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务酒店高层,肖青璇的办公室里,来了三个成功人士,一个个不苟言笑,坐姿端正,言语间言辞锋利,一看就是偏执的工作狂。

“吴家?”

“燕京八门?”

“对不起,有失远迎了,三位来我酒店,是想谈合作的事宜吗?”肖青璇客气说话,她实在想不出,高高在上八门之一的吴家,简直属于无法企及的巨头企业存在,为什么会派人来她这家小小的商务酒店。

“肖女士,我吴家要收购你这家酒店,这里是收购的具体事宜,你可以先翻阅。”一个年纪最大的中年人说话,“我叫吴虎,目前是东海市地区的负责人之一。”

肖青璇没有看文件,“对不起,我没有买卖酒店的打算,让你们失望了。”

吴虎板着脸,“肖女士,收购的方案,相信你会感兴趣。”

肖青璇翻了几页文字,立刻露出恼羞成怒的表情,“请你们出去。”

吴虎依旧没有半分喜怒哀乐表情,“肖女士,你抗争不了,我吴家要争取的东西,别说是你这家小酒店,即便是新世纪酒店,云天大厦等等,也是轻而易举,最多给你一天时间考虑,如果不签字,明天这个时候,酒店关门,你也会因债务入狱,好好想想吧!你如果进去了,你那个宝贝女儿怎么办?流落街头吗?”

肖青璇当真是敢怒不敢言,“为什么?”

吴虎,“有人要你。”

肖青璇,“谁。”

吴虎,“你的初恋。”

一听此话,肖青璇的身体明显颤动,门外的宁烨,脑海里立刻浮现一个名字……吴俊逸,可让宁烨想不通的是,曾经东海市一流家族的吴家,不是已经倒塌了吗?吴俊逸怎么攀上燕京吴家那颗大树的?

难不成。

东海市的吴家,与燕京吴家有什么亲缘关系?

也只有这一种解释了。

看来吴俊逸不仅没有跌落高坛,一落一起,现在的身份地位更高了。

说完后三人起身离开,门口处,吴虎不忘提醒一句,让肖青璇准备各项事宜,准备好合同,还有,让她洗干净点,换一身温婉典雅的服饰,毕竟她也是此次交易的物品,如果不遵守吴家的规则,后果自负。

玛德。

东海市是你们能横的地方吗?

宁烨没有为难三人,等了几分钟,敲了敲门,里边没有应声,倒是听到哭泣声,宁烨进入,装作不知道的表情问,“怎么了?是不是有人欺负你?”

肖青璇,“你算什么?一个不入流的小司机,我的是不用你管,滚!”

宁烨自然没走,“说不定我能帮上忙呢!”

肖青璇泪如雨下,趴在办公桌前哭得很是凄惨可怜,“今天起,你被解雇了,还有苏冰她们,你去通知一声,叫她们领钱走人,离开东海市,走得越远越好。”

宁烨走过去,轻轻拍了拍肖青璇肩膀,“你忘记我说过的话了?在东海市,我就是能一手遮天的枭雄般存在,没有我做不到的事。”

肖青璇哪里会相信,“走,你也走。”

宁烨拉起肖青璇,然后以一个很不雅的动作,强行抱住了肖青璇,肖青璇自然疯狂挣扎,“滚开,你要干嘛?不要碰我!”

宁烨越抱越紧,“老婆,你忘记了吗?我就是你的老公。”

果然。

肖青璇不挣扎了,她的思绪很混乱,静静埋在宁烨怀里,这种说不清楚的感觉,很熟悉,很温暖,似曾相识,“我们以前,见过吗?”

宁烨,“你嫁人的第一天,我就是新郎官。”

肖青璇嘤嘤自语,“那为什么,朵朵出生之后,你从来没出现过?”

