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有来世!我会接受你的挑战的!”

卓文目光看着手中的气之本源核心,轻轻叹道。

他没想到,帝释天对他的执念如此之深,临死之前,也在想着与他的战斗。

虽说帝释天罪大恶极,而且做了许多天怒人怨的事情,但他在这最终一战,也确实是在守护界外百域。

“麻兄!你没事吧?”

卓文走至麻玉杰面前,将后者扶了起来,低声问道。

“还死不了!”

麻玉杰摇摇头,目光则是颇为复杂地看向卓文,继续道:“卓文!你身上的气息好奇妙,我居然看不透?

你继承了质之本源了吗?”

“我放弃了质之本源!因为我找到了属于我自己的路,也悟出了属于我自己的道!”

卓文微笑道。

麻玉杰瞳孔微缩,他没想到卓文居然放弃了质之本源,但他却又看不透卓文的境界,后者到底是达到了什么境界呢?

“卓兄!你……现在是什么境界?”

麻玉杰想了想,还是忍不住好奇问道。

“道者,至精也,不可为形,不可为名,强为之名,谓之太一!我之道,谓之太一,故我之境界,谓之太一境。”

卓文缓缓开口道。

“太一境?

原来这世上真有这个境界!”

麻玉杰喃喃自语,眼眸露出惊骇之色。

他与帝释天境界相差不大,都是太古境圆满,而天魔王应该是介于太古境圆满与太一境之间!而太一境,麻玉杰在前世太古神王的记忆中,曾听说过,这等境界是混沌初开的境界,是万物之始,万宗之本。

据说,唯有悟出真正的道,方才能达到这等境界,从而拥有与混沌平起平坐的力量。

这股力量,是真正能改变整个世界的力量,是凌驾于一切的力量。

麻玉杰一直以为,这个境界只不过是传说而已,因为混沌初开以来,从未有人达到过,因为一旦有人达到,那就能拥有改变世界格局的力量。

但现在,有人达到了,而这个人就是卓文。

“哈哈!卓文,我终于找到你了!你可知道,我找你找了多少年吗?”

天魔王哈哈大笑,浑身魔气滔天,降临在卓文的对面,一双眼眸直勾勾盯着卓文,目光中充满了复杂而渴望的神色。

“你找我是为了什么?

你这么多年有想过吗?”

卓文平静地凝视着天魔王,问出了令后者脸色大变的问题。

对啊!他寻找了卓文无数年,那么,他到底是为什么要找他呢?

他对卓文的唯一印象,就是从太古鸿蒙树内落入时间长河的那惊鸿一瞥。

但就是那惊鸿一瞥,让他升起了无限的冲动,那就是找到卓文。

这个目标始终贯穿了天魔王的一生,而他的所有的行为,都是以这个目标为基础而展开的。

现在,他摧毁了太古星辰,也几乎毁灭了混沌星空,最终寻到了他一直想要找的卓文。

但卓文轻轻这么一个问句,却彻底问住了他,令他迷茫,令他疑惑,甚至是令他痛苦。

“对!杀了你,我寻找你是为了亲手杀了你!我就是为此才会寻找你的!”

天魔王眼眸顿时变得赤红,他发出惊天的爆吼,朝着卓文疯狂地冲去,体内涌出滔天的魔气,竟笼罩了大半个星空。

而且魔气越来越炽烈,越来越恐怖,仿若要将整个混沌星空都吞噬进去。

“好恐怖!这天魔王竟然比刚才更强大了!”

麻玉杰看着此刻疯魔状态的天魔王,眼眸之中露出惊惧之色。

就算是他巅峰时刻迎战此时的天魔王,恐怕他绝不是对手,而且有可能直接被天魔王所杀。

烛皇、深渊之主、小金、小银等等所有人,全都露出恐惧之色,同时也满是担忧地看向卓文。

天魔王太强了,卓文真的会是对手吗?

“卓文!死吧,只要你死了,那么我寻找你这么多年就变得有意义了!”

天魔王状若疯狂,瞬间冲至卓文身前,双掌虚空相合,顿时间,卓文周围的空间爆碎,一座巨大的魔棺出现,将卓文整个人都笼罩了进去。

“魔棺葬送!”

