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苍叶掐着时间走进了那片巷子里。

一进去,就看到几个满臂纹身,看起来就不像好人的混混在那里抽烟。

隔着老远,他就听到了几个人的谈笑声。

虽然说的都是鹰语,语速也很快,还时不时有夹杂俚语,可吴苍叶的口语水平已经锻炼的足够了,听得很明白。

“昨天那个妞很带劲啊,干了还想干,怎么样,今晚我们再去吗?”

“去,当然去,我听说那妞还有个男朋友,说要找我们算账。”

“那很好啊,今晚就去先把她男朋友打趴下,再干了她,然后拿光他们的钱,把那个妞抓来卖,哈哈哈哈,你们觉得怎么样?”

“好,太好了!”

吴苍叶听着这些内容,点了点头,心想自己没来错地方,的确都是王八蛋,哪怕弄死了,也没什么关系。

随着他的接近,那几个小混混也发现了吴苍叶的身影。

“你们看,那小子是谁?你们认识吗?”

“不知道,问问。”

几个人站了起来,看向吴苍叶。

“喂,小子,你是什么人,来这里干什么?”

吴苍叶并没有回答他们,他只是在等待。

“黄皮肤的小子,识相的就赶紧滚,这里可不是你能靠近的地方。”

看吴苍叶没有动静,一个人朝着他走了过来。

“跟他废什么话,一看就是脑子不太好的,过来,黄皮猴子,把你身上的钱拿出来,否则,今天你恐怕不能完整地从这里走出去了。”说完,他从兜里掏出了一把刀子,把玩了起来,很有些老练凶狠的味道。

吴苍叶则只是拿出了手机看了一眼时间。

六点,刚刚好。

他又拿出了那块石头查看,发现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变化。

所以说,试验有结果了。

在有人的情况下,或者说,有条件发生厄运的情况下,厄运之石无法吸收那些来袭的厄运。

这次的厄运是这些混混吗?

有点无趣。

但也好像给了一点吴苍叶方向,如果每次都能找到这样的猎物,厄运就有了不错的宣泄方向。

小范围的,不会扩大影响的去度过厄运。

从另一个角度来推测,如果没有卷入大型的厄运事件,那么就不会有过于激烈的厄运来临。

“小子,看哪呢?看我!”拿着刀过来的小混混是个棕色皮肤的男人,一只眼睛上有着一条巨大的伤疤,看起来很狰狞,拿着刀的手就朝着吴苍叶的脸拍过来了。

吴苍叶自然不会给他这个机会,直接一拳击打向了他的脸。

一拳,势大力沉,将这个刀疤脸男人给打得连退了三步。

说起来,他好像和刀疤男有着莫名的缘分嘛。

脑子里想着这些有的没的,吴苍叶下一拳已经出去了。

他的心态有些放松了,主要是,那种被厄运追逐的无所适从的感觉,好像已经被收拢了很多。

第二拳准确击打在刀疤脸的腹部,吴苍叶又接上了一脚,无比丝滑的连招。

刀疤直接在地上翻滚了两圈,失去了意识。

“妈的,狗黄皮人,杀了他!”其他人见到刀疤被打翻在地,顿时怒了,一起朝着吴苍叶冲了上来。

吴苍叶很冷静,他本身就已经在茧化后获得了那种近乎机器一样的战斗直觉,所以很轻易地分析出来了这些人的进攻顺序,路线,自己要怎么应对。

这其实也算是对于他的能力的锤炼。

先是猛地踏前了一步,以一记上勾拳打向了冲在最前面的人的下巴上,在对方的刀子还没有来得及碰到到之前。

然后是一记鞭腿,狠狠砸在了这个人的脸上。

后退。

还剩下两个对手。

那两个小混混已经有点恐惧了,主要是吴苍叶给他们一种感觉,自己在吴苍叶眼里,是慢动作在运行的。

虽然还没有到那份上,不过也差不多了。

“来。”他双手举起,做了一个很经典的挑衅动作,往后勾手指。

那两个混混对视了一眼,一起向前猛冲。

吴苍叶比他们更快,他在尝试一个动作,那就是踏步,然后抓着这两个人的脑袋相撞。

这是他以前看动作片的时候,觉得很帅的一个操作,现在他实践了出来。

因为他速度和反应太快了,那两个小混混直接被他操作成功,两个脑袋碰在一起,晕眩着后退。

吴苍叶马上补了两拳,将他们也打倒在了地上。

“似乎很轻松。”今天的厄运。

想起之前这些混混的对话,吴苍叶找到了那个说话最恶心的家伙,拎起了他的脑袋,没有直接说话,而是拿了对方的刀,一刀插在了对方的手掌上。

伴随着这个混混的惨叫,吴苍叶没有让对方看自己的脸,缓缓说:“别再去烦那个女孩还有她男朋友了,否则,下次你的这只手就没有了,知道吗?”

不算是发善心吧,就当是积累一点好运气吧。

说完他一脚将对方的脑袋踩在了地上,拍了拍自己的衣服,打算离去。

而就在那个时候,一股突如其来的危机感,爬上了吴苍叶的心头。

在那一瞬间,他全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他的第一反应是,最终选择。

但,还没有等他做出选择,剧烈的冲击已经从他的左手边袭来。

整堵墙壁破碎了开来,伴随着汹涌的火光,爆炸,还有浓郁的煤气弥漫的味道。

吴苍叶只来得及,向前扑去,翻滚,然后就被强烈的冲击波给掀飞了起来。

重重落地。

他只感觉到自己的后背一片钻心的疼痛,好像有火黏上了他的背,煤气在朝着他的鼻腔里钻,他感觉到窒息。

并且,爆炸也有继续的趋势,他的全身的所有神经都高度紧绷,刺激着他。

告诉他,快跑。

吴苍叶咬着牙,拼命向前跑,他告诉自己,千万不能昏迷在这里,千万。

要么是死,要么,是和死差不多的,巨大危机。

他的直觉,那种被厄运侵染的直觉,在那么告诉他。

最后一个翻滚,他逃出了巷子。

全身已经在痉挛,但是他知道不能停留。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