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妖女呆呆站在原地不知所措。她看着陷于崩溃的十三,又急又痛,不知何故,只喃喃地叫他,“十三哥哥。”

十三腹背受敌,怕成为小妖女的威胁,忽然眼眸一深当即就要自尽,却被颜姿羡眼疾手快地挡回,尔后吩咐众爪牙困制住十三。

小妖女见状就要催动术法大开杀界,却见颜姿羡冷冷对小妖女道,“我死,他必死,你敢赌吗?”

小妖女闻言不由止住了动作,她心思百转千回,忽然隐约瞧见十三与颜姿羡心位处有一团黑雾。。。竟然隔空两两相连。

这是互为牵制生死的东西!

这,是什么?

小妖女因失了太多记忆而一时在脑海中搜寻不到有用的痕迹。

这时,颜姿羡见小妖女果然束手就擒,便露出满意的笑,她从卫若手上取过一把锋利无比的尖刀递予小妖女,“你亲自割皮给我,我便放他一条生路。”她笑意吟吟,“我说到做到,决不食言。”

深秋已至,该黄的都黄了。

该凋零的也都要凋零了。

该结果的也要结果。

她等不了了,她忍了三百多年的折磨,终于等来一线希望。

今天,她必得要一个结果。

小妖女看了看那刀,又看向受制于人痛不欲生的十三,便轻轻接过那刀,毫不犹豫地往腕间割去,手起刀落,登时血注喷射。

本正与众爪牙对打的十三错眼一见小妖女腕间的血,登时狂怒,心疼的五脏催伤,心几乎被揉碎,他俊逸的脸上染上了嗜血的狠戾,疯了似地不管不顾冲向颜姿羡。

“你敢动她!”

“我要你的命!!!”

十三如失去理智的罗刹,根本不管不顾旁边刀光剑影的阻拦,他迎着刀剑而上,以身体做冲锋,被利刀割出道道伤口,他却仿佛没知觉似的,只知向颜姿羡的方向冲去!

及至他闯鬼门关似的终于闯到颜姿羡面前,就要抬手手刃颜姿羡,却忽然间又心痛的天崩地裂,无法自持,倒滚下了台阶。

“十三哥哥!”

本是在割臂的小妖女一见此状,赶紧就要下阶去照看十三,却被颜姿羡一把拦住,她句句威胁,“你忘了他的命握在我手里了吗?你敢过去,他只会死的更快。”

她把满心急痛的小妖女拽了回来,话语丝毫不容置疑,“继续割。”

小妖女心系十三,无可奈何,任她有奇术,现在只能做颜姿羡的案上之鱼,任其宰割。

“三少,不要再负隅顽抗了,放手吧,只要懂得及时放手,就能重获自由。”颜姿羡高高在上,施舍地看了十三一眼。

眼见小妖女手中的刀又要落到臂上,十三如剜心一般疼痛,他声嘶力竭喊道,“小呆瓜!不要!!”

他奋力站起来,一挺即使被围困仍始终挺直的脊梁,忽然自旁边一个爪牙手中抢过长刀。

说时迟那时快!他一个箭步跃上高阶,就要砍掉颜姿羡的头颅。

只见颜姿羡不慌不忙地后退一步,尔后胜券在握地微微一笑,十三立马直直倒在了地上,尔后冲上来的一行爪牙用刀齐齐架住了他。

“给他个教训!”颜姿羡坐在椅上悠然喝着茶下了令。

“是!”众爪牙领命,将痛的几乎无反抗之力的十三拖到一旁正要施行拳打脚踢。

却见十三漆眸一凌厉,忽然一跃而起,一脚踹上了对面一个爪牙的鼻梁,尔后手起拳落,又结果了就近的一个爪牙。

众爪牙想不到穷途末路的十三还能起来反抗,不禁一时不约而同被震惊的愣了愣。这空当之余就被十三打伤几人。

颜姿羡见状称奇,竟然在中了她的禁术之下还能一再起身!

她一抬手,示意卫若拿下十三,并下了令,“留条命就行。”

卫若闻令立时不知从何处拿出一张银丝状大网,往空中一抛。

大网准确无误地网住十三,十三本就是强克制着五脏摧痛对敌,此时忽被网住,他愈挣扎网愈紧,一时困住动将不得。

“呵,终于老实了,怎么?你就那么爱她?”颜姿羡慢慢走到十三身旁轻笑道,她一张风情万种的媚脸满是戏谑阴险,端的一个狠毒尤物。

英雄末路美人迟暮的悲哀,都抵不过铮铮傲骨一步步被打倒再一步步被迫妥协。

颜姿羡颇有看戏的意味,看这生在绮罗丛富贵乡的天之骄子是怎样沦为砧上之鱼。

“你对她倒是情深意重,难得的很,倘若我披上她的皮,”颜姿羡媚眼一溜十三,“你不就会爱我了?”

“痴人说梦。”十三满含厌恶道,一双冷眸含了万分不屑。

“我与她,又有什么不同呢?世人皆看表相,谁究内里?”

颜姿羡说着便掏出一把小刀,向一直关切看向十三的小妖女道,“你再浪费时间,我可就要割他的皮了,不然,我一刀,你一刀,这样倒也有趣,省的枯燥乏味。呵呵。”

颜姿羡说着就笑起来,尔后真在十三臂上割了一刀,不深不浅的口子,十足的猫捉老鼠的戏弄。

“你放开我的十三哥哥!”小妖女见颜姿羡故意残虐十三,立刻怒了。

“哦?你的十三哥哥?”她冷冷一笑,“我早就说了,他的命早就属于我了。”

颜姿羡说着忽然面上布满阴狠,尔后用刀在十三锁骨上用力划了一刀,又转向小妖女寒寒道,“你再不动手割,我包管会把他捅成筛子眼儿!”

说着又要在十三露出的脖颈上下刀。

“小呆瓜,别管我!走!快走!!!

十三如困顿之兽,声澌力竭地冲小妖女喊道。

“十三哥哥!”

涮!

颜姿羡又故意在十三颈上划了一刀。

小妖女见十三颈上涌出的血,忽然发了暴怒,她长发飞洒,一双墨黑的水曈忽然染上血红,两颗尖利的小兽牙露了出来,一瞬间风起云涌天地变色,突如其来的狂风直刮的人睁不开眼。

那奇异的铃忽然自动离开小妖女的手腕腾空转动,空幽冥诡,仿佛发出的是地狱传来的丧音。

这一瞬仿佛没有了天地,眼见众人皆将变成行尸走肉。

就在这千钓一发之时,忽然一队脚步声传来,接着一个温润如玉的声音响起,“这是怎么回事?”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