天魔王森寒的声音传来,那巨大的魔棺表面,出现了一柄柄诡异的长刀,随后纷纷刺入魔棺内。

“不好!卓兄……”麻玉杰脸色变了,天魔王这一招太恐怖了,对他和帝释天从来没用过,恐怕是他的最强大的招式之一。

单单那魔棺表面的一柄柄长刀,所散发出的魔性就让麻玉杰感到恐惧和颤栗,现在居然全部都刺入魔棺内。

那么,困在魔棺中的卓文,哪还有活路?

轰隆!正当所有人绝望的时候,恐怖的魔棺轰然炸裂,卓文缓缓自里面走了出来。

“天魔王!你与我的层次,差的太多了!你不是我的对手!”

卓文一步步朝着天魔王走去,神色平静,古井无波,好似天魔王方才那一招,对他只不过是挠痒痒。

“好强大!”

麻玉杰瞳孔微缩,旋即心中大喜。

卓文的强大,完全超乎他的预料,看来这次应该是稳了。

“太一境?

怎么可能?

你应该与麻玉杰、帝释天一样,只继承一种本源之力而已,怎么可能达到太一境呢?”

天魔王脸色彻底变了。

“无,万物之始!我天生无道根,契合万物之始的道,所以我悟道了,跨越了太古,直达太一!三大终极本源,在我眼里,与其他万物又有什么区别呢?

而我更不需要借助那种力量!”

卓文脚步不停,继续朝着天魔王走去。

在这一刻,天魔王感到了一股恐惧,发自内心深处的恐惧。

“天魔鬼手!”

“圣魔邪焰!”

“魔魂渊海!”

“……”天魔王开始疯狂地施展压箱底牌,一道道恐怖的魔之神通,如洪流般轰向卓文。

但这些魔之神通在轰在卓文身上大约丈许范围,仿若被某种力量化解,纷纷溃散开来。

“天魔王!你曾有想过,你诞生在这个世上的意义吗?”

卓文依旧在靠近天魔王,而他眼眸中却依旧平和,但在平和之中,还有着一抹怜悯之色。

“意义?”

天魔王不断后退,在听到此话后,身形一僵,眼眸深处的迷茫之色越发的浓郁。

“我的意义就是杀死你!对,就是杀死你,然后一统整个世界,让所有生灵都匍匐在我的脚下!”

天魔王脸上变得格外狰狞,他恶狠狠地吼道,却不再退后,开始疯狂朝着卓文冲来。

对!他生来的意义是杀死卓文!只要杀死了卓文,那么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有意义的!所以,他退什么,他只要杀了卓文就行了。

天魔王距离卓文越来越近,他浑身的魔气越来越炽烈,魔威越来越恐怖,整个星空都被他影响,被无穷无尽的魔影所充斥。

卓文缓缓伸出右手,轻轻向前一推,落在了天魔王的胸口处。

天魔王极快的速度,瞬间停止,身形由极动化为极静。

而卓文的手掌落在他的胸前,开始一寸寸朝着他的体内推进,他能清晰地听到,他的胸骨不断凹陷崩碎的脆响。

最终,卓文的手掌贯穿了天魔王的胸口,从他的背后直接穿出。

“天魔王!在你诞生的那一刻起,你的命运就是为了今日的死亡,也是成就这个世界最终的平衡的牺牲品!”

卓文轻轻一叹,右掌一旋,玄妙的力量暴涌而出,天魔王整个人倒飞而出,朝着下方不断的坠去。

卓文这一掌,蕴含了太一境真正的玄妙之力,彻底超过了天魔王所能承受的范畴。

天魔王只感觉自己的意识在不断模糊,他的双眼变得很沉重,他的身体变得很僵硬。

他的双眼努力睁开了一双缝隙,他看见了卓文的身影,他依旧在上方俯视着他,目光平和中带着一丝忧伤和怜悯。

他的脑海之中,不由得想起无数年前,他还是懵懂的魔婴的时候,他也是不断下沉,被动地看着卓文在离他远去。

原本那种感觉,他已经忘记了。

但现在,当年的记忆,逐渐席卷向他的脑海,他恍然明白,他为什么要一直寻找卓文了。

他是不甘,也是不舍,更是愤恨!他不想被抛弃,那种被舍弃的孤独感,他难以忍受,所以他恨卓文,也恨将他诞生于这个世界的太古鸿蒙树。

“或许!我本该是孤独的,是不该存在的存在!”