宁烨眼里有泪水打转,愧疚万分自责念道,“对不起,我被困在一个地方,挣扎了很久很久,才最终从那里爬出来,然后我发疯一般回来,老婆,感谢你,为我生了那么一个开的女孩……”

肖青璇抬起头,“谢谢你,为我编了这么个谎,答应我,如果我有什么事,你帮我照顾朵朵,知道她健健康康长大成人,好不好?”

呃。

老婆,你还没记起以前的事啊?

宁烨猛地抓下一把头发,“你不信的话,去找机构鉴定我和朵朵的血缘关系,骗你是小狗。”肖青璇哪里会相信,推开宁烨,说自己只想静一静。

“老婆,刚才的事,我都听到了,放心,有我在,谁也不能在你头上拉屎拉尿。”宁烨目光坚毅,一副正义凛然的姿态喊道。

“噗……”

肖青璇一口茶水喷了出来,“拉你个大头鬼,赶紧走。”

宁烨,“这样才对嘛!笑起来多好看,不愧是当年我娶到的东海市第一美女,明天这个点,我宁烨用人格保证,你和朵朵都会安然无恙。”望着宁烨离开的背影,肖青璇又低头看了看左上的头发,没有丢到垃圾桶,用纸巾包裹起来,然后呼叫苏冰。

“苏冰,你介绍来的宁烨,那个专车司机,究竟什么来历?”肖青璇问。

“我以前的战友。”苏冰简单道。

“他说,是我老公,是朵朵的父亲。”肖青璇直直盯着苏冰。

“是,他就是曾经上门入坠你们肖家的软饭男。”苏冰继续道,“当年东海市变乱,各大家族势力斗得如火如荼,他在送回一百亿后,失去了踪迹,估计是被高手追杀,也和你一样遭受创伤,忘记一些事情……”

肖青璇连忙起身,“陪我去医院。”

另外这边,离开酒店的宁烨接到王小凤的电话,说是藏在地下拳场的东西取出来了,是一个盒子,里边有几颗红色的钻石,红钻石不大,指头大小吧!就颜色很赤焰如火,除此之外啥都没有了,王小凤还在电话那头一个劲抱怨,说宁烨肯定又被阎大老板坑了。

宁烨,“傻逼。”

对于没见过世面的王小凤,宁烨真是没话可说。

红色砖石。

钻石中的王者。

你他娘的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钻石有白钻和彩钻之分,彩钻包括黄色、棕色、绿色、粉红、红色、蓝色,每种颜色的钻石都是稀世珍宝。彩钻,主要成因是无色钻石内的微粒起变化而产生的颜色,不同的变化产生不同的颜色,因此颜色越罕有,价值亦愈高。

在这些不同的彩钻颜色中,较常见的有黄钻、棕钻、绿钻,而粉钻、红钻、蓝钻就较为罕有,往往可遇而不可求。如蓝色的霍普钻石,堪称稀世珍宝。除以上钻石之外,高品质的粉红钻也被视为稀世奇珍。

在这些不同颜色的彩钻中,红钻石是彩钻中最为稀有的品种,甚至很多专业从事珠宝行业的资深人员都无缘得见,是自然界物价的瑰宝。现在世界上总共就发现几颗红钻石,因为世间罕有,即使是再小的红钻石都有着超乎想象的价值。

新闻上有报道,上世纪八十年代,在法国巴黎的一次珠宝展销会上,展出了一颗重量2.23克拉,名叫“拉琪”的血钻,标价竞达4200万美元。

红色的钻石世间罕有,是世界上最珍贵的钻石,即使有钱也可能买不到,对于普通人来说就更是难以想象。

宁烨开车去接王小凤,带上盒子出发。

王小凤懵逼,“小少爷,你这是?直接跑去燕京市场抛售啊?”

宁烨,“不然呢?你觉得东海市的有钱人,能吃得下?”

