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基颇为拘谨的坐在向山的面前。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面前的“约格”好像不一样了。

人类天生就懂得使用陈述性语言之外的方式传递自己心情。这就好像是一套天然的编译器。人能够将自己的情绪转变为一种用肢体、表情、神态、语气传达的密文,而这套密文的解读法,也在人的大脑之中。

而尤基就从“约格”的种种细节上解读到了这样的信息——他不一样了。

尤基本人没有意识到这个解码的过程。他只是感到不安。他的房间如同被风暴席卷过一样一片狼藉。各种零件都被粗暴的翻了出来。那一条狗就躺在他唯一的桌子上,胸膛和后脑被打开了。

“不好意思啊小子。”向山挠了挠头:“刚才情绪有些失控……这里弄得有些乱了。”

他现在头顶是个水壶盖子。赛博人头部是不需要呼吸道、食道之类额外结构的,所以生物脑位置比自然人低一些,腾出颅腔来给电子元件让位置。但是向山失去了所有的电子设备,除了生物脑之外颅腔就是空的,脑机接口直接暴露。

他还蛮怕静电导致进灰的。

尤基看着这个顶着水壶盖子的脑袋,怎么也严肃不起来。

“你是不是想起来了什么东西,约格?”尤基发问。

向山点了点头。

他犹豫了一下。尤基是个赛博人,这就意味着对方的记忆未必只属于他自己——向山不知道这个时代的改造手术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会不会在大脑之中留下监管的后门。

他也不知道,自己的仇敌,在这个世界到底是个什么地位,说出自己的名字会不会引来危险。

过了好久,他才开口道:“尤基,我接下来要告诉你一些事情。这些事情,你一定不能对任何人说,不然的话,很有可能给你和你的母亲带来危险,你明白吗?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不听,我不会强迫你的……”

尤基脸上露出紧张的表情。但很快,这份紧张就被兴奋压了过去:“你想起来了,对不对?你原本是个大人物,对不对?你还有很厉害的仇家……”

向山叹了口气,按住尤基的脑袋。几个月的相处,让他明白,这个少年一直都是好奇心过剩的。他表情严肃:“如果你真的想听的话,那就得发誓,不把我接下来告诉你的事情告诉别人,能够做到吗?”

“能!”尤基兴奋的点了点头。

向山叹了口气。现在,他也没有其他人可以相信了。如果想要获取情报,那就只有从这个少年身上入手。

向山开口道:“尤基,你听说过‘向山’这个名字吗?”

“‘向山’……所以说你叫‘山’?”男孩很是兴奋:“‘向山’,听起来很有气势呢!”

向山有些懵逼。他的这个名字是祖父取的,也没有特别特殊的寓意。但是,在他的时代,这个名字应该能让所有人惊叹才对……

——我的名字,已经消失了?

——那么大的历史事件,如今已经消失在人类的认知当中了?那让整个地球演化史都为之改变的事件……

——我到底沉睡了多久?

向山扣住尤基的肩膀:“你真的什么都想不起来?关于这个名字?或者发音类似的名字也行——你知道什么关于这个名字的事情吗?‘向山难越’、‘撼山难’之类的称号呢?”

尤基摇头。

向山坐倒在尤基的床上。不知道为什么,尤基觉得,向山好像突然变得很颓了。

“向山,你以前是很有名的人吗?”尤基有些好奇:“我没听说过你,给你的打击这么大?”

向山点了点头:“我以前确实很有名……可能整个世界的人都知道我的名字吧?”

“哈,吹牛,‘整个世界’?”尤基不厚道的笑了:“你又不是残奥会冠军!要不你说说,你以前都干了什么大事?”

向山抱着脑袋:“还是想不起来。”

他虽然回忆起了自己的名字,回忆起了一些其他的东西,但自己经历过的事情本身,依旧回想不起来。

向山大概是知道原因的。为了追逐武道的巅峰……为了追逐生物脑性能的极限,他将所有能够无损转化成机械语言的陈述性记忆,都转存到了外置的信息储存装置里。他的大脑之中,只留下了无法精准转化的非陈述性记忆,以及纯粹的知识。

他失去了太多的东西。

就算生物脑之中的记忆依旧可以重新唤起,物理上已经消失的信息储存装置也找不回来了。

现在,他能够记起来的,就只有自己的名字、敌人的名字,以及一切其他的技术性资料。

向山有些迷惘:“喂,尤基,如果你们已经不记得‘向山’了……那‘约格莫夫·弗伊格特’这个名字呢?”

尤基使劲的驱动自己的记忆硬盘,检索这个单词,但是仍旧一无所获。他摇了摇头,有些担心的看着向山。

“奇怪了,我的名字已经没人记得了,作为‘胜利者’的他,总不可能也被所有人忘记吧?”向山露出了迷惘的神色:“难道我不是沉睡了几十年,而是几千年?”

尤基哈哈大笑:“向山,你傻了吗?哪怕是经过完全改造的脑,脑细胞也不可能在缺乏营养物质的情况下休眠几十年的。你最多也就是五六年前被扔进去的啦!”

说道这里,小男孩止住了笑声:“这样的话,你的亲戚朋友说不定还活着咧!你现在找回了记忆,说不定可以……”

“我根本记不起他们的样子……”向山摇了摇头,神色迷惘:“他们到底是谁,我都不记得了。”

他再一次的陷入了迷惘之中。

“喂,尤基,今年是几几年?”