天魔王喃喃自语,缓缓闭上了双目,而他的身躯不断溃散,最终化作了无数黑色光点,消失在了这片星空之中。

“对不起!”

卓文默默看着消散的天魔王,轻声低喃着。

在突破太一境后,他就明白,这最后一战,没有谁是真的对,也没有谁是真的错!所有人都是牺牲品,为秩序重新平衡的牺牲品。

“天魔王死了!我们胜利了!”

麻玉杰看着那溃散的天魔王,先是一愣,旋即兴奋地大笑。

而烛皇、深渊之主等人也都是轻吁了一口气,无数太古神更是欢呼雀跃。

魔虚机以及残存的天魔军,则是垂头丧气,个个缩在星空角落,瑟瑟发抖。

天魔王死了,他们天魔一族恐怕也到了灭亡的时刻,他们知道,太古神、混沌星空的生灵不会放过他们的。

“卓文大人万岁!”

“卓文大人万岁!”

“……”混沌星空中,无数太古神、混沌星空生灵,都在欢呼着卓文的名字,个个都满脸崇拜地看着卓文。

但卓文却并无胜利的喜悦,反而是充满了哀伤。

“你们要感谢的不是我,而是所有在这场战斗之中牺牲的人,是他们的牺牲,才最终迎来了这最后的和平!难道你们还不明白吗?”

卓文声音不大,却撼动了每个人的心灵。

一瞬间,欢呼声都停了下来,所有人都不由得抬头看向卓文。

“从今日起!混沌星空,不再有高低之分,不再有贵贱之别,万族生而平等,生灵物竞天择!我是新的秩序守护者,这片世界新的秩序,由我来重新修复和维持!”

卓文缓缓述说着,而他浑身散发出璀璨的光芒,他冲天而起,悬于星空最高顶。

“麻兄!借你形之本源一用!”

卓文看向麻玉杰,后者倒也没有犹豫,直接将头顶的紫金神冠取下,交给了卓文。

而卓文则是取出了气之本源和质之本源,将三大终极本源之力缓缓融合在了一起。

“从今日起,新的秩序将会重新形成!而新的世界也将重新缔造。”

卓文言出法随,声音刚出,无数的光点自三大本源之力之中涌出,洒向整个混沌星空,洒向高悬于上方的黯淡的太古星辰,洒向挂在太古鸿蒙石上的无数星空果实。

“从此,新世界没有太古星辰,没有星空界域,没有星空果实,唯有三界,我称之为人、神、魔三界。”

“三界拥有各自的终极本源之力,能量均分,互相掣肘,以此达到三界平衡!”

卓文声音幽幽传出,无数生灵骇然发现,庞大的太古鸿蒙树不断变化扭曲,竟化作了紫色的巨大空间。

“此为人界,人、妖、鬼等万族栖息于此!”

而混沌星空无数的界域碎片,重新凝聚,形成了一道漆黑的庞大空间。

“此为魔界,太古天魔残存族人,便在此处定居!”

高悬在星空深处的太古星辰,不断扩张,形成白色的巨大空间。

“此为神界,太古神残存族人,就居于神界之中!”

卓文仅仅几句话,几个动作,居然就让整个混沌星空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这等手段,犹如真正的创世主一般,彻底惊呆了在场所有人。

“这就是太一境吗?

这也太恐怖了吧?

卓兄完全是在改造这片世界,这手段我根本难以想象!”

麻玉杰喃喃自语,对卓文满是敬畏之色。

“卓兄!太古天魔应该斩草除根,他们是万恶之源,不应该给他们任何的栖息之地啊!”

麻玉杰犹豫片刻,掠至卓文身边,低声劝道。

卓文摇摇头,道:“麻兄!你的眼界还是太狭隘了!引起这片世界混乱的,并非真的是太古天魔,真正根源出在太古神上,而太古天魔只不过是前期牵制太古神,延缓秩序破坏的速度的牺牲品而已!”

“在这个世上,有光明就有黑暗,有正义就有邪恶,有正面就有反面!任何一种的缺失,那就会造成另一种的泛滥,就会造成最终的失衡!”

“我划分三界,是想要真正平衡这个世界,维护这个世界的秩序,让真正的悲剧不再发生!”