路上。

宁烨交代王小凤,等将红钻石兑换成钱,回到东海市,要立马动手重建地下拳场的计划,一刻也不要耽误,王小凤回答说没有高手,就算重建了,也就一个无用的躯壳,除非能找到好的拳手。

全国各地而言,全场不少,宁烨让王小凤自己去考察,自己去拉人,王小凤干摇头说鸭梨山大,他的能力有限,的确比不上从小便混迹社会的吴德胖子。

车子驶入燕京,这座全国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城市。

扑面而来的。

便是一股厚重的历史沧桑气息。

东海市与这里相比,完全是小巫见大巫了,宁烨直接奔向燕京八门之一的祖家,虽说是大门大户,可祖家的管家阿姨等等,没有任何看扁人的架势,宁烨顺利见到了祖安定,也就是霸气眼镜哥,“兄弟,诶呀,几年不见,你这些年跑哪去了?”

宁烨,“一言难尽。”

寒暄过后,宁烨说出了来意,“我这趟来,是为了以物换钱。”

眼镜哥,“那你该去典当行啊!”

宁烨,“我的货,非常高档,拿去给典当行纯属是老牛嚼花生,浪费。”

眼镜哥,“拿出来瞧瞧,我看又多牛逼。”

宁烨从口袋掏出一块布,破布,还有点脏兮兮的,是擦车窗玻璃的抹布,一看到这,眼镜哥立马嫌弃道,“兄弟,你怕不是穷疯了吧?不用换了,我随便给你个百八十万,暂时花着。”

宁烨汗颜,我是开奥迪车来的,你看我像街边讨饭的吗?

宁烨,“保证你眼珠子都要灯出来。”

布块掀开,三颗鲜红色的透明钻石映入眼帘,像极了传说中的稀世珍宝“鸽血红”,眼镜哥岂止是瞪大眼珠子,嘴巴都恨不得将红钻石吞了,“老范,赶快,去喊我爸,我妈过来,就说有天大珍宝,就跟我妈说,她期盼已久的钻石有了。”

不到五分钟,一个披头散发的中老年妇人吃着脚丫子跑进来,走得很匆忙,还没好好梳妆打扮呢!当看到桌上的红钻石,眼镜哥的老妈直接瞳孔冒绿光,那画面,好像饥肠辘辘的恶狼,在雪地里看到一块热气腾腾的羊腿肉,直接将眼镜哥退开,自己坐那欣赏。

不久后,眼镜哥的老爸祖家主也到了,对于红钻石,他倒是没有什么过激反应。

眼镜哥忍不住道,“妈,你悠着点,别心脏病又犯了。”

他老妈的全部心绪,已经沉迷在三块红钻石的海洋里,无法自拔。

宁烨和祖家主寒暄过后,没有问宁烨关于红钻石的来路,直截了当说道,“宁先生,你想要什么价钱?”

宁烨,“市场价的一半!”

祖家主,“那么豪爽?”

宁烨如实回道,“我不在东海市的几年,多亏安定兄弟帮忙,否则的话,我那老婆和女儿已经流落街头。”

祖家主是个雷厉风行的人,当下叫人来评估红钻石的价格,其实关于多少钱,宁烨并不是很看重,他感激的是祖安定的恩情。

门外。

宁烨偷偷塞给祖安定几颗药丸,说是祖传偏方炼制的,服用过后,对身体有益无害,配合一些锻炼,也能让中老年人生龙活虎。

祖安定坏笑,“你也看出来,我老子那方面不行?”

宁烨,“你也要补补了。”

祖安定底气发虚说道,“去,我能顶风尿十丈,不需要这玩意。”

宁烨,“这是一颗百草丹,能帮助你冲破内劲八重。”

说完后。

宁烨急匆匆离开了,不理会后边祖安定一连串的疑惑,这一次,直奔燕京八门之一的吴家,一共八颗红钻石,宁烨又取出两颗,准备上门推销。

王小凤顿时冒起一万个为什么。

宁烨,“吴家要对我老婆动手,相信只是吴俊逸的馊主意,我从源头解决问题,到时候,我看是谁吃不了兜着走,他不是攀上一棵大树了吗?我要让他从树上掉下来,永远翻不了身。”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