“几几年……你是说那个什么……”尤基思考了一下:“209年?”

“公元209年?”向山愣了一下:“公元?”

“公元是什么?”尤基摇摇头:“你说的话都好奇怪啊?”“尤基,你知不知道这个1年——或者说001年的时候,发生过什么重大的历史事件吗?”

少年摇了摇头:“我只记得03年的时候有一场叫做升华战争的历史事件……”

“升华……战争……”

对这个词,完全没有印象。

人类已经完全遗忘了公元纪年,采用全新的纪年方式。他沉睡了209年吗?不,这怎么想都太离谱了一点。他的脑细胞绝对不可能在没有摄入任何物质的前提下坚持209年之久。

还是说,这个“新纪念的元年”,是在他的时间点,只不过后来的人以一场他知道的历史事件重新划定纪元了?

比如说现在的人们习惯将“第二次世界大战”叫做“升华战争”……

——哈哈……怎么可能……

向山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

那种义眼有BUG的感觉再次出现了。

真的,就那个回收站镇赖以生存的垃圾场来看,升华战争起码也是信息化时代发生的事情了。

向山沉睡的时间,比他想象中更久。

他为什么会活过来呢?

他的再生,似乎毫无意义。他自己的名字已经被历史的尘埃所掩埋,他的仇敌似乎也步入了同样的结局。已经没人记得他们两个了。而在这种情况下,他仍旧要念着仇敌的名字,从垃圾场中苏醒过来。

为什么?

——不,不对。

向山对自己说道。

“我和约格那个家伙,用的是同一批……同一批什么……该死,记不起来了。我们的生物部分,应用的是相同的技术。如果我还能活着,那么他就更没有理由死了。”

“而且这个扭曲的世界……地球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绝对和我记忆中所谓‘改变进化史的历史事件’有着天大的干系!”

向山不自觉的握紧拳头。

“即使只剩一个脑袋……我也得知道,我到底是什么人,我沉睡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必须……我必须……”

“向山……”约格摇了摇向山的手。

“哦?什么?对不起,我走神了。”

“不好意思啊……”尤基低着头:“是我太无知了。如果我知道你的过去的话,你就不会这么伤心了吧?”

“不,是我的错。”向山摇了摇头,笑道:“谁让我还不够有名呢?”

“你刚刚是在想你过去的家人朋友吗?”

“不……”向山摇了摇头。他想了想,道:“我接下来要告诉你一个秘密,真正的大秘密。如果你觉得很可怕的话,我马上就离开这里……”

尤基又紧张起来了:“是什么?”

“我刚刚想起来的,除了我的名字之外,还有我的身份。”向山看着桌子上躺着的那一条狗:“很遗憾,孩子,我不是你憧憬的运动员。我是一个侠客——一个很厉害的侠客。”

“原来你是……什么?”尤基的脸色僵住了:“侠客?”

他盯着向山:“侠客?”

向山点了点头,语气严肃:“还是很厉害的侠客。”

……………………………………………………………………

节日的气氛渐渐散去的时候——或者,换个形容方式,街上斗殴的动静渐渐消失的时候,镇长的侄子,德累斯顿·舒尔茨先生家的门铃响了。

舒尔茨先生是一个改造程度比较高的人。他的面孔全部换成了金属的,扁平的眼睛、抽象的严肃表情,就作为一个装饰固定在他的头部——据说这是古代一个机械英雄的样子。

向山见到一个顶着钢铁侠面孔的人来开门的时候,整个人是懵逼了。

幸好尤基不知道“钢铁侠”之类的玩意。他蹦了起来,叫道:“医生医生,向……我是说‘山’他需要一点零件。他听说你这里有,所以他来了。他现在要给自己做一个……”

“停一下孩子,你太兴奋了。”向山伸手压住了尤基的肩膀:“舒尔茨医生是吗?我可能需要给自己做一个更方便的义体,但是确实缺少不少零件。我听说您的零件是镇子里最齐全的。”

舒尔茨医生点了点头:“我明白了。请进来吧。”

他将门链解开,让向山和尤基进了自己的屋子。尤基一下子就窜了进去,走了几步,甚至还转过头看来了医生一眼,眼神之中充满了“炫耀”和“想要炫耀而不得”两种情绪。

舒尔茨医生挠了挠头:“我还是第一次见到那孩子兴奋的样子……”

“可能是兴奋过度了吧。”向山解释道:“我想起了一些……过去的事情。刚才我跟他说,就算是报答他的救命之恩吧,如果之后的日子里,他能给我打打下手的话,我愿意传给他一些手艺。”

舒尔茨医生有些警觉:“修理?”

他知道这个男人懂一点修理。

这个镇子只需要一个医生。舒尔茨家有三个孩子,还计划再要一个。如果下一个孩子没有进入人类基因库,医生还想将四个孩子都培养成上流人才。而一个镇子只需要一个医生。他几个孩子都不够分的,怎么能让其他人染指?

“可能是一些简单的修理,可能是其他的手艺。”向山拍了拍医生的肩膀:“当然,我的这点手艺,可没法和您比!”

喜欢赛博英雄传请大家收藏:(shucang)赛博英雄传书仓网更新速度最快。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