闻言,麻玉杰愣住了,目光露出恍然大悟之色。

卓文所说的这一切,他从来都没有想过,也不会刻意去想。

但现在,卓文一席话,隐隐让他明白了这个世界的真谛,把握到了他以前从未接触到了道理。

“这就是悟道与未悟道的差距吗?

我总感觉你看我的眼神,就好像是看个蝼蚁一般。”

麻玉杰苦笑道。

卓文淡笑道:“麻兄!你是新一代太古神王,以后神界的建设,就靠你了,希望你能将太古神真正引入正途!”

“卓兄!那你呢?”

麻玉杰怔住了。

“只要三界在,我便在!去吧,神界的通道我已经为你打开了!”

卓文指向远处白色空间上的巨大漩涡,微微笑道。

麻玉杰目光复杂,他明白,卓文修为达到了一个全新的层次,看透了世界的真谛,眼界与他自然也完全不同了。

“以后还能见到你吗?”

麻玉杰轻叹问道。

“我们永远都是朋友!”

卓文认真地回答。

麻玉杰笑了,虽然卓文没有明确回答他的问题,但卓文这个回答已经足够了。

当麻玉杰率领着残存的太古神进入神界以后,卓文来到了魔虚机以及残存的天魔军面前。

“魔卓大人……”魔虚机缓缓跪在地上,其余天魔军也纷纷跟着跪下来,眼眸中哪还有凶厉,只剩下敬畏和恐惧。

“去吧!魔界以后就是你们的栖息之地,魔虚机,你将是新的一代魔界之主,但你需要将天魔一族真的引入正道,否则的话,天魔终究在劫难逃!好与坏,皆在一念之间。”

卓文淡淡道。

魔虚机缓缓抬起头,直视着卓文,眼眸深处露出明悟和坚定之色,道:“魔卓大人!我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说着,魔虚机很干脆地带着残存天魔军,进入了漆黑的魔界。

“烛皇、深渊之主以及所有界外百域的生灵,你们就进入人界吧!人界是三界相对最为完善的世界,里面拥有无数太古鸿蒙树的星空果实中的生灵,但基础也是最薄弱的!”

“人界大部分生灵还未开化,需要你们前去布道,传下真正的道统,让他们迅速强大起来,这样他们才能慢慢追上神界与魔界,最终成就三足鼎立之势。”

卓文声音轻柔,却充满了威严和肃穆,令烛皇、深渊之主等无数生灵不由自主对卓文信服。

“谢谢卓文大人!”

烛皇、深渊之主等人真心诚意的向卓文道谢,旋即才进入了紫色空间的人界。

时间悠悠而过,百年、千年、万年……三界建立以后,人、魔、神开始迅猛发展,各自衍生出各种各样绚烂的文明,无数天才出世,开启了真正的大世纷争。

但三界发展都颇为均衡,所以虽然偶有摩擦,却基本无伤大雅,毕竟三界相互掣肘,保持了微妙的平衡。

而这个平衡,也为三界带来了真正的长久的和平,无数生灵休养生息、繁荣昌盛、欣欣向荣。

人界,中央皇庭。

烛皇、深渊之主端坐在主位上,听着手下来报,眉头微微蹙起。

“都过去数万年之久了,三界彻底维持了平衡!但卓文大人却是人间蒸发了,还有龙家族人也毫无消息,他们到底去了哪里?”

深渊之主愁眉苦脸地道。

“哎!金奥以及许多龙族都被卓文大人放出了大世界,以前他们还能联系下小黑,现在小黑也不再发消息过来了!这算是彻底断了线索了!”

烛皇唉声叹息道。

烛皇、深渊之主,作为人界最高主宰,此刻却在唉声叹息,这若是被无数人界万灵知道,恐怕就要惊呆眼球了吧。

不仅是烛皇和深渊之主,魔界之主魔虚机、神界之主麻玉杰,也在寻找着卓文的消息。

可惜,就算是魔虚机和麻玉杰,也毫无头绪,他们都在疑惑着,这些年卓文到底去了哪里?

