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久薇觉得自己的忍耐似乎到了极限。

偏偏这男人还不依不挠,嘲讽的道,你嫉妒风遥这么年轻就嫁了,而你一把年纪了,却连个男朋友都没有,所以才故意破坏这场婚礼,更或者你是喜欢杨起,毕竟杨起与你们薄家有交情嘛,杨医生那么优秀的一个人,你芳心暗许也是有可能的,所以才劫持了他,我说的对吧?

砰地一声,仿佛什么东西在她脑海中炸开,将她的理智和教养都轰得片甲不留。

她再也顾不上什么礼仪,抡起手中的包就往顾南翼招呼了去,你诬陷人!你这个神经病!打死你!

她发誓,这是她长这么大一来,第一次失控!

只能说是这个男人太过分了!

她薄久薇,可是f洲最有礼仪的名媛,高岭之花,却在今日被这个男人气得全然不顾形象,抡起包就往他身上砸,一边砸一边骂。

顾南翼也确实没想到她会这样恼怒。

当然他更没先到,堂堂薄家大小姐,暗夜现在的管理者,打人的时候居然这么幼稚?

不是真情实弹吗?

抡包打人是什么规矩?

高中女学生的操作吧!

顾南翼抬手挡着她的攻势,一边说道,薄小姐,你怎么还打人呢?明明是你的问题

打的就是你!你这个混蛋!王八蛋!去死吧!薄久薇把自己所知道的所有脏话,都用上了。

可惜啊,还是词穷。

她打得手都软了,梳得整整齐齐的头发也乱了,连脸上那精致的妆容都有些晕了

真是一点形象都没有啊。

如果此时她的面前有一面镜子的话,她一定会疯掉的!

顾南翼一边招架,一边威胁,薄小姐,你冷静一点,不然我就不客气了,我可不是那种不打女人的人。

薄久薇就是不理他的话,依旧打着他,俏丽的脸上一片红艳,是被气的。

顾南翼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急忙接起,一时忘了防备,被薄久薇打了一下头。

他瑟缩了一下,对电话那头说道,怎么了?

电话是风华打来的,正要跟他汇报情况呢。

而薄久薇还在气恼的骂他,让顾南翼听不清,他一时情急,直接将她拉过来按在墙上,并用手捂住了她的嘴。

终于止住了她的痛骂,顾南翼这才问道,你说。

已经查清楚情况了,的确是薄家的人带走杨起的,不过不是薄久薇,是消失已久的薄家少主薄斯年,他找杨医生是有求于他的,需要他去救人。风华把情况简明扼要的跟顾南翼汇报了一下,怕他担心。

救人?

原来是找杨起去救人了,难怪杨起去了。

不过这事儿,好像是和薄久薇没什么关系。

薄斯年失踪的事,虽然薄家没对外宣扬,但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

薄久薇断然不可能知道这件事,是自己误会她了。

顾南翼看了看被自己按着的薄久薇,刚想要说什么,却被滴落在他手上的眼泪给灼到了。

他猛然缩回了手,张张嘴想说什么。

薄久薇直接一把把他推倒在地,抬起脚就踹他,你这个混蛋!

虽然是自己理亏,可她至于这样动怒吗?

不是说薄家大小姐是个极其懂礼貌的豪门名媛吗?

名媛和眼前的她,还是有很大差距的。

顾南翼正要解释,薄久薇又抬起腿来,直接一脚往他腿中间踹,去死吧!混蛋!

房间里响起一声惨叫

好在杨起早已司空见惯,并没被他的震怒给吓到,依旧有条不紊的做着检查。

薄斯年眼眶一阵湿润,他努力在忍耐着,不让自己崩溃。

她怀中的女人因为伤口的疼痛,无力的哼了几声后,看到他害怕的样子,张嘴努力的说了一句,薄斯年

我在,我在。他急忙回答道。

你别凶女人说话很艰难,但努力在表达自己的意思。

她是想叫薄斯年别对医生那么凶。

好,我不凶。薄斯年赶紧点头,那你也别闭上眼睛好不好?

我好累好困啊。她气若游丝的说着话。

如果不是仔细听,根本就听不清楚。

好在薄斯年与她相处了很长一段时间,知道她在说什么,才能理解她的意思。

不可以睡,你不可以睡,知不知道?薄斯年的语气从命令变成了乞求。

女人只觉得眼皮沉重,好几次都快闭上了眼睛,却又努力在挣扎,你是不是是不是一直都没失忆?

是。这个时候,他不再隐瞒,承认了。

女人幽幽的叹了口气,再也没有力气去怪罪什么,眼神一点点的开始涣散。

十分钟的时候,救护车到了,也送来了杨起需要的东西,还有医生和护士。

户外开胸手术是一台对医术要求很高的手术,除了那种临床经验很多的年长的医生才能做到之外,年轻医生都不敢做这类手术。

随同救援设备而来的,还有一个年长的医生,他见杨起是个很年轻的医生,当时就反对,你是谁?你知不知道户外开胸手术的风险有多高?你这样会出事的!

赶紧做术前准备,有三处伤口出血,一处较轻,已经止住了,另外两处出血严重,需要马上止血,血浆准备杨起没有理会老医生的叫嚣,冷静的吩咐着。

那老医生见没人听他的话,就有些急了,跟你说话呢!你做不来这手术就别逞强!赶紧让我看看患者的情况!

杨起本来不想理会的,可眼前这个情况,他必须要理一下,便抬头说道,你耽搁我一秒,她就失去一分生存的可能,如果不是来帮忙的,请回避!

你那老医生气得跳脚。

薄斯年动怒喊道,把人给我丢出去!

华艺就带人来把老医生给弄出去了

杨起有条不紊的开始准备手术,他带上手套,吩咐麻醉师,准备局部麻醉。

十几秒之后,监护仪发出警报,数据显示异常。

麻醉师神色慌乱的喊道,病人出血太严重,血压急速下降!

杨起带上口罩,沉着冷静的吩咐,抽吸。

病人心跳停止!辅助医生也慌乱的叫道。

薄斯年手狠狠一抖,害怕的喊道,丑八怪,丑八怪!

杨起拿起手术刀,剖开伤口位置。

子弹伤及左心房大动脉,血流如注,瞬间染红了他的手套。

户外手术条件本来就不好,没有无影灯,全靠医生多年经验去摸索。

他平静无波的在一片血液之中找到出血位置,吩咐护士,手术镊。

冰冷泛着银光的手术镊交到了他的手上。

准备肾上腺素。

肾上腺素注射,杨起又吩咐护士撑开胸腔,伸双手进去给心脏做按摩,模拟心脏跳动的方式让它恢复功能。

麻醉医生看着监护仪慢慢恢复的数据,心跳恢复,血压低于正常数值。

————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