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此同时,其他几方的弟子们,也是开始用着自己的办法,破除水牢。

只不过,随着深入,水牢的压制力,却是越来越强。

一位真我境二重弟子,短时间内,并未破除水牢囚禁,那水牢竟是不断缩小。

而其同伴想要施以援手,却是在刚碰到水牢一瞬间,水牢炸裂开来,二人同时一命呜呼,鲜血染红了河面……破阵,只能靠自己。

破不了,那就死。

秦尘和李闲鱼二人,继续前进,而紧接着,再次出现一座座阵法。

并非只有水阵。

只是,秦尘全然不顾,只是以蛮力硬破大阵。

四周其他各方的弟子,也有不少人走的极快。

华家的华云承。

禹家的禹莹。

血雾宫那位领头的青年,名叫血云笙,一直没说话,但是速度却是极快的。

可是,这一关,显然难度是越来越高的。

过不去,连后退的可能都没有,只有死。

秦尘此时,也没什么藏拙的,一步步走出,在众人身前。

只是他速度并不算很快,领先众人也不过是几丈距离。

毕竟,李闲鱼没那么快,他还是要照顾着李闲鱼。

眼看着已经走过八十丈距离,众人速度都是慢了下来,可是唯独秦尘的速度依旧如此。

这一刻,华云承,禹莹,以及那血云笙,速度都是慢了下来。

李闲鱼却是咬牙坚持着,跟随着秦尘的步伐,一一破阵。

眼看,秦尘走在最前端,到达九十九丈距离,再走几步,就到河对岸,这一刻,秦尘却是突然停了下来。

众人不解。

秦尘看向被困阵内的李闲鱼,道:“能走过来吗?”

“我可以。”

“好。”

秦尘话语落下,居然是朝着回头位置而去,他一步步来到那华云承身边。

这家伙,想干嘛?

华云承此时亦是全力破阵,看到秦尘到来,冷哼道:“怎么?

想杀我?”

华云承嗤笑道:“你刚才也看到了,外人靠近阵法内的人,必死无疑,杀我,来啊,我死,你也得被这阵法直接炸死。”

秦尘淡淡道:“那是不划算。”

华云承嗤笑道:“别以为这一关你走的快,下面两关你就过去了,有机会,我一定会杀了你。”

闻言,秦尘眉头一挑,淡淡一笑道:“我若是你,现在在破阵,外面站着一个敌人,我肯定不会这么放肆。”

华云承嗤笑一声。

这家伙难道还想破了阵法杀了他不成?

痴心妄想!“滚一边去!”

华云承哼道:“就算你能够进圣凰学院,也是必死无疑。”

“我不这么认为。”

秦尘话语落下,此时却是靠近华云承,来到阵法边缘。

“你……你要干嘛?”

华云承惊恐道:“你要跟我同归于尽?

你疯了!”

“同归于尽?

那你不配!”

秦尘说着,手指点出,指尖瞬间凝聚出道道阵纹。

一道道阵纹,萦绕而出,在此时居然是完美无暇的融入到了阵法内。

“这座水阵,对真我境八重也有封禁效果,但是击杀效果却是没有,你能抗住,应该是六重境界吧?”

秦尘笑道:“我来帮你加点困难度,省得你这华家天才觉得圣凰学院的考核太简单了。”

嗡……秦尘话语落下,水阵内,突然之间,嗡名声响起,那些原本攻击华云承的道道水流,凝聚成水箭,唰唰唰射杀而出。

华云承此刻脸色骤变。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这些考核,都是圣凰学院内的顶尖阵师亲手设置的,秦尘区区一个真我境,怎么可能更改这些阵法轨迹!绝对不可能!可是此时,强横的压迫气息,瞬间萦绕而来。

一道道水箭,不断在身躯四周射出,杀气腾腾。

铿铿铿……华云承终究抵挡不住,道道水箭,射到华云承身上。

可是在此时,华云承身体表面,却是有着淡淡的青色光芒凝聚不散。

“铠甲?”

秦尘笑了笑道:“看来,还是不够,那再加点料!”

其话语落下,手掌一握,阵纹再次凝聚。

嗡……瞬间,水阵内,水箭从拇指粗细,化作手臂粗细,瞬间爆射而出。

华云承神色惶恐,怒吼道:“不!”

只是,道道水箭,却是噗嗤噗嗤,射杀华云承。

即便铠甲护持,可是那水箭的攻击,依旧是将华云承射成了筛子。

水阵破裂。

华云承尸体千疮百孔,噗通一声落入水面下。

四周不少弟子看到这一幕,瞠目结舌。

而那些负责记录的长老,站在河岸两侧,视若无睹。

这就是对他们这些势力弟子的考核!不止是通过考核难,还得防备其他人的袭杀!圣凰学院根本不会管这个。

此刻,山谷入口处,苏子仓脸色铁青。

“楼肖,不管你是从哪里找来的这个秦尘,他都死定了!”

这一刻,苏子仓也不在乎什么身份了。

“秦尘若是通过考核,成为圣凰学院外院弟子,那可就是我们圣凰学院的人,难不成你这位天院长老,还要杀自家弟子吗?”

楼肖反唇相讥道。

“你……”苏子仓此时心中震怒。

华云晟因秦尘而死。

现在华云承更是被秦尘所杀。

这二人皆是华家嫡系子弟,身份地位极高的。

可是此时,那镜面折射出的场景,秦尘并未就此罢休。

随着华云承一起通过第一关的,还有三四位华家子弟,秦尘一一来到他们身前,对阵法动手脚,一一将那几位弟子斩杀。

而此时,秦尘更是来到禹莹身前。

禹莹看到秦尘过来,脸色一白,旋即镇定下来,笑了笑道:“秦尘公子,我可没得罪你。”

“你是没得罪我!”

秦尘坦然道:“但是我觉察到了你的杀心,我杀过禹家子弟不假,你如果想报复,我不介意现在杀了你。”

霸道!嚣张!禹莹心中怒骂。

可是表面上,禹莹依旧道:“秦尘公子误会了,我并未对你有杀心!”

“是吗?”

秦尘抬了抬手,禹莹脸色顿时煞白,香汗淋漓,大气不敢喘。

秦尘在这里杀人,可是轻松至极。

“你都这么说了,我杀你好像不太合适。”

秦尘手掌放下,看向禹莹,笑了笑道:“我进入圣凰学院,不想打扰他人,所以,你也转告禹家的人,别惹我,行吗?”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