只是,他们没注意到的是,数万年来,有一颗很特别的尘埃,一直在三界飘荡,从未落于地面。

在这颗尘埃深处,存在着一处庞大的世界。

这处世界,生机盎然,绚烂多姿,仿若人间仙境一般。

这便是卓文的大世界。

大世界内,存在着许多凡人,这些凡人并未接触过真正的修炼之法,他们遵循着天道循环,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经历子孙满堂,生老病死。

大世界中,一处偏僻的村落内,一名普通的青年,默默坐在简陋的庭院中,专心致志地雕刻木雕。

他面貌平凡,皮肤呈小麦色,身上穿着粗布衣服,看上去就是个普通的农村青年。

“夫君!无敌他又偷偷溜出大世界去了!都过去数万年了,无敌也早已长大成人了,怎么还跟小时候一样顽皮啊!”

茅草屋内,一名身着青绿布裙的少妇,缓缓走了出来,美丽的面庞上满是担忧之色。

“辰雪!儿孙自有儿孙福,无敌想出去闯闯,就让他闯闯好了,只要他不用真名,他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小黑是不是跟去了?”

青年放下木雕,看着眼前的青绿布裙少妇,微笑道。

“对!石破天也跟去了!”

慕辰雪无奈地道。

“破天这小子,怎么一点都没长大啊!居然也跟着无敌和小黑疯!”

青年摇头失笑。

青年正是卓文,在创造出三界以后,他就不再过问三界之事,而是开辟了大世界,与家人隐居在了这里面。

卓文也明白了真正的大道,明白了无为之治,所以大世界的发展,他再也没有插手过,无数生灵的繁衍与进步,都靠他们自身的造化。

这也是大世界中凡人居多的原因,卓文反而更喜欢这种氛围。

甘于平凡,反而能让他的内心得到真正的宁静。

而龙家也认同了他的理念,无条件跟着他进入了大世界中过着隐居的生活。

“夫君、辰雪姐,无敌他闯祸了!这小子把自己身份暴露出来了,魔虚机、麻玉杰、烛皇和深渊之主他们四人找上门来了!”

里屋中,身着淡红布裙的墨言无殇,匆匆走出,取出通讯玉符递给了卓文和慕辰雪。

“那我就与他们谈谈吧!”

卓文摇头一笑,袖袍轻挥,大世界上空就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窟窿,随后四道流光横掠而来,出现在了卓文所在的庭院之上。

这四人不是别人,正是烛皇、深渊之主、麻玉杰和魔虚机,也是当今三界真正的主宰般的人物。

而这四人的出现,彻底惊动了卓文所在的这处村落。

若是仔细观察,会发现这个村落居然全部都是龙家族人。

龙晓天、凤夕瑶、吕寒天、段志鹏、单灵韵等人也被惊动,纷纷从各自的木屋中走了出来。

“是麻玉杰、烛皇他们!真没想到他们找上门来了!”

龙晓天目光闪烁地道。

“此事就由文儿来处理吧,文儿知道该怎么做的,我们就不要瞎操心了!”

凤夕瑶拉了拉龙晓天的衣角道。

“嘿嘿!夕瑶大人说得对,这种棘手的事情,还是交给卓文吧!我们继续去干活吧,今天我还要砍很多木柴呢,不然回去交不了差,可要被媳妇说死!”

吕寒天扛着柴刀,拍了拍扛着锄头的段志鹏,便是自顾自地离去了。

“无殇的米酒很好喝啊!今天来客人了,我应该可以去蹭蹭米酒!”

单灵韵两眼发光,想都不想,就朝着卓文的庭院扑去,却被段志鹏一个手刀拦截了下来,随后一把将单灵韵提了起来。

“灵韵大师!三界之主过来,应该是谈大事,我们还是不要打扰他们为好!”

说着,段志鹏右手扛着锄头,左手提着单灵韵,头也不回地离开,至于单灵韵张牙舞爪的挣扎,完全被他无视了。

庭院中。

卓文摆好木桌,放好五个木凳,请烛皇、麻玉杰等四人入座。

“卓兄!你这就不厚道了啊,建立了三界后,就当了个甩手掌柜人间蒸发了,这一消失就是数万年!”

麻玉杰坐了下来,大大咧咧道。

“魔卓大人!我找你可是找的很辛苦啊!”

魔虚机连连点头,语气还有些抱怨。

烛皇、深渊之主更是如小鸡啄米般点头。

“四位!你们难得来一次,就不要谈这种沉重的话题了!”

