能是假的吧,怎么也得有医院证明啊!”为啥叫部分呢?因为小警察听完之后明白了一些东西,但不明白的东西更多了。

“学着点吧小子,我也是从那时候起才知道有一种先天性疾病叫脆骨病,轻微的平时和好人一样,该上班上班该工作工作。可正常人摔一跤可能就是疼点,最多骨裂,这种人则是骨折。”于警官倒不是仇恨洪涛,而是一种无奈,明明知道被骗还束手无策的无奈。

“是他故意找人为难杨家,就是为了撤诉!”小警察终于明白了,脸上的表情更精彩。

“还能是怎么回事儿啊,打官司他打不过杨家,万一输了搞不好就得停工,两个院子刚盖一半,损失肯定不小。要我说啊,杨家也是有点过份,当时他答应早上八点以后施工,杨家非说要九点半,仗着法院有人半步不让。这下好了,不光不能告还得赔钱,否则儿子就得进去蹲大牢。”骂了洪涛几句,于警官好像心里舒坦了不少,终于算是站稳了立场,以比较中立的态度替洪涛这边说了句公道话。

“也不见得吧,万一是真赶巧了呢?”不愧是警校毕业的,小警察很有独立思考能力,也不盲从,找出了其中的逻辑漏洞。“嗨,我既然这么说了就肯定有把握。这小子从初中起就不是啥好东西,整天打架斗殴,但一次都没被正式处理过,知道为啥不?”听见小警察的质疑,于警官深深叹了口气,看了一眼院门附近围观的群众,估算着里面的同事还得有一会儿才出来,这才翻了一篇,继续讲述洪涛的故事。

“他家有人呗……”小警察摇了摇头,也是一脸鄙夷。

“这么说也算对吧,他有个表哥叫孟津,以前是分局刑警队副队,后来到朝阳分局当副局,现在是市局经侦大队政委。这个人我没见过,据说他和咱们牛所是一期去非洲维和的,多少也得有点面子。不过听我师父说,孟津在去朝阳的时候就放过话,以后不再管他的事儿了。这些年也确实没听所长说过有人为他说情走面儿,可所里依旧拿他没辙。这家伙脑子听聪明,还上过大学,对法律细节了解的比分局法制科还全面,只要牵扯到他的事儿,你就琢磨吧,想破脑袋顶多也就是个擦边球,多一点责任都不沾。就说骨折这件事儿,如果不是孟津听他舅舅提起,又告诉了所长,到现在咱们依旧蒙在鼓里呢。可知道了又能如何?事情过去了那么多年,当事人肯定也找不到了,就算找到人家咬死不说,还是白找。我今天提这些就是怕你年轻心气高,在和他接触的时候中了套。他院子里还住在两个外国人,肯定是重点走访对象,到时候说话悠着点,别因为屁大点的小事儿和他瞎呛呛,闹到所里还是你吃亏!”

对于小警察的判断于警官并不完全认同,但具体细节也说不清,只能先结束话题,算是对后辈尽了传帮带的责任。

“那我师傅怎么没和我提起过?”小警察还是不太甘心,无论于警官怎么说,他的内心还是有一团火在燃烧,总想干出一番事业,至少不能向坏分子低头。

“你师傅没和你提是好事儿,这说明你很可能不分在这个管片里,知足吧!”于警官也是从年轻过来的,很了解小警察的感受,刚从警校毕业的那几年也是尝尽了社会的残酷,才一步步知道深浅的。有些东西警校里能教,有些事情就得靠自己去总结,通过一次次吃亏来感悟。

“他出来了……那个小女孩是谁?”小警察也没光顾着聊天,眼睛时刻盯着院门口,洪涛刚一露面就被他发现,然后问题就又来了。

“孙家老二的闺女,本来就没了爹,再赶上这么个家庭环境……唉……”于警官只用眼角瞄了瞄就把眼神转开了,当警察除了要严格遵守法律还得心硬,否则天天看着类似的情况还不得愁死。

喜欢市井之辈请大家收藏:(shucang)市井之辈书仓网更新速度最快。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