卓文摇摇头,旋即对里屋喊道:“辰雪,你最拿手的毛豆烧鸡做一份,无殇把你酿好的米酒来几坛!”

“就知道使唤人家,你自己不会动手啊!”

里屋内,传来慕辰雪那颇为牢骚的抱怨,但虽然她嘴上这么说,但身体很诚实地开始在厨房里鼓捣着毛豆烧鸡。

而墨言无殇则是双手提着两大坛米酒走了出来,卓文连忙上前将米酒接了过来,同时口中像抹了蜜一样夸奖无殇的贤惠。

当然,在听到厨房里传来巨大的敲击声,卓文连忙进入厨房把慕辰雪也安抚了一番,这才走了出来。

“四位!无殇酿造的米酒,可是味道极佳,口感醇厚,来一起尝尝!”

卓文打开盖子,给四人分别倒了满满一碗,又给自己倒了一碗,端起碗就一饮而尽。

四人目光怪怪的,看着周围的一切,以及卓文的表现,若非他们知道卓文的身份,还真的以为这就是个普通的村落,而眼前就是个普通的农村汉子。

“对了!无敌、小黑和石破天三人怎么样了?

他们偷跑出去后,君安担心死了,经常来我这里抱怨!”

卓文喝完米酒后,砸吧砸吧嘴,这才看向眼前目瞪口呆的四人问道。

“哦!卓无敌、小黑和石破天都很好,目前在人界游历,我派出的强者一直都在保护着他们!”

烛皇连忙道。

“卓兄!以后你就别再躲着我们了?

此次若不是卓无敌暴露,我们还找不到你呢?

还有你是三界的救世主,为何要隐居于此呢?

以你的功绩,是可以真正统领三界,并且维持三界真正的稳定!”

麻玉杰看向卓文问道。

不仅是麻玉杰、烛皇、深渊之主以及魔虚机也看向卓文。

他们也不太明白卓文这么做的用意,明明拥有改变世界的力量,为何偏偏要隐居起来呢?

卓文的力量是可以做更多的事情,让三界变得更加繁荣昌盛,让整个世界都变得更加完美。

“稳定从来不是由力量来维持的,而是靠人心来稳固的!三界的稳定并不需要我,而是需要你们这样的领袖来引领人心!不用说这些了,我们继续喝,辰雪的毛豆烧鸡也好了!”

卓文又为四人倒满了米酒,慕辰雪也从里屋端出了毛豆烧鸡。

墨言无殇则是很乖巧地跟着慕辰雪,一起在厨房里鼓捣其他的菜肴。

五人在庭院中,一边喝着米酒,一边吃着两女端上来的菜肴。

他们喝了很久,说了很多,也一起回忆了以前诸多往事。

然后,烛皇、深渊之主、麻玉杰和魔虚机四人都醉了。

“夫君!你是故意将他们灌醉的?”

慕辰雪、墨言无殇走出里屋,看着醉的不省人事的四人。

“不是我灌醉他们的,而是他们自己想醉而已!”

卓文平静地道。

“夫君!你打算答应他们,去掌管三界吗?”

墨言无殇忽然问道。

卓文摇摇头,道:“三界从来不需要能掌管三界的人,我若真的去掌管三界,那就会打破平衡,到时候与以前的时代又有什么区别呢?”

“这是我最后一次见他们了,该说的我也已经说了!以后,我不会再卷入任何的纷争,只想与你们永远相守于此,过着闲云野鹤的生活,岂不是快哉!”

卓文走上前来,轻轻拥住了慕辰雪和墨言无殇,而两女满脸柔情,同样拥住了卓文。

当烛皇、深渊之主、麻玉杰和魔虚机四人清醒过来后,他们发现他们已经不在卓文的大世界中,而是各自寝宫之中。

“平衡即永恒!望君谨记此言!”

他们四人脑海中,缓缓响起卓文的声音。

他们先是一愣,旋即露出明悟之色,默默将卓文的这句话烙印在了心里深处。

自此,三界再也没有卓文的任何记载,仿若这个世上,从无卓文这个人。

但总有那么少数人,他们心中一直都铭记着‘卓文’这个名字。

因为,在很久很久以前,这个叫做卓文的人,曾拯救了这片星空,这个世界……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